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念你尘欢,念我痴情

念你尘欢,念我痴情

时间:2020-03-10 12:21:42编辑:陈欢喜

  念你尘欢,念我痴情是陈欢喜写的一部言情小说,爱一个人有多久,恨一个人便会有多长。 而陈语然对秦江的爱恨交织,错综复杂。 直到秦江的双手沾满了爱情的鲜血,他们的婚姻也就成了一座实实在在的坟墓! “秦江,你欠我的,这一生,我都忘不了。” 后来,秦江迷途知改,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她的回心转意……
  大雨滂沱,此时的秦家灯火通明。“这个女人,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秦沣将手中的烟狠狠的掐灭,望向面前跪着的儿子秦江,双眸如同深不见底的冰窖。秦江直挺挺的跪着,额前的鲜血流淌到眼角,生生辣的疼。他咬着牙不让自己发

  大雨滂沱,此时的秦家灯火通明。

  “这个女人,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

  秦沣将手中的烟狠狠的掐灭,望向面前跪着的儿子秦江,双眸如同深不见底的冰窖。

  秦江直挺挺的跪着,额前的鲜血流淌到眼角,生生辣的疼。

  他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一个音节,看着秦沣的眼神没有丝毫动摇。

  秦沣眉毛一挑,说:“给我打!”

  旁边的人听到之后,高举起手中长鞭,朝着秦江狠狠的抽去!

  一鞭接着一鞭,尽数抽在秦江的背后,一时之间血肉模糊。

  而秦江也只能强忍着痛楚,因为他不能松口,更不能答应自家老爷子的要求。

  即便是拿秦家继承人来换她一个人陈语然,也不换。

  “要么你回去和那个女人离婚,要么今天你就被我打死在这里!自己选!”秦沣又点上一支烟,语气之间丝毫感觉不到面前这个伤痕遍体的人是他的亲生儿子。

  秦江听后只觉得好笑,当初让他娶陈语然的是他秦沣,如今逼他离婚的也还是他秦沣。

  秦江朝着前面啐了口血,直接从地上爬起理了理衣服,笑的风轻云淡:“那就打死我吧。”

  打死?有志气。

  这个回答在秦沣的意料之中,他深吸了一口烟,将旁边放着的产检表举到秦江面前,说:“你应该希望,她们母子平安吧?”

  “什么意思?”秦江猛地抬起头,一把抢过产检表。

  上面的新生儿三个字让他慌乱,陈语然怀孕了他居然不知道!

  这本该是值得开心的事情,却在此时成了他最大的威胁!

  他懂秦沣的意思,动不了大人,就在未出生的孩子身上动手脚。

  这种手段简直龌蹉不堪!

  “我叫你离了再娶白家大小姐,就这么难?你非得让我在我亲孙子身上下狠手?”秦沣弹了弹手中烟灰,眼底升起一丝狠意。

  秦江深色冷沉,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他清楚的知道秦沣的手段,陈家如今家族破败,怎么可能保护的了陈语然肚子里的孩子?

  大厅钟声响起,沉重的声响一次次的敲击着他的心脏。

  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同秦沣抗衡的能力,如若秦沣真要对语然动手,他根本就护不住她!

  紧握的双拳上一片青白,他望着秦沣,深邃的黑眸里写满了痛苦跟隐忍。

  他只恨,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无法护她!

  良久后,秦江垂眸,掩盖了他眼底的恨意,选择了妥协。

  “你……你给我点时间,不要伤害她们。”

  秦沣得到答案后满意一笑,将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扔到秦江面前,“乖儿子,明天晚上我要看见上面有你们两人的名字。”

  秦江颤抖着手去捡那两张纸,他看着这白纸黑字只觉得一瞬间心痛的厉害,仿佛那些鞭子不是抽在后背,而是抽在他的心上。

  从出生到现在,他第一次感觉到这么痛,痛的他就连呼吸都带着痛。

  他曾经答应过陈语然这一辈子都不会放开她的手,他会护她一生一世,会倾尽自己所有的爱去爱护她,可……他终是只能选择……放手。

  连前不久答应她圣诞节陪她去北海道的事,他如今也已经……承诺不了。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生父亲秦沣!

  秦江深吸口气,将扔在一旁的外套捡起穿好,细心的将手背和脸上的血渍一一清理干净。

  他不能,也不可以让语然看出丝毫不对。

  清理完一切后,他肃冷的站在一边,与刚才狼狈不堪的模样仿若两人,他冷冷的看向秦沣,“记住你答应过我的话。”音落,举步离去。

  等待秦江离开后,秦沣招招手,身边的人立即俯下身来。

  “想个办法,把孩子做掉,如果可以,大人也别放过。”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