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倾城殇

倾城殇

时间:2020-02-20 10:01:32编辑:南归雁

倾城殇全文讲司凌雪是这世间最后的神祇,睥睨众生,高高在上,绝冷之姿,倾国倾城。 安子熙是仅存的魔族皇室后裔,步步为营,算尽天下,芝兰玉树,龙驹凤雏。 她与他本是两个极端,却又偏偏纠缠不清。 他许她江山万里,繁花似锦,她只望岁月静好,此生无殇。 到头来,却只是一世倾城,此生情殇。

  大雪纷飞的时候,凡界的新年也悄然而至。红色的灯笼在风雪中摇晃,穿着臃肿笨拙新衣的孩子们正欢快地在大街上跑动,他们拥有着和月亮一样明亮的眼睛,挂着同太阳一般耀眼的笑颜。他们是欢乐的,在孩子特有的单纯与纯真下保持着人性的最美。

  但有一个孩子却是例外。

  她有着一头乱蓬蓬的短发,微长的刘海将她的额头完全遮掩,只留下那双漆黑的双眼冰冷地看着这个世界。她的脸被厚重污泥遮掩,分辨不清容貌,破旧灰衣略显宽大,在寒风吹彻中显得十分诡异。她看样子也就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身子瘦小,浑身上下也是破破烂烂的,与这个新年格格不入。

  她站在一个偏僻的墙角里,默默地看着那些在自由嬉戏的孩子,眼里闪过了一丝的仇恨。

  一个正在欢快奔跑着的男孩不小心在这雪地里滑了一跤,一抬头对上了女孩那阴鸷的目光。他一愣,放声大哭了起来。闻讯而来的大人们急忙跑了过来安抚这个受了惊吓的孩子,在看到女孩的时候,眼里不由闪过了一丝的厌恶。

  “小乞丐!丑八怪!脏脏兮兮没人爱!”陆续跑来的孩子们在看见女孩的时候纷纷做起了鬼脸,唱起了他们自编的歌谣。女孩抬头,露出了狼一般的目光,可她还未来及有所动作,一个壮实的男人便走了过来,狠狠地冲她的小腿踢了一脚,女孩吃痛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真晦气!大过年的就碰见了这个灾星!”男人说道,语气里满是鄙夷。女孩倒在地上久久不语,她那枯枝般小手却一直紧紧地握着。人们见状,碎碎念了许多,要不是碍于这是新年怕是还会说出更加难听的话。

  人群很快就散开了,雪却越下越大了。女孩狼狈地起了身,踉跄地走了几步,身形一晃一晃的。忽然她停住了脚步,警惕地看着前面的路口。

  茫茫的白雪中站着一个和雪一样纯白的少女,她那一头飘扬的长发在雪花中纷飞,那一身单薄的白色长裙仿佛和雪融为了一体,那一双清澈如同琉璃的眼睛让女孩萌生了一种想要将它挖下来的冲动。那少女静静地站在那里,那带着白色丝织手套的手上是一支初绽的红梅,鲜艳而美丽,点点的白雪飘落在上面,为它添上几分的干净纯粹。红与白的交织给人以视觉的诱惑。

  女孩没有说话,只是像少女一样静静地站在那里。

  少女的唇角轻勾,她那淡淡而又哀伤的目光令女孩心头一震。女孩浑身上下每一处肌肤都在叫嚣,都在敬畏,她的心里竟莫名滋生了一种想要跪拜的冲动。可她却又倔强着不肯跪下,紧紧地咬着下唇,身子微颤。

  她看着那个少女缓缓地抬起了右手,金色的光束从少女的手中发出直直地向她冲来。她还没有来得及躲闪整个人就被这光芒包围住了。出乎意料的是,那光芒带给她的竟是别样的温暖,像是胎儿还在母体时的那样安全而又温心。她察觉到了少女的善意,也泰然地接受了这温暖的光芒,她身上的伤痕在不知不觉中愈合,就连曾经的伤疤也在渐渐地消退。

  光散的时候,她看清了那少女的正脸,比她见过所有的人都还要美丽一万倍甚至更多。

  “魂界的孩子不应该被这样对待的。”她听到了少女的叹息,也看见了那双美丽瞳孔里无法掩饰的哀伤,她沙哑着嗓音问:“魂界是什么地方?”

  少女看着她勾唇轻笑:“那是我的故乡,也是你的故乡。”

  少女那双忧郁的眼睛里有了一丝暖暖的笑意,她伸手,丝毫没有嫌弃女孩的脏乱,低叹了一声:“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的。”

  “长大?”女孩不解,“等我长大了就可以离开这个讨厌的地方了么?”

  “你很讨厌凡界么?”

  “有谁会喜欢这个鬼地方!”女孩嗤之以鼻。

  “可比起魂界,凡界是更安全的地方。”

  “那就让我死在魂界!”

  少女沉默。女孩倔强地看着她。

  “我可以送你去魂界,但是你真的决定了么?”少女问。

  “恩。”女孩点头,漆黑的瞳孔里满是渴望。

  “那么。”少女淡笑,“希望你可以找到你想要的。”她俯下身子,在女孩的额头落下了浅浅的一吻。女孩只感觉到一片的冰冷,而后她的身子里忽然散发出银光,她的身体渐渐开始朦胧,她没有恐慌,隐隐觉得这是将她送到魂界的过程。她抬头看着那个忧郁的少女,动了动唇瓣。

  “我叫咒蓝!等我长大以后我一定会来找你的!”在女孩的身体彻底消散的时候,她忽然大声喊道。少女一愣,摇头轻笑。

  “为什么帮一个咒师的后代?”女孩消失后,少女的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疑惑的声音。点点的金光聚集,化成了一个小巧的人形。美丽的翅膀轻轻扑闪,那小小的人儿靠近了少女,坐在了她的肩上。少女没有任何动作,任它坐下。

  “没有人可以剥夺属于一个孩子变强的心。”少女这样说道,目光是女孩刚才站立的地方。

  “可那个女孩的心里充满了黑暗,若是没有好好的指引怕是会成为祸端。”小人儿严肃着一张脸说道。

  少女轻笑,有些不屑:“那又如何?”

  “主人不怕助长了黑暗么?”小人儿不解。

  “光又如何?暗又如何?每一个生灵都该受到平等的对待,不是么?”少女撇头和肩上的小人儿对视,露出浅浅的微笑。

  小人儿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少女制止了。

  “好了,卜梦。”少女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眸中闪过了一丝的温暖,“我们出来是帮尔雅找紫草的,现在该去找紫草了,不然回去晚了,尔雅又要哭了。”

  卜梦撇嘴,一脸的不满:“自从有了那个小鬼头,主人你的心思全放在他上面了!”

  少女一愣:“是么?卜梦,这是吃醋了么?”

  “我才没吃醋!”卜梦辩驳道。

  少女宠溺一笑,转身走进了茫茫大雪深处。“嗯,你没吃醋,只是喝了些酸的东西。”

  “都说我没吃醋了!”

  “嗯嗯,有点酸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