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逆世武皇

逆世武皇

时间:2020-02-27 12:21:11编辑:冰羽

偷偷观看别人渡劫的上官宁泽,不曾想到那劫雷却是转移到了他的头上,白白替他人承受了雷劫。原本以为他这辈子就这样结束了,不曾想却是被人所救而且活了下来。 偶遇小兽,居然还是上古神兽。随便去个路边摊买个发簪吧,雕工精细深得美人心。破烂戒指锈铁球,凤凰神器?都已经这么好运了,还能有更加好运的事情吗。“这位少年,这像灯笼一样大的金丹就送给你吧。”且看废柴少年如何逆袭,成为一代天之骄子!

  “表哥,我没听错吧,你竟然让我嫂子睡觉!”

  张铁柱穿一身破了洞的校服,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今天可是表哥大喜的日子。

  “嘘,小点声儿,你嫂子喝醉了,在屋里躺着呢。”李大牛一脸紧张,捂住表弟的嘴,把他拉到墙角。

  张铁柱想起新嫂子那一双雪白的大长腿,要说心里没点想法,除非自己不是男人,可想起两人的身份,又把头摇的像拨浪鼓,说:“不行,绝对不行。”

  新嫂子何雨蓉,还有另一个身份,是他学校新来的老师,放暑假前,他可是上过好几堂嫂子的课。

  李大牛心里那个气啊,恨铁不成钢,连着拍了表弟好几个脑瓜子,痛心疾首地问:“表哥问你,俺家是不是就剩俺一根独苗?”

  “嗯呐!”张铁柱憨厚的点了点头,心里搞不明白,这和他睡嫂子,有半毛钱的关系。

  “实话告诉你,表哥那里不成了,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俺家的香火不能在表哥这里断了啊,你无论如何,都得帮这个忙。”李大牛憋红着脸说。

  “表哥,你这是病,得治!”张铁柱一时没控制住,提高了嗓门咋呼。

  如果有得选,李大牛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憨头憨脑的表弟,你说你少咋呼两句会死啊?

  “如果治得好,老子也不会找你帮忙,一句话,这个忙,你帮不帮?”李大牛气呼呼瞪着表弟。

  张铁柱心里那个纠结啊,嫂子漂亮娇媚,说不心动,那是骗人的,可老师的身份……“表哥,我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张铁柱一脸扭捏,犹犹豫豫地说。

  “你个怂包,找俺要那些光碟看的时候,怎么没见你畏首畏尾?”李大牛一脸恨铁不成钢。

  “那怎么能一样,一个是看别人办,一个是自己上,我连女人手都没摸过,更别提办那事儿了,我一个学生娃,做不来这事。”张铁柱扭扭捏捏。

  他嘴上拒绝,可脑中情不自禁,浮现出新嫂子的娇媚容颜。

  嫂子柳叶眉,月牙儿眼,看人的时候,未语先笑,瓜子脸小巧精致。

  那细如杨柳的小蛮腰,走路的时候,无风自摇,那饱满如桃的臀儿,就更别提了,可以馋掉村里一溜光棍汉的下巴。

  “可是……”张铁柱一张脸几乎纠结成麻花。

  李大牛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他居然向自己表弟跪下了。

  “表哥,你这是干啥,赶紧起来。”张铁柱慌慌张张,伸手去扶表哥。

  “铁柱,事到如今,表哥和你说实话吧,我和你嫂子是假结婚,她迟早得便宜李二狗。”李大牛爆出猛料。

  张铁柱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结结巴巴问:“表哥,你这到底是咋回事,咋和村长李二狗扯上了关系?”

  李二狗是村里一霸,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张铁柱不知道新嫂子,为啥和他扯了上关系。

  “这么跟你说吧,如果不是为了躲避李二狗的纠缠,你嫂子也不会嫁给俺,她心里有别人,早晚得跑。”李大牛又爆猛料。

  “表哥,感情嫂子不是因为你救过她命,才嫁给你,是拿你当挡箭牌呀。”张铁柱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表哥,上次为了救新嫂子,表哥差点连命都丢了。

  “铁柱,表哥心里的苦,没人知道,你给句痛快话,这忙你帮不帮,表哥要求不多,就想给李家留个后。”李大牛站起身,拉着表弟的手。

  “可,可我不会啊。”张铁柱结结巴巴。

  “这有什么难的,找准那个洞,怼进去死命干就是了,你不是看过片子么?”李大牛着急上火地说。

  “我害怕,心里紧张。”张铁柱十分怂包地说。

  李大牛一看有戏,用诱惑的语气说:“你嫂子喝醉了,在屋里躺在,黑灯瞎火的,她又看不见,你睡了她就出来,这事儿谁都不知道。”

  张铁柱陷入纠结,嫂子娇媚漂亮,对他来说充满诱惑,可表哥的提议,也太冒险了。

  “铁柱,你如果不能帮这个忙,李二狗那混蛋,绝不会罢休,你嫂子迟早得便宜他。”李大牛动之以情。

  “那怎么行,李二狗坏的流油,可不能让他欺负了嫂子。”张铁柱急了。

  “对呀,肥水怎么能流外人田,你把嫂子睡了,她才会忘了心里那个人,死心塌地留下,有咱哥俩护着,李二狗也休想得逞。”李大牛顺着表弟语气说。

  表哥一句肥水不流外人田,让张铁柱动摇了。

  “那,那我试试?”张铁柱吞了口唾沫。

  “你嫂子就在屋里躺着,你赶紧去。”李大牛眼中露出喜色。

  张铁柱呼吸急促,做贼一般,窜进旁边屋子。

  里面点着红蜡烛,新嫂子喝醉了,穿着高开叉的红色绣花旗袍,斜躺在炕上。

  旗袍开衩位置,那细白水嫩的秀腿,差点晃瞎了张铁柱的眼。

  “快把你嫂子衣服脱了,哥帮你吹蜡烛。”李大牛在身后催促。

  屋内红烛摇曳,嫂子看起来睡的很熟,身段娇媚诱人。

  张铁柱心跳的那个快啊,走过去哆哆嗦嗦,去解嫂子的旗袍扣儿,可没经验,捣鼓了半天,都没有解开。

  倒是手背,蹭到嫂子鼓囊囊的胸脯,感觉好软弹。

  “笨啊,把旗袍撩起来,去脱她内裤。”李大牛着急上火,恨不得以身相代。

  张铁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也是啊,胸前扣子解不开,就算了呗,能脱裤子就成。

  他呼吸急促,伸手去撩嫂子开衩的旗袍,话说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城里女人内裤是啥样。

  嫂子侧身躺着,双腿并拢在一起,丰腴圆润的大腿,雪白细腻,特别馋人。

  他目光沿着大腿往上,刚看到一点红色的蕾.丝边,嫂子突然睁开眼睛。

  “强女干啊!”女人高亢的尖叫声,划破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