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重生之闺门毒后

重生之闺门毒后

时间:2020-03-04 12:21:48编辑:百骨

前世,屠凤栖为四皇子鞍前马后,却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重回豆蔻,她势要这朝局震荡!骗她害她欺她之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传闻大昭战王,杀戮果决,冷血无情,却偏偏对屠凤栖温柔宠溺。她一身火红长裙,手拿长鞭凌空一甩,笑的娇俏明媚:“战王舅舅,要么娶我,要么死,你选哪样?”司湛看着面前嚣张跋扈的小女人,猛然伸手,将她拽至怀里欺身而上,“女人,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寒冬腊月,冷风从门窗呼啸而入,四皇子府内尽是一片素白,凄凄惨惨的哀乐中杂夹着哭声回旋在耳边。

  往日里柔弱的四皇子妃屠嫣然几乎要哭断了气儿,她倚靠在丫鬟肩上,泪如雨下:“都怪本宫听信了那些刁奴的话,以为妹妹失踪了,要不然妹妹也不至于惨死,落得个尸首不全的下场,本宫心里实在是愧对妹妹和元宝啊……妹妹放心,那些个刁奴已经被本宫处决了,本宫定让那些害你的人,为妹妹陪葬!”

  在她的身侧,四皇子景子默亦是一脸的悲痛欲绝,望着灵柩中形容枯槁的女子,目光缱绻幽深。

  “贱人,你说谎,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看到二人的作态,飘在半空中的屠凤栖满脸愤恨,嘶吼着扑向悲泣的屠嫣然。

  透明的身体从屠嫣然的身上穿过去,屠凤栖才发现,自己根本奈何不了屠嫣然。她瘫坐在地上,绝望地掩面而泣。

  灵堂内,屠嫣然仍在惺惺作态。屠凤栖渐渐冷静下来,目光从那些害了自己和孩子的人身上扫过,冷笑不已——

  什么为自己报仇,什么都已处决?最后死的还不都是自己的贴身侍女?可怜素锦对自己忠心耿耿,最后更是为了维护自己,惨死在屠嫣然的手中!

  可是现在,屠嫣然竟然还敢将自己的死,嫁祸在素锦身上!

  她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可惜的是,无人能听到她的控诉,众人皆是被屠嫣然的善良所感动。

  屠凤栖内心不甘,却无可奈何,忽然,人群中有着小小的异动,众人识相的让开了道路。

  一双精致的黑色长靴,上头绣着暗金色的暗纹。男子面容冷峻,飞扬的剑眉没入鬓角落下的墨发中。薄唇紧抿,男子就着侍卫的搀扶,默默的走到里头,用仅剩的右手,怜惜地抚摸着她苍老的枯脸。

  屠凤栖瞳孔一缩,耳边传来了旁人的议论声——“听闻是在战场上听到了四皇子妃的死讯,一时失神,才会被人给暗算了。”

  她没有想到,原来到了最后,还会牵挂着自己的人,竟是平日里并没什么交集的战王……

  他伸出手,带着薄茧的指尖从她那张苍老的脸上划过,毫无焦距的双眸弯了弯,竟是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来。

  “她现在是什么样子?”司湛微微的侧了侧脸,低声问身侧的侍卫。

  侍卫飞快的瞥了躺在灵柩中的女子一眼,苍老的容颜,被砍成两截的身躯,颇为惨不忍睹。

  他只得道:“还是如从前那般,娇俏明艳得扣人心弦。”

  冷峻的脸上,冰雪初融。司湛伸出手,指尖从那张脸上的皱纹上划过,“是吗?卫茅,你又骗本王了。不过如今本王瞎了双眼,无论她变成什么模样,在本王心中,她仍是美的。”

  “别怕,鸢鸢。本王会替你报仇的。”男子抚了抚她断成两截的腰肢,目光温柔似水,“你的腰肢素来细软,便是本王都舍不得伤了你一分一毫,旁人怎可如此待你?”

  话音方落,剑鞘已出。凭借着敏锐的听觉,将屠嫣然身侧嬷嬷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灵堂中有一瞬的寂静,片刻后众人却是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

  战王,战王疯了……

  “是谁害了她?”司湛的声音,冷得厉害。他用仅剩的右手,握紧了长剑,殷红的鲜血从剑尖上滴落。

  屠嫣然心头没由来的一颤,水袖中的双手悄然握紧。咬着下唇平静下来,她面上悲伤不已:“还不是那几个歹毒的下人?妹妹会变成如今这模样,都是那几个下人害的!不仅仅是妹妹,便是元宝儿,都,都……”

  “呵,你们当本王是傻的?”司湛嘴角嘲讽地勾起,手中长剑毫不留情的从屠嫣然的眼前划过,将她那张艳丽的小脸刺穿。

  区区几个下人,便能在人人皆不知晓的时候,将主子给腰斩了,甚至连不过三岁的幼儿,都被剥皮挖心?

  “啊——殿下,殿下救臣妾!”屠嫣然尖叫一声,捂着脸连滚带爬地躲到景子默的身后。

  屠凤栖飘在司湛的身边,无比痛快的望着司湛将曾经害了自己的下人们,一一斩杀。

  总算,总算是有人来替自己报仇了!

  “嘶!”

  然而,不待屠凤栖反应过来,便见着景子默手中的长剑,已是整根的没入司湛的胸口。

  鲜血喷涌而出,司湛微微蹙眉,猛地将长剑拔了出来。血流如注,他一步步的挪到了灵柩旁,上半身趴在灵柩上,右手握紧了屠凤栖冰冷的左手。

  屠凤栖仿佛被攥紧了脖子,一点儿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被鲜血染红的灵堂中,司湛神色放松。

  他不是去赴死,而是……和心上的姑娘团聚。

  “鸢鸢,别怕,我来陪你了……”

  司湛笑了笑,眼皮子渐渐支撑不住。鲜血将屠凤栖的寿衣染红,司湛用尽最后一点儿力气,攥紧了她的双手……

  司湛,司湛,司湛不要……

  屠凤栖张大了嘴巴,双手却是一次次的穿过司湛的身体。她无助至极,只得一次次的尝试。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她曾以为是良人的景子默,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为什么她真心对待的亲人,却是杀害了自己全家的仇人?

  为什么对她好的人,都要去死?

  “不,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屠凤栖跪在司湛的身旁,捂着脸放声大哭,“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爹娘被娘家人害死,她浑然不觉,仍待娘家人如至亲!

  外祖一家与长兄被屠嫣然和景子默陷害,是她识人不清引狼入室!

  孩儿被剥皮挖心,便是唯一来替自己报仇的人,皆是被景子默斩草除根!

  她恨!

  她恨,恨自己错爱一场,错信他人,以为自己谋尽天下事,却是被眼前这两个人玩弄于股掌!

  她恨,恨自己当初天真叛逆,被假象所蒙蔽,不听劝告,最后害了与自己最是亲近的外祖父一家,害得表哥们命丧沙场!

  该死的,明明是威远伯府那一大家子,和心狠手辣的屠嫣然!

  是妄想登上皇位,却狠心利用欺骗自己的景子默!

  可是为什么,到头来遭了难的却是待自己好的人?

  “屠嫣然,景子默,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灵堂中阴风阵阵,刮得人睁不开眼睛。一道白光闪过,一切归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