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凰倾九州

凰倾九州

时间:2020-03-11 12:22:13编辑:娜爱之夏

凰倾九州是娜爱之夏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上官卿遥。江山为棋,黑白翻覆于股掌,一字落,千军破。 在那个群雄逐鹿的时代,上官卿遥以弱风扶柳之 姿,扛起了冥月皇朝的万里河山。她辅佐自己的夫君踏平四海,统一九州。在繁华落尽的时候,她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悄然离去。这场以江山为注的棋局中,世人皆说她赢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输了,输得彻底。失至亲,失至爱,失至友,她终是一无所有了。原来繁华落幕的时候,只不过是一场山河永寂。

  冥月皇朝是这九州中最强大的国家,不仅仅是因为历代君王的励精图治,还离不开上官这一大家族的辅佐。  自第一代皇帝始,冥月皇朝的国母必姓上官,这似乎已经成了冥月皇朝的传统,若是哪日国母另姓他人,只怕会弄得人心惶惶。  冥月皇朝之都城到处张灯结彩,无不彰显着喜庆的气息。  大街小巷之人早就得知今日是冥月国君成亲的大日子,若是错过了这场热闹,作为京城内的百姓,也着实说不过去。  上官府从清晨至始就人潮涌动,忙里忙外,生怕哪里出了一个小差错,坏了这一盛事。  然而与之忙碌的景象相比,闺阁的中场景就显得有些孤清。  铜镜映出的是一清秀佳人的容颜,如瀑的秀发仅用一只金步摇固定,简单挽在脑后。白嫩如玉的脸蛋上,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梨涡,簇黑弯长的秀眉,似画非画,但最令人过目不忘的却是那双灿然星光水眸。  “小姐,再等一等,青鸾求你再等一等吧。”那个着青衣,模样清丽的小丫头紧紧拽着红盖头不肯放手。  “白少将军正在日夜兼程地往这里赶。”  “青鸾,你且留在府中,就让红凤一人随我进宫便可。”轻启朱唇。  “小姐,青鸾她也是为了你和白少将军好啊。这才擅自做主派人通知于他,你就体谅她的一番苦心,就原谅她吧。”着红衣,模样娇俏的丫头见状替青鸾求情道。  ”驻守边关的守将无召见,擅自进京等同谋反。”上官卿遥脸色肃然。  “青鸾知错了。”青鸾仓皇失措跪在了地上,“可是白少将军他该怎么办啊?”  ”如今若想他安然无恙,就是在他赶到之前我已嫁入皇宫。”上官卿遥俯身拿过青鸾手中的红盖头。  这红盖头一盖,从此就在自己与那人之间竖起了一道无形怎么也跨越不了的屏障。  可是她别无选择,这是她上官卿遥的宿命,一生也解不开的枷锁。  红盖头下,她彷徨着,她害怕将要嫁的人不是自己的幸福的归属,可是却又无可奈何。  远远地,一整队火红的人影渐渐清晰可见,恍如天边的朝霞,慢慢晕染开晕开,不断扩大,再靠近,照得人脸上眼睛里都是一派喜庆之色。  百姓无不翘首踮足,簇拥观望着这场只属于皇家的盛大婚礼。  两排很长的花嫁队伍在纷纷落下的花瓣雨中向冥月皇宫的方向前进,可是不到一半的路程却突然停下。  在路中间,那着银色铠甲的男子持剑迎风而立。  细碎的长发覆盖在他光洁的额头上,垂到了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上,温柔得似乎要滴得出水的澄澈双眸被浓浓的哀伤所染。  “白少将军,这可是皇后娘娘的仪仗啊,要是误了娘娘和皇上的良辰吉时,奴才可担待不起,您还是……”  一个侍卫上前话还未说完,就被白轩落给踢到一旁,连续上来的好几个,却都被他一一打倒在地。  “白少将军你这是要造反吗?”清冷的声音从轿子中传出。  上官卿遥从花轿徐徐而下,走到白轩落的面前。  “遥儿,跟我离开这里吧。”  那只手满怀期盼,在等待,等待着它的归属。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等来的却是满满的失望。  “白少将军,至今日起,我是君你是臣。方才的话,凤卿就只当是你的胡言乱语,还请你马上离开,不要误了我和他的良辰吉时。”一字一句淡漠至极。  “上官卿遥,今日除非是我死在这里,否则你休想踏入冥月皇宫半步!”语气十分坚决,容不得人拒绝。  “既是如此,那凤卿也只得成全白少将军!”  上官卿遥夺过白轩落手中的剑直指于他。  白轩落决然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的宣判。  “小姐!”红凤和青鸾几乎是同时惊呼出声。  “白轩落,从此以后,你我便恩断义绝!”  手起剑落,一缕青丝飘落在地。  而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全都落在对面阁楼里两个男子的眼里。  “臣白轩落叩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白轩落怦然跪地,这一跪是一个男子无法挽留住自己心爱之人无力的控诉。  “红凤,你替我把这个交给对面阁楼一个身份特别尊贵的看客。”  随着那只象征着国母身份的金步摇的摘下,三千青丝散落。  “可红凤该交给何人?”疑惑不解。  “你到了那边就会知道了。”言罢便转过身,进了花轿,至始至终都没有再看白轩落一眼。  “白少将军,你还是别跪了。”青鸾想去扶他,却被他拒绝了。  “青鸾,还不快跟上来。”  青鸾只得看了白轩落一眼,无奈跟上队伍。  队伍早已经渐渐远去,可白轩落还是跪在那里。雨簌簌落下,方才原本围观看热闹的行人都四散逃开,寻找避雨的地方。只有他仍旧一动不动地跪在原地,恍如未觉。  绵绵细雨斜斜密密织成了一张看不见的网,敷住了他与她的过往,却只绊住了他自己的心,而伊人却早已逃出了这张情网。  这一天,他为天涯,她为海角,两两相望,不能相依的绝望。  “君翊,你不觉得上官卿遥这个女人太过可怕了吗?”  说话的人一身蓝衣,五官如冰雕般精致,清澈如水的双眸却过分冰冷。虽身着布衣,却掩盖不住他一派王者之气,他就是冥月之主慕容暝曦。  “哦?暝曦你不是才说过我这个不过十六岁的师妹很容易掌控。怎么,这才刚刚开始,你就要认输了不成?”  那人惊为天人的容貌,掩不住的清高傲岸,略有些单薄的唇却比常人少了些许血色,他便是帝师君翊,现今也不过才二十而已。  “认输?要朕向一个女人,不对应该是一个小丫头片子低头认输,那朕将来还如何踏平这九州,四海归一。”睥睨天下,傲视九州的气势浑然天成。  “皇…”红凤才要叫道,只见君翊冲自己摇摇头,这才恍然大悟这是在宫外,于是连忙改口。  “姑爷,这是小姐吩咐奴婢交给你的。”  “上官卿遥!”紧握着金步摇的手指头关节捏得咯咯作响,已而愤然转身离开。  “君先生,姑爷他这是?”红凤一脸茫然。  “估计是急着回去见你家小姐了。”凤卿,你真不愧是我君翊的好师妹,果然聪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