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推理笔记5最终游戏

推理笔记5最终游戏

时间:2020-02-16 10:01:21编辑:早安夏天

《推理笔记5最终游戏》是由作家“早安夏天”所作的一部悬疑推理类型的小说,在监狱楼顶事件后,米杰不知所终,新一轮的大战即将开始,Joker掀开底牌,迎战推理之神。

引子

远方来的冷气团,吹散了这个冬季终结的句号。冰冷的城市,羽毛丰盛的候鸟低矮飞行,掠过一望无际的虚空地带。

持续三天的冷空气即将结束。庞大的星空下,建筑物的轮廓仿佛被遗弃的描线,残缺地连在一起。江风吹过城市的脸庞,发出断裂的声响。而在寒风的尽头,两个身影在斑驳的夜色中高高荡起,它们和城市的霓虹一同倒映在平静的江面上。

深夜无人无灯的码头,那名男子站在边缘,再无退路。

“没想到,你就是Joker!”男子用没有抑扬的声音说。

夜色模糊了他的脸,在他面前,一支对准他的消音手枪在月光下泛着骇人的金属光泽。黑洞洞的枪口里,夺命的子弹蓄势待发。

“你知道的太多了,居然把死神笔记的最后一页也偷走了。”Joker冷冷说道。面具遮住了他的脸,而面具上的图案却是扑克牌里最大的那张——Joker。

“真可惜,我原以为你会成为我的好帮手。”Joker说。那声音十分诡异,像是一层层从面具后涌出来的。

“哈!你以为我会帮你的忙吗?永远不会!”男子目光坚定地拒绝。

Joker低低笑了两声,举在半空的手枪稍微点了一下:“不过我可没想到,最先解开推理之门的居然是你。如果你愿意把黑葵A的真实身份告诉我,或许我会饶你一命。”

“哈哈。”男子发出爽朗的笑声,“这算是交易吗?我想就算我告诉你,你也不会放过我吧。我是这世界上唯一知道你真实身份的人,而且,我看过死神笔记的最后一页!”

“嘿嘿,”Joker冷笑,“你真聪明,但你要知道,聪明的人一般都活不久。”

“跟写下这个推理笔记的人一样吗?那个叫伊天敬的侦探?”

“哼!没错!”Joker说,“那个人太聪明了,聪明得让我害怕,所以我必须除掉他。我不会让他妨碍到我的计划的,只是没想到他还留下一本叫推理笔记的东西。哈哈,这家伙就算下了地狱,也不让我好过呢。”

“不!”男人断然否定,“他不是下地狱,而是上天堂。只有作恶多端的人才会下地狱,譬如你!”

“嘿嘿,也许我会下地狱吧。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我比你活得久。”

“那又如何?我死了,你就没有对手了吗?别开心得太早,最后你一定会输的。”

“输给那个叫夏早安的丫头?你认为我会吗?”

“不仅是她,”男子充满自信地看着Joker,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光芒,“还有黑葵A!你做梦也想不到他的真实身份。他们两个,会把你彻底打败!就算你实施了死神笔记最后一页里的计划,他们也会揭穿你的阴谋!一定会!我相信他们!”

“哦,是相信吗?信任这东西,我很久没听过了。”

“因为你的内心根本就没有相信别人的力量。你真是一个可怜的人呢,你将会被全世界抛弃!”

“不,是我抛弃全世界。这个世界,将在我的手里彻底毁灭掉。”Joker冷淡地说着,伴随着吹来的夜晚空气,听在耳里竟是如此寒冷。

男子倒吸一口冷气,他看见那根扣动扳机的手指慢慢动了。没等他作出反应,Joker的面具后便发出了低低的、仇恨的、宛如恶梦般的声音:“去死吧!”

一抹灼热的火光在黑夜中撕开了赤红的口子,随后所有的光线全部遁形。男子倒了下去,洁白月光像一块白布,慢慢覆上他那张苍白的脸。从胸口涌出来的红,那最鲜艳的颜色,此时却是最模糊的一纸剪影。

Joker走近男子,蹲下,将手伸进他的口袋,掏出一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那正是从死神笔记里撕下来的最后一页。“愚蠢的家伙。”Joker发出了一声冷笑。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胸部中枪的男子突然睁开眼睛,大力抓住最后一页。大概没有料到会发生这个意外,Joker有些惊慌失措,拼命攥住手中的纸张,和男子纠缠起来。就在这时,从停在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里,走出来一个人。

他一边快步走过来,一边从腰间掏出一把枪。

“Joker大人,你没事吧?”走到跟前,他将Joker拉起来,同时对准地上的男子猛开一枪。

随着刺破苍穹的枪声,男子垂下了手。

“这个混蛋!吓我一跳!”Joker调整了呼吸,蹲下身,将那最后一页重新夺回手中。由于争夺得太过激烈,纸张已皱得不成样子。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能再看到最后一页的内容了。”Joker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将那页纸点燃了。

“啪!”豆大的火苗出现在黑夜中。暖暖的火光中,那张扑克牌面具浮现出一圈浅浅的白色轮廓来。那双被照亮的瞳孔,邪恶与阴险无处可藏,丝丝升腾在光芒中。

死神笔记的最后一页,慢慢变成灰烬,渐渐同化在江边吹来的夜风中,一直到消失不见。

“米杰,干得好。”Joker满意地称赞。刚才开枪的人转过身,露出一脸俊美得不真实的笑容:“Joker大人,这个人怎么处置?”

米杰瞥了一眼地上流了一大滩血的男子。他死了?或许……还活着?

“把他推进江里喂鱼。敢背叛我的人,都不得好死。”

“知道了。”消失在码头上的尸体,被一阵奇妙的落水声所替代,仿佛谁的手按下了钢琴键。Joker闭上眼睛享受着,聆听这短暂回荡在黑夜中的美妙音符。

但谁又会知道,很快,这个世界将奏起更加好听的乐曲。那是像暴风雨一般猛烈的音乐盛会!

码头上的黑色轿车刚驶走,漆黑的江面上便出现了一艘疾驰的快艇。架在快艇上的探照灯飞快地来回,划破了沉甸甸的夜色。江水拍打着船的底部,生出粗糙有力的咆哮,把快艇上的说话声无情地掩埋了。

“庾心灵,找到没有?我们得快点,不然那个人会死掉啦!”一个男生对正在关注着一部仪器屏幕的戴眼镜的女生焦急地催促道。他是个急性子,双手早已握成拳头,不住地撞在一起,于是,手臂上强壮的肌肉紧张地跳动起来。

“快点啦!”他叫道。

“混蛋苏语涵!别吵我工作好不好!”眼镜女虽然被催得不耐烦,但仍专心地追踪那个微弱的信号。茫茫夜色,那枚微型跟踪器发出的信号仿佛鬼魅一般,飘忽不定。

“根据潜伏者发来的消息,那个人应该就在这附近。”快艇上的第三个人出声了。驶近码头附近的江面,快艇慢了下来。那个人拍了拍苏语涵,吩咐他去穿好潜水服。

“D先生!”突然,眼镜女兴奋地回过头,冲第三个人说,“已经捕捉到了潜伏者发出的跟踪器信号,那人就在前方56米处!”

“希望赶得及。”D先生这样衷心地希望。他一拍早已穿好潜水服的苏语涵,这个留着莫西干发型的男生随即跳进了平静的江水里。

波动的水纹像伤口一样,飞快地愈合。时间,如流水缓慢地流失。秒针走过一圈,又迈向了下一圈的终点。那个人仍然在水底沉睡着。身体被冰凉的江水包围着,水面上那繁华世界里的所有声音和色彩都被一层薄薄的水面切断,眼前只有一片漆黑。而他,却在漆黑中不断坠下。

他要死了吗?

他要带着那个可怕的秘密——死神笔记的最后一页,沉入这无人探知的冰冷深渊。

3分零20秒。

白色的气泡涌上水面,那一刻,风似乎永远销声匿迹了。

D先生和眼镜女庾心灵俯下身子,注视着从水底缓缓浮上来的那团黑影。终于,那个穿着潜水服的男生苏语涵和那个沉入江底的男人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快!把他救上来!”

D先生不敢怠慢,马上将生死未卜的男人拖到了船上。男人紧闭着眼睛,脸色像纸一样苍白,胸口停止了起伏,中枪的伤口也不再流血了。

“拜托!别死啊!”D先生心急如焚地叫起来,随即给男人冰冷的身体做心脏复苏术。

一下,一下,一下……他不断地重复,像个执着的疯子。爬上船的苏语涵一边脱下潜水服,一边看着他这疯狂的举动不知所措。庾心灵蹲下去,伸出手指探了探男人的鼻息。“没有呼吸。”她叹了一口气,“D先生,他死了。”

“不!”D先生大声地否定,这是他不愿面对的残酷现实,“不可能,这个人必须得活着!他得活下来!”

如果他死了,潜伏者冒着生命危险发出的讯息就浪费了;如果他死了,就没人知道Joker那个宏大的恐怖计划了。

他不能死!

D先生继续按压着男人的胸口,继续催动那颗仍然沉睡的心脏:“快给我醒过来!”

有人在呼唤我,有人想从死亡的疆域拉我回来,身边不再是冰凉的江水了。

很暖很暖的一双手,正在温暖我的心脏。

我有了力量,我睁开了沉重的眼睛,就像推开了一道回到现实世界的大门。镶嵌在夜幕中的星光,仿佛一瞬间都坠进了眼里,我模糊地看到了一个年轻男子。

那双温暖的手就属于他。

这个年轻男子是谁?为什么他要为我流泪?而他身边的男生和女生又是谁?

“太好了!D先生!他活过来了!”苏语涵激动地抹一把耸立在头顶的莫西干头发,差点搂抱起旁边的庾心灵,也差点被对方狠甩一个响亮的耳光。

“嗯!终于没事了!”D先生仿佛卸下了全身的力气,颓然地坐在船上。

黑,转换成白。

房间中一片白色,几乎是视界里唯一的颜色,剩下的是墙上灰色的液晶电视屏,淡绿色边框的时钟,以及缠在胸口上的白色绷带中那一点红,像一朵花的图案,蔓延在初醒的瞳孔里。

“你醒来了?”一个梳着奇怪发型的男生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像看一头冬眠已久的远古怪兽那般好奇而惊喜。

“嗯……哦……”这是他唯一能想出的词儿。喉咙发干地疼,他想喝口水。

“我去叫D先生。”那男生跑了出去,“咚咚”的脚步声由近而远地消失了。男人拿起旁边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喉咙的干燥和疼痛感缓解了很多。接着,走廊上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又由远而近地响了起来。

首先冲进房间的是一个穿着整洁白衬衫的年轻男子,看起来30岁,双眼炯炯有神,透出睿智的光芒。

“你醒了!太好了!”年轻男子紧紧握住他的手。这让男人有些窘促,缩了缩手。

“你是谁?”他不解地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年轻男子露出善意的微笑:“别害怕,我是D先生,是我们救了你。这里十分安全。”

“那么……”男人舔了舔嘴巴,用了一点儿时间考虑,并用双眼茫然地观察着房间里其他人,然后慢慢问道,“那么,我是谁?”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D先生似乎极其不易察觉地倒吸了一口气:“难道你记不起来自己是谁了?”

“不……不记得了……”

“那么,死神笔记呢?Joker呢?”

记忆深处的某条神经隐隐跳动了一下,但男人还是摇头:“抱歉啊……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没必要说抱歉的。”D先生微微苦笑,回头,目视了一眼站在身后的医生,“这是怎么回事呢,医生?”

帮男人检查过身体后,医生解释道:“病人中了枪伤,加上溺水时间过长,造成脑部缺氧,所以出现了失忆的状况。”

“那他会恢复记忆吗?”D先生着急地问。

医生双手插进衣兜里,用安抚的语气说道:“这个很难说。根据以往的经验,病人恢复记忆的时间有快有慢,有的病人甚至会一辈子都恢复不了记忆。”

“这样子啊……谢谢你,医生。”

如果这个病人一直想不起死神笔记和Joker,那么他们所做的努力就将付诸东流。D先生陷入沉思,莫西干男生和眼镜女都屏着气,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屋里静得出奇。

躺在病床上的男人,静静地看着这些陌生人。这个房间填充着让人疲惫的白色,他觉得自己的记忆仿佛就飘散在这片白色的天际之上,他朝半空伸出手,它们就昏沉沉地飞舞起来,从他的手边飞快地逃逸了。他依旧什么也想不起来,但有什么从他的手心里掉了下来。

——那是一张残缺的纸条。

他似乎一直紧握着它,在这些昏迷的日子里,他从未松开过手。“哎,这个……”男人犹豫着抓起那张纸条,轻轻叫了D先生一声,他觉得这些人是可以信任的好人,“这是什么?”

D先生走过来,将那张皱巴巴且被水浸泡过的纸条拿在手里,小心翼翼地展开。上面的字迹残缺不全,应该是从死神笔记最后一页上撕下来的一角。

上面只有寥寥几字,包括一个地名——伦敦。

还有一个意思不明的词汇——末日。

“苏语涵,交给你一个任务。”

“什么事,D先生?”

“我派你去伦敦,查查这个‘末日’到底指的是什么?”

“好的。”

“‘末日病毒’准备得怎样了?”

光线昏暗的小型会议厅里,挺直身子端坐在正中间椅子上的Joker,正凝视着在座的所有高级成员。这是他第一次面对面和他们开会,以前都是视频会议。

在座的大部分人也是第一次近距离和Joker接触,他们不敢大口呼吸,全都毕恭毕敬地注视着那张缓慢地浮现在成束的暗光里的脸。

扑克牌的面具,诡异,并且冰冷。

其实在座的所有人都戴着不同牌面的面具,一张张暴露在淡淡的如同雾霭般的光线中,乍看之下,仿佛坐着的都是假人。

“报告Joker大人,‘末日病毒’从研究室提取出来了,马上就能运送到伦敦,实施我们伟大的计划。”说话的是坐在Joker左侧的一个人。和其他人不同,他的面具并不是任何一张扑克牌。

“伦敦的计划就交给你负责,死神祭司。”经过变声器虚化的声音,在阴冷的空气中缓缓地弥散。

Joker安静地凝视着左边的人,其他人的目光也纷纷停留在那人身上。他们当然知道死神祭司就是曾经的黑葵A,被抓进牢里的夜神月。他们只是不明白,曾经背叛组织的夜神月,Joker为何原谅他。

“遵命。”死神祭司笑着应声。

他再一次以高傲的姿态环视在座的其他人,他不再是夜神月。名字对他而言,如一张面具,用旧了,就换新的。很久之前,他的名字叫蓝晓,之后,他叫夜神月。现在,他拥有一个更伟大的名字——死神祭司。

散会后,房间里的人差不过走光了,只剩下Joker和他右边另一个戴空白面具的男人。

“Joker大人,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把死神祭司从监狱里救出来?”那个男人如此发问。

Joker轻笑了一声:“米杰,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死神祭司对我来说,还有很好的利用价值。”

“就算如此,也没必要把伦敦计划交给他呀,我也可以……”

“不!”Joker打断了米杰的话,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你有更重要的任务。”

“什么任务?”戴着面具的米杰显得有些兴奋。

Joker却突然沉默了,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大概只过了几秒钟,会议室响起了敲门声。随后,一个俊美得无法形容的男孩走了进来。米杰认识他,他叫王子。跟别人不同,他没有佩戴任何面具,正如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代号一样。或许,他根本就没有扑克牌代号。

王子缓缓走进来,端着银色的盘子。他那种绚烂的笑容和房间里的阴暗根本无法重叠,而那双美丽的瞳仁则像暴露在太阳底下的宝石,散发着奇异的光亮。

走到跟前,王子朝Joker稍稍弯了弯身,仿佛他在咖啡店里服侍顾客一般。

“终于来了。”Joker等待的似乎就是盘子上盛着的东西。

“是的,主人,这是最好的作品。”说着,王子将盘子轻轻放到了会议桌上,推至米杰的面前。

看着那个东西,米杰的呼吸加快了。呈现在他眼前的是另一个人的脸,准确说,是一张用以易容的假面具。

“从今以后,你就是这个人了。”说完,Joker突然大笑起来,从面具背后迸射出了无数阴笑的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