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长生殇

长生殇

时间:2020-03-06 12:22:00编辑:清颜

长生殇清颜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荆平野和长生。年少总是错爱,错爱又误终生。 我以为我们是一路人,寂寥长生中可以依偎相伴,你却一直视我为毒妇。 你从不盼我生,却一再要我死。 我死,你又不让我安生。 世人造孽,孽生恶果,因你,我全然背负。 可,到底怎样,你才能牵我一次手。

  “毒妇,你到底怎样才能把治疗瘟疫的药方给我?”  荆平野抓紧长生纤细洁白的手腕,将人抵在一片药架上,目光似已经钉住猎物的恶狼,毫无温度。  长生手腕剧痛,使劲挣扎了几下,不仅没有缓解,腕间的痛苦更甚,眉毛纠了起来,不甘示弱的回瞪着暴怒的荆平野,瞪了几秒,忽地笑了起来,另一只自由的手指轻轻勾住荆平野的下巴,语气轻佻“荆哥哥,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自然就给你解药了!”  “你是医生,天职就是治病救人,现在你看着外面那么多无辜的同胞惨遭瘟疫的折磨,你有药却不给他们医治,你的良知心呢,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毒?”  “我就是没有良心的狠毒大夫,还有我也不是禹国的人,外面那些也不是我的同胞,他们的死活跟我更是没有一点关系!”  “你个毒妇!”荆平野暴怒,手上力气又加了一分,痛的长生眼泪只在眼圈里打转。  “我是毒妇?还是你才是毒夫?你明明只要答应了我就可以马上救他们的,可你却为了赵静姝一直拒绝我,你就那么爱你的静姝妹妹?不惜为了她枉顾全城百姓的死活?”  “闭嘴,毒妇,这些都与她无关!”荆平野的手指狠狠卡住长生嘴巴,似要将这张毒嘴掰下来一样。  “就是你和你的静姝妹妹,现在城内每死一个人,每多一个病患,都是你们,荆大将军和相国千金,是你们两人的自私造成……唔--”  原本卡住嘴巴的手指下移,卡主了长生的脖颈,也阻拦了长生未说完的话。  窒息和剧痛让长生死命的挣扎,可脖颈上的红痕却越来越明显。  就在长生觉得眼前已经渐渐发黑,胸腔最后一丝空气也被挤出的时候,脖颈上的桎梏却松了一丝,耳边响起男人冰寒的声音,“交不交出药方?”  “……不交……”长生虚弱却固执的摇了摇头,不交!死也不交!  男人的炙热的呼吸喷在脸上,却好似冬日的寒潮,让长生生起一串串寒颤,脖颈上的大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让长生在生死之间打了好几个徘徊,终于,男人的大手松开了早已经青紫一片的脖颈,顺着挣动中敞开的领口缓缓下移,停在了长生前襟处。  “你就这么想做我的女人是吗,好,我现在就让你做!”  荆平野狭长的眼睛里戾气汹涌,在长生的惊愕中一把扯开了胸前的外襟。  长生白了脸,使劲推拒起身上的男人“荆平野,你混蛋,不要碰我……”  “不要碰你?你的条件不就是和我成亲吗,现在我就和你成亲,怎么,你反悔了?”荆平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眼睛里流光闪烁,他在赌,赌长生一个还没及笙的小女孩儿会怕这样的羞辱,然后自动放弃她提出的那些无理条件。  长生确实怕了,她哆哆嗦嗦的想掖好已经敞开的前襟,可荆平野的大手轻而易举的就阻止了她。  “长生,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交出解药,我就放了你,我们以后还是并肩作战的好战友,我还是保护你照顾你的荆哥哥,怎么样?”  荆平野放缓语调,徐徐善诱,就好像这些日来两人之间的焦灼对抗,不曾发生过一样。  好像藏起獠牙的的虎狼在引诱一只受惊多疑的兔子。  以后,哪里还有什么以后了,已经到了这步,哪里还有什么以后了……  长生心一横,小手握住领口的大手,耳边连着脖子却已经通红一片,可还是目光灼灼的盯住荆平野,磕磕绊绊道,“我不后悔,我是……我……我要到床上去!”  荆平野一愣,随之涌上无边的怒火。  “不知廉耻!”  荆平野怒不可遏,一把撕碎了已经凌乱的前襟,连着雪白的里衣,鹅黄色的肚兜都成了碎片,胸前的粉嫩立马都暴露眼前,好似主人一样,颤抖柔弱的挺立在荆平野的怒火中。  “最后问你一遍,交不交出药方!”  长生睁大双眼,胸口剧烈起伏,咬紧的红唇继续吐出气死人的话语,“不交!不交!不交!,你不娶我,我死也不交!”  轰隆一声,荆平野的拳头擦着长生的脸颊重重砸在长生身后的药架上,一排装满草药的架子轰然倒塌,尘沫四溅。  荆平野气的浑身发抖,他现在真的恨不得杀了这个毒妇,可是他不能,禹国上下只有她说她能配出治疗瘟疫的药方,连药王逢珂都对她深信不疑,现在逢珂只是把瘟疫控制在都城还没有蔓延到它城,一旦扩散了,禹国危在旦夕。  荆平野强压下马上杀掉长生的无边杀意,一把拽起滑到在地上的长生,“不交药方是吗,我看看你到底有多狠的心!”  荆平野怒不可遏,一把撕碎了已经凌乱的前襟,连着雪白的里衣,鹅黄色的肚兜都成了碎片,胸前的粉嫩立马都暴露眼前,好似主人一样,颤抖柔弱的挺立在荆平野的怒火中。  “最后问你一遍,交不交出药方!”  长生睁大双眼,胸口剧烈起伏,咬紧的红唇继续吐出气死人的话语,“不交!不交!不交!,你不娶我,我死也不交!”  轰隆一声,荆平野的拳头擦着长生的脸颊重重砸在长生身后的药架上,一排装满草药的架子轰然倒塌,尘沫四溅。  荆平野气的浑身发抖,他现在真的恨不得杀了这个毒妇,可是他不能,禹国上下只有她说她能配出治疗瘟疫的药方,连药王逢珂都对她深信不疑,现在逢珂只是把瘟疫控制在都城还没有蔓延到它城,一旦扩散了,禹国危在旦夕。  荆平野强压下马上杀掉长生的无边杀意,一把拽起滑到在地上的长生,“不交药方是吗,我看看你到底有多狠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