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婚不了情

婚不了情

时间:2020-01-21 02:56:39编辑:林知晓

家族破落,相恋三年的男友被闺蜜抢走,又遭到演艺圈封杀。 偏偏遇到了十年前被打断双腿,赶出简家的阙景明。 当年破落的少年,现在竟成了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阙少。 面对这个为了复仇而来的男人,简思只想要逃走,越远越好……

  A市,Z国最大的商业城市。在这个纸醉金迷的梦幻都市,有一座男人们都向往的不夜城堡——伯爵公馆。

  伯爵公馆门口,站着一位身穿月白色旗袍的女人。

  女人有一张妩媚妖娆的脸,只是这张精致的脸上,此刻没有半点表情。只有那双勾魂的桃花眼,定定地望着伯爵公馆的大门。

  能够来伯爵公馆的都是A市有头有脸的上层人士,简思以前也来过这里,不过是以贵客的身份。而今天,她的身份是以前的她最看不起的妓女。

  如果不是因为简家破产,自己又得罪了人,遭到公司雪藏,接不到新戏,简思也不会出此下策。

  她毕生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好演员,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不能让自己的梦想在开始的时候就夭折。

  经纪人Kim在包厢大厅的沙发上等候多时,一看到简思,他立刻起身迎了过来。

  “哎哟,我的姑奶奶呀,你怎么才来。其他艺人都已经上去了,就差你一个了。”

  “急什么。”简思轻笑,“最好的当然要最后出场。”

  听这话,Kim才认真打量了简思一番,简思原本便是难得的美人,一双勾魂桃花眼,天生的妩媚风情。此刻只是稍稍化了点淡妆,便美得耀眼,让人挪不开眼睛。

  更别提她身上那件完美勾勒出身材的月白色旗袍,高高的开叉隐约露出那双凝脂般的长腿,纯洁端庄中透着小小的性感。

  Kim看出简思是真的豁出去了,这要是以前,她根本不屑于做这种事情。

  这也是Kim最欣赏简思的地方,能屈能伸。为了成为好演员这个梦想,该豁出去的时候,绝不马虎。

  带着简思上楼,一边走Kim一边嘱咐道:“包厢里的那几位都是A市不得了的人物,只要你抓住机会,随便勾搭上一位,你的机会就来了。”

  简思的目光一片冰凉,不必Kim多说,她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伯爵公馆是A市有钱人的后花园,但公馆内的皇冠包厢并不是有钱就可以定的,还得有身份,有权势。

  从前的简家算得上有钱,可在A市那些藏龙卧虎的真正世家面前,就算不上什么了。

  “各位老板,我们家思思来了。”出场介绍完毕,Kim给简思使了个眼神,悄悄退了出去。

  进了包厢,简思立刻挂上了妩媚甜美的笑容。

  在场的多数男人们在见到简思的那一刻便露出了贪婪的眼神,怀中搂着的佳丽和简思一对比,立刻失去了魅力。

  桃花眼波光流转,粗略扫过包厢内的男男女女一眼,简思的视线锁定在了坐在人群中间的俊美男人身上。

  只有这个男人,在她进来后没抬过眼。也只有这个男人,Kim没有给她资料。

  男人似乎天生便有一股帝王般高贵冷冽的气质,坐在这群男男女女中间格外打眼,显然是这些人中的上位者。

  他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黑色西装,背靠着沙发,指节分明的右手端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

  只是看到男人如刀削般的侧面轮廓,简思便能想象出那是一个如何完美的男人。同时,简思又有一种奇怪的眼熟感,总觉得这个身影,自己应该曾经见过。

  “原来是简大明星,快过来,快过来。”说话的是李辉,A市最大黑道青帮的二当家。他捏着坐在怀中的嫩模,色眯眯的眼睛露骨地在简思身上来回逡巡,恨不得用眼神把她身上的衣服撕开。

  “李哥。”简思乖巧叫道,迈开长腿便朝他走了过去。

  李辉推开身上的嫩模,迫不及待地起身,快步过来,伸手搂住了简思纤细的腰肢。

  臭烘烘的男人味扑鼻而来,简思微微皱眉,下意识地想要推开,最后还是忍住,任由李辉搂抱着带她走到了沙发边。

  一个老男人满脸淫笑地看着简思:“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简大美人,这次近距离地欣赏,果然是名不虚传,跟妖精似的。”

  “可不就是一只活妖精?”李辉搂着简思到那贵气男人跟前,把她往前一推,谄媚道,“阙少,前面几位胭脂俗粉你不满意,这位简美人,你可就没话说了吧。”

  被称为阙少的男人缓缓抬头,懒洋洋地望了简思一眼。

  目光相触的那一刻,简思终于看清楚了他的模样。

  暧昧的灯光照在他那张雕塑般的脸上,漆黑的双眸如同不见底的深潭,薄薄的嘴唇勾勒出冷酷的弧度,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角透出一丝冷笑。

  这张俊美得不似凡人的脸,与简思记忆里面某个瘦瘦高高的漂亮少年不断重合,最终融合在了一起。

  阙景明!

  如同一道惊雷落下,简思眼前一黑,双腿有些发软。

  怎么会是他?

  “无话可说。”阙景明伸手,一把将简思拉进怀中。

  简思的身体已经僵硬,完全忘记了挣扎。她的瞳孔不断放大,惊恐地看着阙景明。

  阙景明很是满意简思此刻的表情,低头咬住了她的耳朵。

  “思思妹妹,好久不见。”

  低得只有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如同大提琴低奏般充满磁性,此刻钻入简思的耳中,却好像冬日里面最刺骨的寒风,吹得她遍体生凉。

  脑海中快速闪过十年前阙景明被打断双腿丢出简家的画面,简思明白,阙景明是回来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