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大江东来

大江东来

时间:2020-02-18 10:01:32编辑:木者先生

  网络作家“木者先生”写的武侠小说《大江东来》讲述一个落魄孤儿,以枯脉劫火之躯,解开多年之前鬼道内幕,劫尽天倾,剑挽狂澜,平复宗门之乱,决战昆吾之巅,以剑道造就千古传奇,一双冷眼看世间轮回。
  nbsp; nbsp; 放眼于一望无际的荒原与山岭之间,只有一座萧索的城关。nbsp; nbsp; 此处原为一道关隘,依山而筑,断塞人烟。本是崎岖贫瘠,人迹罕至,但在妖魔猖行之时,倒也庇护了一众贩夫走卒。nbsp; nbsp; 这些人遭逢变故,背井离乡,流落至此,却被城墙拦住去路,迫于无奈,只有在此止步,嗟叹不

僧人周身为火围绕,眉发皆燃,他鼻中长嘶一声,好似挣裂顽石。

剑光与火光相撞,顿时消散于无形。

僧人袖袍焚烧,升起缕缕灰烟,露出两截干枯的手臂。一片彤云在他面前旋转,凝聚成红光隐隐的巍峨古钟,令人难以直视。

“心宿钟!”黑衣人瞥见那青铜的钟体上缓缓浮现的“荧惑守心”四个大字,脸上顿时蒙上一层阴云。

黑衣人长袖翻飞,长剑环身而舞,身后浮现出迭迭剑影,有如一片汪洋,一时间光惊骇目。他踏前一步,独向漫漫夜空,无数剑芒在身侧穿梭呼啸。

僧人心下一片骇然,不禁脱口而出:“这不是万柳飘风剑法,这是千方残光剑!玄门道宗的天遁剑法!你从何处习得?”

黑衣人长剑一指:“去!”

无数剑光掠出,在僧人面前聚成一道璨如闪电的白芒!

僧人面已凝重,枯掌虚按,掌内蕴有惊雷。他暴喝一声,掌力重叠之处,一片火雷炸裂开来。

僧人虽挡住剑势,但受到火雷反噬之力,身上衣物焚烧得所剩无几,袒露出他瘦骨嶙嶙的胸膛。

男子讥嘲道:“看来就算我今夜不来,你也活不了多久。”

僧人暗忖道:“想来当日他趁乱抢到的,竟是玄门道宗的天遁剑法。此人身负数派剑法,倒是颇为棘手。既然如此,那便顾不得了!”

却见他深深呼吸,低喝一声,身躯中劈啪作响,筋骨暴起,涌出一阵火雷炸裂之声,片刻间已由一位气息奄奄的老人变作一个钢筋铁骨的硬汉,双臂抡起心宿钟,猛地向黑衣人头上砸落。

“诸佛龙象?好一股龙象之力。”黑衣人宛如鬼魅般一闪,巨钟嗡然作响,被僧人抬起,露出底下的深坑。

男子身形一动,僧人便注意了他的步法,心中似乎想起了什么:“难道你?”

黑衣人冷笑不语,双手结子午法印,身后传来风雷之音,只见月夜中浮现出一只白骨森森的苍蓝猛虎,周身缠着黑光,脚掌一按,便向僧人扑来。

僧人呼吸一窒:“鬼影迷踪!神虎提魂印!你果然……果然已做了鬼上人的鹰犬!”

黑衣人淡然道:“你真是迟钝的很。”

僧人闻言面容激愤起来,仿佛看见世界在这一刹那点燃,于他眼前熊熊燃烧:“我道你即便苦修十六载,也万万没有寻衅的本事。想不到你却是将邪魔外道的本事都学尽了!我当真小看了你!”

僧人双手一招,只听一声巨响,青铜古钟在半空中翁然震颤。浩浩烟尘弥散开来,向着黑暗的天空飞舞。

恍惚中,一匹焰马腾越而出,扬鬃长嘶。继而火鸟清鸣,煽动着巨大的翅膀。烈焰高升,热浪翻滚,宛如森罗万象,铺天盖,罩住那只白虎。

下一刻,金铁交击之声,振聋发聩,古钟声势磅礴,余音波荡不息。过得片刻,光芒敛散,万象消弭,一把长剑跌落在地,赫然冒出白烟。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黑衣人气息凌乱,那对狭长的眼眸中,有惊惧之色。

夜幕中,一条薄薄的云河横在二人之间。

僧人身形摇晃,神情亦有诧色:“你妄图将各门武学融会贯通,区区一十六年仍是太短了些。若非我手下留情,此刻你岂有命在。”

男子嘿嘿笑道:“你到现在仍然手下留情,是为了那人么?”

僧人吐出一口浊气,深陷的眼睛审视着对方:“这么说来,当日在囚龙谷中便是你从中作梗,陷害我兄弟?”

黑衣人闭目道:“你又何必明知故问?”

“那你今夜来我这里,也并不是寻衅这般简单了?”僧人心中微动,“是焚心诀么?你居然有胆量要这个东西?”

黑衣人哂笑道:“和尚你这就想错了,焚心诀纵有千般好处,我也断然不会染指。想要它的,另有其人。”

僧人诧道:“鬼上人?他在何处?他也来了么?”僧人语气急促,最后一句几乎是紧咬牙关。

黑衣人面色不变:“他的确对你有意。不过你大可放心,我还没有透露你的行踪。今日是你我之事,与他人无关。”

僧人冷哼一声道:“他既然想要我这副枯骨,便该亲自来。凭你还不够分量!”

黑衣人一对狭目注视着僧人,表情变得不可捉摸:“我确实胜不过你,但要对付你那兄弟,却是绰绰有余。”

“你!”僧人泛起杀意,“当日我三弟兀自辑凶,深入敌营,是你提剑相助,我本对你心怀感激。”

僧人只感觉到了一股阴戚戚的冷气,在他身体里上升:“如此说来,你竟是狼子野心!”

黑衣人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和尚你这又说错了,你那三弟既然剑术无双,无人能及,我又能拿他怎么样呢?”

僧人眉峰一剔,目光愈戾。

“只不过……”黑衣人语锋一转,“你的三弟终究还是败在了道义之上。当日鬼上人出现之时,他本有机会保全性命。但是他的那把惊鲵剑,却始终都拔不出来。”

僧人疑惑道:“这是为何?”

黑衣人道:“不过是一点迷心术罢了。”

僧人周身一震:“是……一笑茫然?”

男子悠悠道:“鬼上人想要令我们自相残杀,当然只好用你说的‘一笑茫然’了。”

僧人的语声竟同悲咽似地发起颤来:“于是你便对他动手了?”

男子阴恻恻一笑,语气有如微风:“他至死都不相信,杀他的人,会是我。”

僧人紧绷着的脸上,双眼重又燃起夜幕中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