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黯香倾城之公主假侯爷

黯香倾城之公主假侯爷

时间:2020-02-22 10:01:39编辑:羽落轻尘

黯香倾城之公主假侯爷全文讲主角穿越,成为公主,且是皇帝的唯一血脉。 被告知要接手国家,却无权无势,终被自己的亲姑母设计毒害,虽保住了性命,却就此沉睡…… 两年之后,她终于醒来,就此开始了一段复国历程 也开始了一段血雨腥风和一段爱恨纠缠 她将如何在各种困境中重建国家,又将如何追寻自己的爱情,最终,想要的幸福又在何方呢?

杨沁,一个普通大学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辈子米虫,平时喜欢玩“同城物物交换”。却在一次交换中偶然得到一块泛着血丝的玉石,并在这血玉的作用下莫名其妙地魂穿到了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国度!

杨沁穿越到了一个六七岁名叫“林馨儿”的小女孩的身体里,这女孩是一个私塾先生的女儿,偶然一次偷溜出家莫名其妙地溺水而亡。

时光荏苒,转眼七年。

当林馨儿以为自己的一生就要这样平淡度过的时候,却得知了自己是公主!是这个国家皇帝唯一的血脉,并被告知这个国家曾有“公主与驸马同拥江山的先例”!并被莫名其妙地卷入了争夺皇权的战争……

为了保命为了自由,也为了能找到一个真正能够治理这个国家的人,林馨儿开始了自己在异世的一段段血雨腥风……

并在这过程中认识了几个封建社会的极品男人,从此开始了一段爱恨纠缠……

正文:

杨沁睁开眼,突然感觉肚子胀胀的很不舒服,刚想起身,身子一动嘴里却不禁“哇”地吐了一滩水出来。吐了些杨沁感觉好些了,可肚子里还是很胀,似乎有很多水。杨沁不禁觉得奇怪,自己怎么像是被灌了水似的?杨沁一边想着还一边又吐了些清水出来。

正难受,眼前突然出现一只白净的手:“啊,馨儿,馨儿你终于醒了!馨儿你怎么了?”说着一面心疼地把手放在杨沁后背轻轻抚着一面向外大声喊着,“相公相公相公快来!馨儿醒了!馨儿她醒了!”

她正吐得难受,突然却听到旁边一个女声叫什么“馨儿”,还有什么“相公”,心下疑惑,顾不得难受,猛地抬起头,却忽地愣住了:眼前的女人,三十岁左右,素颜,面色不是很好,一身浅绿色古装,长裙几乎及地,看不见鞋子,头上还戴着一支不知什么木的木簪……她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女人,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时,一个30来岁身穿长袍的男子急急走了进来,嘴里叫着“馨儿”。一见了她便立刻走上前去抱住了她。

“馨儿,馨儿啊,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为父了。”男人双手紧紧地抱着她,似乎他一松开手她便会消失似的,说:“以后可不许独自去小河边玩了,要去也得跟为父知会一声,知道吗!”小河边?她脑袋里更迷糊了,自己什么时候去什么小河边了?

“是啊,是啊……”一旁的女子不住地抹着眼泪。

她正为这个陌生男人的举动恼怒,用力想挣脱他,一推,却忽地怔住了:自己的手怎么变得这么小!整个身体似乎也只有几岁孩童般大……她慌了,再看看周围:这床这椅子这房间,居然全是木制的!窗子是雕花木窗似乎还是用纸糊的!她吃惊地看重这个古色古香的房间,再看看旁边为她愣愣的表情和满脸的疑惑弄得面面相觑的男人女人……脑袋里突然一个念头闪过:我这不会是穿越了吧?天呐!等明白过来之后,她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是第二天早上,被饿醒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叫着把她给吵醒了。她隐约听到有人在哭,睁开眼一瞧,是一个小男孩,七八岁左右,扎着个冲天辫正在对着她抹眼泪。她正奇怪小孩的装扮,才突然记起自己好像是穿越了。那小孩一见她醒来便高兴地大叫着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着:

“先生先生,馨儿妹妹醒了,先生先生……”

她看了看自己这五六岁小孩的身体,心里不由得苦笑。想这小孩还真是命苦,那么小就死了。那个男人和女人应该就是她的“爹娘”吧。

得知她醒了男人和女人很快便来了,小男孩也一脸兴奋地跟在后面进了房间。

人都进来了,自己也醒了,好吧,穿都穿了,豁出去了!于是她硬着头皮试着轻轻地叫了声“爹”,男子愣了愣,她刚想不会叫错了吧,正不知所措。突听男子激动地朝着女人大叫道:

“娘子娘子你听见了吗?馨儿终于开口说话了!她刚叫爹呢!”女子的眼睛闪了闪,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男子也随着女人的眼光看向了她,看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杨沁心想不会吧,这小孩原来还不会说话啊,看这身体也好几岁了诶,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哎,算了,这“爹”都叫了,总不能不叫“娘”吧。于是,杨沁一咬牙又硬着头皮轻轻叫了声“娘!”女子泪珠滚落着忙答应“诶诶,我的乖女儿,我的好馨儿……”说着便把她抱在怀里不住地哭了起来。男子忙安慰女子,杨沁也假装哭泣愣是挤出了几滴泪。

过了会儿女人终于平静了些,她也早听到馨儿肚子咕咕叫的声音,只是刚才过于激动便忘了。才反应过来馨儿昏迷了两天,昨天晚上虽醒了过来,但还未及吃饭便又再次昏迷,现在定是饿了。便高兴地抹着眼泪亲自给她做饭去了,男子也在叮嘱了她要好好休息之后便说还要去上课先走了。

等她爹娘都走开了,见小男孩还在。她这才细细看了看他,长得一般般,不过还算秀气。她突然想到似乎人小的时候长的难看长大了会变得好看的,想想黄晓明似乎就是哦,也不知道这小孩长大了会不会变成帅哥哦……呵呵呵呵。杨沁想到这突然对这小孩产生了一丝好奇,又想既然来了得先搞清楚这里情况才行。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只见小男孩原本兴奋的的神情突然变得黯淡了起来,嘟囔着说:“馨儿妹妹怎么连我都不记得了,我是尧谦哥哥啊。”杨沁最见不得的就是小孩子失落的表情了,看着小男孩的神情她突然有些慌了,忙用撒娇的语气说:“哎呀,我忘了嘛,我刚醒来就发现什么都不记得了……”突然又话锋一转露出了个自认为还算甜的笑脸说,“那尧谦哥哥把我忘记的告诉我好不好?”话一出口自己听着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不过转念一想这身体的年龄不过五六岁,说话应该都是这样的吧,不管了,这样想着也就不在意了。杨沁一向是很能安慰自己的,阿精神在她这里得到了充分地贯彻实施。

她又问了些关于她“爹娘”的事,这叫尧谦的小孩还真的以为她是把什么都忘了,而且她这身体本来就一直都是呆呆地,好几岁了都还不会说话。尧谦见她问自己便兴奋地乱七八糟地说了一大堆事,都是关于她和她这爹娘的。

杨沁只晕乎乎地见尧谦手舞足蹈地说了一大推,东扯西扯不知说了些什么,听得她头都大了。

听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朝代,于是便做出清咳的样子打断了尧谦,又努力做出了一副自认为无辜的样子问:“尧谦哥哥,那现在是什么朝代啊。”尧谦最喜欢林馨儿用这种有点崇拜的眼神看他了,于是又兴奋地跟她讲了许多事。小孩子说话本就没什么条理,这尧谦一激动于是就更没头没尾了,她听得更晕了,不过总算知道了这是什么“召国”。心里又暗自哀叹了起来,自己居然穿越到了一个历史没有记载的国家!自己以前历史虽然一般般,但好歹也是文科生,多少知道些嘛,现在倒好,记得再多都没用了。真是命运多舛啊!

尧谦这小孩知道的似乎还挺多的,虽然也不知道他说的那堆话到底有几分是真的,但他确实说了很多。杨沁好奇心忽地就上来了,而且她那“娘”还没端饭菜来,她现在肚子饿得实在难受了,便想转移转移注意力也好,便试着问他从哪听来的。没想到还真有内幕!尧谦刚开始还磨磨蹭蹭地不肯说,软磨硬泡了会儿他便全数交代了:原来他有一次趁先生上课的时候偷偷溜出私塾去玩,结果遇到了一个说书的老头,天晴的时候老头都会在那个地方说书,之后便常常溜出去听,这些都是他从老头那里听来的。说完还弱弱地看着她让她不要告诉先生他溜出去的事。

又随意说了几句话杨沁终于见她“娘”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进来了,一边把食物放在床边的红色小梳妆台上一边说:“馨儿刚醒,已经三天未进过食,身子虚弱,不可吃油腻的食物。娘为你准备了瘦肉粥和两个小菜,”说着爱怜地看了看正看着食物两眼发直的她,笑道:“快吃吧!”杨沁饿得都快不行了,两下三下就狼吞虎咽地把她这“娘”给准备的瘦肉粥和俩小菜给吃完了。

之前她一直都还没来得及好好想想自己穿越的事,等她这娘和尧谦都走了之后她才开始细细回想自己穿越的过程。

之前杨沁一直很喜欢在网上玩“同城物物交换”,甚至说得上是“物物交换”的忠实拥护者,常常拿些没用的小东西上同城交换去。一天,她在网上随意发布了一个信息:“想用一个半旧的索尼的4换一件价值相当的东西”。

杨沁从来是不愿记些小事情的,那个信息发完她自己都忘了。一天,她正上网看小说,突然有人用联系她说要用一块玉佩跟她交换她那4,还说什么“因为自己的侄子想要一个4,一直忙着忘了去买,自己也是一个同城交换的爱好者,玉佩不怎么值钱,不过很好看”。杨沁本就喜欢玉石之类的东西,而且那4本是她用旧了打算扔的,最后她是心花怒放地同意了。

这玉佩也果然如那人所说的很好看,玉佩整体为环形凤凰形状,通体润泽通透触摸生温,玉中还带有缕缕血丝,她是越看越喜欢,爱不释手。一边看小说还一边拿在手里把玩,不经意把玉佩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她却发现这玉居然还散发着缕缕幽香!这香沁人心脾,浓而不腻,她不停地闻着闻着,仿佛上瘾了一般。毫不知觉自己的意识正在缓缓地流失……之后,之后,好像自己就在这里了。她百思不解,自己到底是怎么来的?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自己一点记忆都没有?自己应该是被那玉带来的,可那玉现在又在哪里呢?这一切跟那个换玉的人有没有关系呢?自己还能不能再穿回去?脑子里一大堆问题有待弄清楚,她却也是毫无头绪,只得安慰自己既来之则安之,还是先找到那块凤凰环形玉佩再说吧。

打定了主意,之后杨沁便安心地休息了几天,又在她那“爹娘”的关爱下喝了些苦得令人作呕的中药她的身体便完全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