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云雪不嫌春色晚

云雪不嫌春色晚

时间:2020-03-08 12:21:36编辑:火鑫人

云雪不嫌春色晚是火鑫人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宫千雪和洛云。自从踏入凌王府,宫千雪就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只是心上人的折辱是这世间最伤人的毒。 满门被屠,沦为罪女的那日,最该出现的你没有出现。 洛云,我挨过虐打折磨,毁容噬心之苦,却无法挨过你给的情毒。

  鸡啼三声,雕花窗外还在一片漆黑之中,挂着香包的紫檀木大床上,一只细白如嫩藕的手臂将将伸出,又很快被一只铜色健壮的手臂捞回。  须臾,纱帐飞扬翻腾,旖旎暧昧之余,还多了些拳脚相向的声音。  他伸手去掰她的下颚,俊朗的面上,满是嘲讽的笑:“你给我下药不就是为了获宠吗?怎么这个时候装起了贞洁烈女?”  洛云霸道地卷起了千雪的舌头,在她口中攻城掠地。就在千雪以为自己要晕厥在这个绵长的吻中时,洛云移动嘴唇,狠狠一咬,撕咬扯拉。  “呃……”千雪喉间跌出一声破碎的滞喊,洛云又快速抬起千雪的两腿,将之折起贴在自己古铜色的胸膛,:“怎么,知道痛了?你敢给我下药,就要承担这后果!”  迷蒙晃动之间,千雪睁眼看着洛云沉黑的眼和俊朗的面容,她心里又很清楚,百媚生根本就不是她下的,只是若此刻说出,洛云信了,难免日常警惕,会惊动藏在这王府里的细作,洛云若是不信,她只会多吃苦头。  而洛云他,多半是不信她的吧?  千雪思绪翻飞,眉头也渐渐凝起,洛云想到这人今日对着洛宗那一脸的巧笑倩兮,温柔有礼的样子,心头邪火冒得越高,他停下动作,慢慢贴近千雪的身体,语气轻忽,还含着一抹肃杀:“是洛宗让你这么做的吗?下药获宠,好看看我是不是真的身体有恙?”  洛宗想让他出征西凉,他却称病休养多日。白日洛宗来过,晚上这女人就端着杯掺了百媚生的补汤给他饮下。  身体虚弱,百媚生乃是固本的补药。可若身体无恙,这百媚生,就是催情的良方。  若说她不是洛宗的内应,他都不信。洛云一想到素日她对着自己眼观鼻鼻观心,多看他一眼也不愿的疏离样子,今日却跟洛宗在园子那一副窃窃私语,耳鬓相触,心头就恨极,他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扯坐起身。  贴在她耳边道:“你准备怎么把凌王府的消息传给洛宗的,说!”  “你是陛下的亲弟弟,他从小就疼你,便是想知道你的消息,那也是没有恶意的。”  千雪话语温婉顺畅,洛云听了,却怒极大喝:“住口!”  他棱角分明的脸庞突然变得狰狞,看得千雪眉心微拧。  洛云加重力道,似要将身上的人蹂躏成一团面,然后把那面做成一碗糊糊,全都喝进肚子里才安心。  “你为洛宗做了这么多又有什么用?他还不是将你当个玩物送给了我。”出众的面上狰狞未消,洛云抽身而出,随手披了件罩袍就翻身下床。  彼时窗外天色微亮,东边的日头在碧云院的高楼上露出了一条线。  “来人!”洛云一怒,立有下人齐齐垂首涌入。  “把这个女人带到蒲绿院去用刑。”像是恼恨自己意志不坚,他又对门外说道:“用完刑把她看管起来,不允许她踏出她的房间半步。”  洛云离开后,床上的千雪双目盈盈,终是蓄满了水光。  片刻后,她梳洗起身,房中等着的侍婢便道:“媚主获宠,着罚三十鞭。宫姑娘,请吧。”  蒲绿院内,小厮们早已将长绳鞭条领出,待千雪一到,便架着人绑在了树上。  蒲绿院惩治人的手段是整个凌王府最为严厉的,这儿打人的长鞭,长年都是在盐水里泡着的。  啪!  长鞭裹着厉风,抽在千雪身上,噼啪作响。  每一鞭,都犹如烈火灼烧着身体,牙齿将已经破了的下颌咬得血肉模糊,指甲深深掐入了掌心,也忍不了那撕心裂肺的疼。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面上仍不敢露出太过疼痛的表情,只额头脖子上不断沁出滑落的汗珠,到底出卖了她的痛苦。  她不是不疼,只是不愿意再让别人看更多的笑话而已。  这凌王府内,便是个扫地的下人看见她都是面露鄙夷,更遑论他们时时议论:“宫千雪那个贱人,为了当上皇后,当日执意与王爷退婚,让王爷沦为永安城的笑柄,现在她家世没落,人也没当成皇后,反倒被皇上当做玩物送给了王爷,当真是老天有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