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妖灵异闻录

妖灵异闻录

时间:2020-02-09 03:16:16编辑:暨阳笑笑生

妖灵异闻录是暨阳笑笑生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今晚的故宫格外不平静,姜华院长被残忍谋杀,院内秘窖有数卷古老画作不翼而飞。现场只看到一位年约二十的少女,对鉴识科人员闪出一个长相奇特的识别证后,转头看了看躺在血泊中的姜院长尸体,少女的脸上闪过一丝哀伤,身体突然像触电般颤了一下,眼神似可穿透漆黑夜晚的猫瞳,盯入身后深邃的地窖中。 此时少女转头对着鉴识人员冷冷道:这里有‘妖’,帮我找一个处男…

注:狌狌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异兽,记载于《山海经》,形似猿猴。狌狌是神奇的野兽,传说他通晓过去的事情,但是却无法知道未来的事情。狌狌:兽类,或叫做猩猩,形状像长毛猿的兽类,长有一对白耳,既能匍匐,也能直立行走,据说吃了狌狌的肉,有健步的作用。

2010年6月6日(星期日)

故宫博物院凌晨一点

眼前的尸体躺倒在地上,血迹鲜红艳的可怖色泽,将老人银花花的白发,色染成一片红棕,地上的血水,圈成一小滩沉重的圆池。

现场一位年约二十的少女,半蹲在老人的冰冷尸身旁,鉴识科的工作人员一边持续围起周围的区域,一边拍着照片。

少女的大眼闪烁着闪光灯映射出的反光,一动也不动盯着老人的脸庞。

一只沧桑的大手轻轻的放上少女单薄的肩膀。

“初步判定是枪击,老姜胸膛中了两枪。”

少女并未移开视线,但感激的吸取着手掌上传来的温度,问道:“王叔叔,监视器有拍到人吗?”

被称为王叔叔的人,正是现在的内政部刑事警察局局长王崇仁,他看着少女长大,跟躺在地上的老人是多年老友。

“晓静,你确定你要在现场吗?这个案子我可以叫浩明来办。”

少女眉毛皱起,呈现一股漫妙的美态,老气横亘道:“浩明这个死小鬼,去年才拿到‘导师’职照,他不行的,老爷子这个案子我自己来。”

“浩明还比你大上一岁”王崇仁心想着。

此时鉴识科人员凑上王局长左侧,报告道:“局长,故宫监控室的值班人员现在还在医院,我们看了一些录影片段,那些人每个都戴着帽子口罩,一身黑衣黑裤,监视器上显示,应该是三男一女。”

王崇仁环视左右灰暗的绿色水泥墙跟水银灯,表情严肃问道:“他们到底怎么进来的,这个鬼地方不要说没多少人知道,就算知道的有权限进入也不出五个,连高层想进来看看都要申请!”

鉴识科人员犹豫了一下,轻声回道:“恩…局长,监视器画面指出是…是姜院长先开启保险库的门,他们是一路尾随他进去的…”

王崇仁骂道:“怎么可能!不可能!老姜把这个地方当自己家一样在经营,二十年来故宫就像是他的小孩一样,你现在跟我说他身为故宫院长,自己把家里的宝库开给人家偷东西!”

女鉴识人员脸色瞬间被完全抽走,颤声道:“监视器上是这样的…我…”

此时被称做晓静的少女突然问道:“知道是哪些东西被偷走吗?”

鉴识人员像看到救命天使,眼神立刻从爆怒的局长移开,立刻答道:“这点很奇怪,姜院长看起非常慌张,打开几道门以后,就往这个区域飞奔,然后监视器上只有看到歹徒一行人尾随行凶后,两个男的跑到最后面的区域,只拿走一些看起来像画卷的东西,就迅速从另一边逃走了…更奇怪的是那个区域没有监视器,我问过故宫的人员,他们说那块区域从规画以来,就没有安装过监视器,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先处里被害者这边,我们还没有时间去后方采证。”

少女忽地站了起来,一席牛仔热裤搭上印着米老鼠的红色短T,将她美好的娇小身段衬托得更是匀称立体,瀑布般的秀发从白色鸭舌帽檐下可爱的垂在肩上,她转过身子继续问道:“你说在医院里的故宫安保人员怎么了?”

鉴识人员看着少女白皙的脸庞跟明亮大眼,虽然身为女子也不禁眼睛一亮,回道:“医护人员说他到现在还只是一直喃喃自语,没有办法正常回话,恩…像中邪一样。”

少女对着王崇仁道:“王叔叔,我知道是谁干的,他们利用了老爷子…现在只能希望他们拿走的不是最凶恶的那些…”

看着地上的姜华,少女的脸上首次闪过一丝哀伤,但突然地,她身体像触电般颤了一下,迅速转过纤细的身子,眼神似可穿透漆黑夜晚的猫瞳,盯入身后深邃的地窖中。

她转头对着刑事警局局长缓缓道:王叔叔,这里有‘妖’…

王崇仁面色一沉,冷静道:“严重吗?”

少女面容忽然罩上一层高傲,充满自信的表情,右眉上挑,笑道:“叔叔,你忘了我是史上最年轻的‘圣师’,有什么是我姜晓静解决不了的,这只是阴妖,帮我找个处男来!”

“我在这里住了二十六年,还是第一次来故宫。”

说话的男子,虽然一脸土样跟有着一对单眼皮小眼,但脸上闪耀着阳光般健美的黝黑色,穿着刑事警察局侦查队的标准制服,底下坚实的身躯展现着年轻警探的活力跟自信。

“少年仔,我虽然不是第一次来故宫,但是第一次听到说故宫后面有宝库!”一个中年警察依着警车门说着。

“宝库!?”

“对阿,而且这次案子竟然就发生在宝库里”

此时,年轻警探的口袋传出歌声,他示意了一下抱歉,立刻接起手机。

“队长,我人到了!”

“快进去阿!还呆等嘞!”

“进去?”警探想起方才中年警察的话语,马上问道:“你说进去……后山宝库吗?”

“宝你的头,那叫作‘库房’,你直接去大门,说要去局长那,会有人带你。”

“好好!我马上!”

“阿等等…阿蓝,上次访谈,你知道你接下就是调去局里的特别单位吧?”

“我知道阿,就是那个很神秘的什么‘特殊调查科’,不过队长我还是不懂,为什么它不在局里的组织图里?我问了一下学长也没人听说过,太神秘了点吧…”

“等一下你自己问局长,还有…你上次说的状况还是保持着吧?”

少年警探想起之前跟队长的访谈,谈到后来话题还颇尴尬,他试图装傻问道:“队长你说什么状况?”

“就是那个阿…你说你反对婚前性行为!”

称作阿蓝的年轻警探双颊忍不住烧了起来,他庆幸现在昏暗的黑夜跟自己的黑皮肤,苦笑道:“队长,我还是不懂这个跟我的工作有什么关系…而且是我女朋友反对,又不是我”

“好啦,你还是那个就好,快去!”

‘还是哪个啊?!’他边挂起电话边没好气的心想着,他的名字已经让他从小学就被取笑到现在,自己的队长还用这种事情嘲笑他。

他快步的奔上故宫博物院的阶梯,眼前白色的牌坊上‘正大光明’四个金漆大字在坎灯照射下特别亮眼。六月的暖风微微吹过,两旁苍郁的大树像一尊尊巨像,拱立着眼前耸立在故宫。

来到大门口,一个穿着故宫工作人员字样衣服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表情疲惫,他立刻加快脚步迎了上去。

“请问是黄警官吗?”工作人员问道。

年轻警探翻开已经准备好在手上的皮夹,亮出自己的刑事证件,上头写着‘黄竹蓝’三个大字。

工作人员点了点头,客气道:“警官你其实可以开车上来的,不用走这大段…”

黄竹蓝转了转眼精,无奈的耸了耸肩,心想着下次不应该搭巡逻警的便车。

他跟着转身而去的工作人员走入院内,准备一睹全国最大、最神秘的藏宝库。

一走进大厅,黄竹蓝就感受到那股漆黑神迷的空洞感,白天的故宫充满世界各地游客跟被学校逼着来的各级学生,但现在,只有两人脚步声回荡在诺大的空间,顶上黑色招牌内透着萤光白的LED灯,各式小图案指示着入口、洗手间、导览租借处等等。

“先生,不知道怎么称呼?”黄竹蓝走进展览厅顺口问道。

“黄警官,叫我陈科长就好。”

“好奇怪的称呼法”黄竹蓝心想着,通常人只会说自己的性,要别人称呼职称其实还挺奇特的。但眼前的中年大叔,看起来一辈子都在故宫工作,有可能已经习惯大家如此称呼他。

“陈先生,啊不…科长,您是哪一个部门的?”

黄竹蓝此时跟着陈科长,快步穿过一间展示着从远古时期到现代古蹟文化的小厅。

里面的历年朝代呼唤起他高中时代的糟糕回忆,可恨的小课本,装填着永远都记不起来皇帝人名,以及只是看起来像排列组合的四位数年代。

唯一让他发出笑容,而且印象深刻的,只有课本里那张撞脸篮球运动员马布里的梁启超图片。

“黄警官我是器物处科长…基本上进入库房的钥匙是我在保管。”

“我刚好想问,那批强盗是从哪里进来的,我看大门跟入厅的自动门都没被破坏。”

两人走到一楼后方,眼前一道不起眼的小门挡住去路,没特别注意还会以为是通往工友放杂物的地方,门旁写着‘访客禁止进入’几个小字。

陈科长拿出放在内侧口袋的识别证,轻轻一刷,随着一声轻轻的‘哔’,他转头回道:“他们用了监控室警卫的识别证。”

“回答速度真是缓慢…”黄竹蓝心想着。

此时他走过安全门,来到一座像医院里才有的超大电梯,陈科长又刷了一次识别证,电梯门才懒懒的张了开来。

来到三楼踏出电梯,眼前耸立一道有着金属铝框的强化玻璃门,玻璃厚度是黄竹蓝从所未见,看起来连火箭炮都射不穿。

门旁站着另一个矮小的女性工作人员,带着小眼镜绑着马尾,她对着陈科长点了点头,手上拿着一串钥匙。

陈科长刷了识别证,但此时门禁控制器上方出现一个倒数的电子码表,开始着六十秒的倒数。女工作人员紧张的拿起预先选好的钥匙,迅速插入控制器下方的特制钥匙孔。

轻轻一转后,像水泥墙壁一样厚的玻璃门‘嘶’的一声放出一道抗议的叹息,将担任守卫第一道关卡的任务卸下。

“等一下!陈科长,强盗人员不可能过得去这道门的吧?这用坦克都不一定撞得倒。”

“正确来说要每平方公分五百四十四点三六公斤的正向作用力,才有办法突破这道电子吸力锁。”身旁的女工作人员抢着答道。

“因为重量的关系,推开门后,它关上的速度相当缓慢,院长经过的时候,盗匪趁它还没阖上,把它卡住了。”陈科长补充着。

“讲到这个,不是说钥匙只有你有吗?”

陈科长转过头,第一次显示出一股难过的表情,但仍然淡淡道:“至少到今晚接到电话为止,十六年来我都以为只有器物处看守着唯一的一副…”

眼前的中年大叔,不知是因为自己相信几乎半辈子的事情被否定在难过,还是因为想起院长身亡在凭吊,但黄竹蓝还来不及细细琢磨科长的心态,双眼就被一条几乎看不到尽头的走廊瞬间占据。

陈科长拖着疲惫的步伐,边领着路边说道:“这是我们的‘空中走廊’,高十六米,宽三米六,长二十六米-”

听着陈科长如数家珍的像在介绍自己的宝贝珍玩一样,黄竹蓝踩着光滑的大理石打磨砖板,轻轻用手摸了摸嫩白色的边墙。

窗户外一片漆黑,但黄竹蓝眯着眼睛看出去竟然发现玻璃窗外布满虎藤蔓,他觉得自己像是走入一个古老的精灵树屋一样,幻想着整条‘空中走廊’外面看起来一定像个被藤蔓包裹的大蛇,蛇身从五十公尺高的半山腰窜出,吮吸着故宫博物院的饱满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