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并无情深共白首

并无情深共白首

时间:2020-02-12 10:01:11编辑:白首

《并无情深共白首》是网络作家“白首”所作的一部都市生活小说,一场阴差阳错,一场蓄意阴谋,是把她的命运推上了幸福的诡计还是痛苦的深渊?闫苏苏这辈子都注定是傅北衍的女人。

“热……好热……”

市中心的一座两室一厅的小房子里,闫苏苏的身体娇娇柔柔的倒在了床上,身上一阵阵的烧灼感传过来,刺激的她大脑神经一点点的沉沦殆尽。

“嗯哼……”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酒量今天格外的小,明明今天闫苏苏一直工作在外两年的丈夫回来了,两人高兴就喝了点酒,一杯下肚的时候,闫苏苏竟然觉得有些头晕目眩。

现在更是从小腹处就往上涌起炙热的感觉。

双手一把拽住了自己的衣服领子一扯,“撕拉”一声,衣服破碎,她却还是燥热难耐。

理智渐渐丧失。

她只能感觉到自己被一个男人抱在了怀里,顿时,舒服起来。

男人的双眸血红如豺狼,丝毫没有半点的理智,对待怀中的女人更是不知道半分的温柔。

目光朦胧中,看着怀中女人脱的只剩下内衣的娇嫩身躯,身子直接将闫苏苏压在了身下,解开了闫苏苏的内衣,低头吻上……

“嗯……苏苏……”

一边吻,男人的喉咙深处低低的轻抿出这两个字。

“嗯啊……”闫苏苏兴奋起来,双手紧紧的抱住傅北衍的头,眼神迷离,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只知道,她越是靠近男人,身上的炙热便会消散一分。她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得到了怀中女人的热烈回应,男人显得很是兴奋。他们的身体更加的接近,仿佛他们就是天生契合的一样,她的温柔和狂热让他欲罢不能…

“啊……”

闫苏苏痛呼一声,男人的身下却没有半点的停顿,过了许久,屋里才传来两人愉悦的声音。

早上醒来的时候,闫苏苏迷迷糊糊的,感觉全身都在疼痛,像是被车子撵过一样,骨头都散了架。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昨天晚上的回忆一股脑的涌上来,像是朵璀璨的罂粟花,妖艳,绚丽。

一低头,果真就看到了床单上那抹刺眼的红色……

她记得的,她喝了酒,醉了,然后貌似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又貌似是没有发生,具体怎么样,她记不清楚了,恍恍惚惚像是隔了一层薄雾。

但是这片刺眼的红,明明确确的告诉她,昨晚她真的跟自己两年没有回家的丈夫圆房了!

身旁的位置,早就已经冰凉,闫苏苏的眼眉颤了颤,撑着坐起来,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床前的男人。

她的丈夫,宋思齐!

原来,他在啊。

闫苏苏冲着宋思齐轻轻的扯开了一抹微笑,有些羞涩,眉眼都含着微笑:“思齐……”

“离婚吧!”宋思齐看着闫苏苏,没等闫苏苏说完话,就将闫苏苏的话打断。

闫苏苏的话被噎在嗓子里,有些震惊的看着宋思齐,有些茫然,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是你昨天晚上和傅北衍上床的视频,闫苏苏,你婚内出轨,离婚,财产归我,你净身出户,这个视频,我就还给你。”宋思齐打开自己的手机,上面播放着的,赫然就是自己昨天晚上做的事情。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那个男人竟然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傅北衍?

那个跟自己青梅竹马长大的傅北衍?

宋思齐知道闫苏苏肯定会不可相信,还将视频放大了一些,伸手怼到了闫苏苏的面庞上,闫苏苏的身子往后一退,捂着嘴靠在床边呕吐起来。

“你也不用觉得恶心,这种事情很正常,我三年没有在家,你忍不住寂寞找了别的男人,我也不会介意的,只要你净身出户,所有的一切我都不会计较。”

闫苏苏的身子冷了又冷,肩膀微微的都带着些颤抖,想到自己昨天晚上,仅仅是喝了一杯宋思齐倒给自己的酒……

酒?!

对!酒!

她就是因为喝了那酒,才会觉得大脑晕晕的,身子也越发的燥热。这……这……这是给自己下了药?

想到了某种可能,闫苏苏猛地瞪大眼睛看着宋思齐,目光中的狠厉直直的设想宋思齐:“是不是你!你竟然给我下药?!让我去跟别的男人上床!”

宋思齐没有否认,只格外淡定的,将自己的手机收回来,关了视频。

“宋思齐,你畜生!你简直猪狗不如!”闫苏苏猛地扑上去,想要伸手挠烂了宋思齐的那张脸!

他宋思齐有什么,不就是长的好看点!要钱没钱,要能力没能力!

“闫苏苏,你听我的,乖乖的,反正现在事实已经铸成,就算是你说你是被下了药的,也没人会相信的。乖乖把离婚协议签了,离开这个家,不管是对你,还是对我,都是好的!”

闫苏苏浑身都抖动的格外的厉害,这才察觉出来,原来这个男人想要的就是自己父母留给自己的房子!想要的,。就是自己的财产,所以才会给自己下了药,营造出这样的一副景象,为的,就是咬了她的婚前财产!

“不可能!宋思齐,你想都别想,这房子是我爸妈留给我的,凭什么给你!我呸!当初结婚的时候,你可是没带过一分聘礼,这么多年也没有往回拿过一分钱,着家里的一花一草都是我买的,凭什么你就可以坐享其成!”

“离婚可以,但这里的东西,别想着带走一丝一毫!”

闫苏苏发了狠,恨不得要吃了宋思齐。心脏一阵阵的抽痛,自己这些年的青春,竟是白白的错付给了这种渣男!

宋思齐也不着急,闫苏苏的话打在他的心上,像是根本就起不来一点点的波澜一般,举了举手中的手机,脸上挂着得逞的笑意:“不给我也行,我就将这些视频传的全世界都是,我要让别人都看看,你是怎么淫荡,怎么婚内出轨的!”

“还有你那个北衍哥哥,他可是顾城第一学校的副校长,你说,这件事情要是让他的死对头知道了,他还有上升的空间吗?”

“你要是觉得可以不顾自己不顾傅北衍的名声,我无所谓,闫苏苏,咱就看谁耗得过谁!”

闫苏苏的脸色变得惨白,她知道,宋思齐说的都是现在的事情,闫苏苏没办法想象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