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时间:2020-03-11 12:22:13编辑:小傲君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是小傲君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陆风白和秋辞。这个世界上或许真的有命中注定一回事。 谁也没有想过,在他们相互不认识的时候,就成为了对方画中的风景。 而他也不曾想过,自己会如此喜欢一个人,即使忘记了她,当再次见面还是会如此喜欢。 而她也不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爱一个人,爱到无以复加,爱到心痛至极…… 她记得他说过:“我等你,等你长大了,我娶你,给你家。 于是她就一直等着这个承诺实现的一天……

  陆风白说:“小辞,我比你大六岁,我们之间相差的那六年的时光,我可以一点一点的把它填满。”  很多时候陆风白喜欢一个人搬着一个凳子坐在这个城市的一个角落里,抱着画板低着头不停的画,时而抬头露出深邃的双眸,那双眼睛长得极美,或许是看遍了这世间的美景,所以才会有这么美的眼睛。  江南的夏天总会时不时的下着雨,稀淋淋的不算大,但是却也挺令人烦躁的,陆风白便撑开从家里带出来的伞,搭在肩上,手上的动作依旧不停。  天色渐渐的晚了,陆风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看着手中画板上的画,水天相接,人影斑驳,犹如一幅照片一样,将这美景印在了纸上。  而他第一次正式见到秋辞时是在他应聘的学校里,当时秋辞穿着翠绿色的连衣长裙,头发柔顺的贴在身后,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灵动,好似夏日的雨一样缓缓而来缓缓而去。  她手里抱着一本画册,风吹忽而吹起手中的画册似乎没有装订过,一下子就被吹散了,她惊呼着,把散落一地的画纸捡了起来。  陆风白站在走廊,地上的画散落在他的脚边,他弯下身子捡起,那画上是一个撑着伞坐在墙下画画的男子,他心神微动,那画上的人不正是自己吗?他向纸的下方看去,上面潦草的签着画者的名字:秋辞。  秋辞朝他走过去,有些不太好意思,伸了伸手说道:“同学,那是我的画。”  陆风白一笑,将画还给她,秋辞赶忙接过,放在那一沓画纸上面。  “这是你画的?“陆风白问道。  秋辞点头,脸色微红:“画的很好,线条流畅转折也很恰当。”  “谢谢。”秋辞脸红的更厉害了,声音十分轻微的如蚊子哼哼,赶忙转过身跑了。  之后陆风白便再也没有见过她,好似一场梦一样,轻轻而来,悠悠而去,虚无缥缈不见踪迹,辗转反侧却是难以忘怀。  那天他去上课的特意提前了一段时间过去,之前他就发现画室的角落的窗边有一个画架,上面一副未完成的画还静静的立在那,陆风白很自然的坐在那个位子上,向窗外望去,视野很好,正好能将这个学校的美景尽收眼底。  学生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看见陆风白坐在那里发呆,便也没吱声做了下来便开始画画。  “老师,能帮我改一下画吗?这个人的鼻子太难画了。”文若锦眉头紧锁,看起来是遇到了十分难的问题。  陆风白起身走到她的位置上,拿起铅笔在画纸上边比划着解说道:“鼻子的结构你还不够了解,这幅画完先单独练习一下鼻子。”  文若锦站在他身后“哦”了一声,仔细的观看。  他画着拿着餐巾纸在鼻底擦了擦,凌乱的线条一下子就被涂匀了,修长的手指握着笔,每一根线条画的都十分的流畅,收放得当:“如果铺线条铺不出来效果,就用纸擦一擦,把块面擦出来,然后再上线条,会简单点,记住不要画的太灰了,暗面加重一点,暗面重了亮面才能凸现出来,不然太灰了就像是纸片一样,立体不起来。”  “知道了。”文若锦点头说道。  陆风白将鼻子的高光擦了擦,便把笔放下:“自己画吧。”  人逐渐来齐了,陆风白站在画室里来回的走动,有人需要改画,他就过去帮忙改一下。  等他改完起身的时候,他回头望向窗边,那个一直空着的位置突然间坐了一个人,画板将她的脸遮住,他隐约的只能看见她露出来的手臂,纤细白皙。  他迈开步子朝那里走过去,女孩的模样渐渐的在他眼前清晰,她腰杆挺的很直,手上拿着铅笔,不停的在纸上画着,模样十分专注,甚至都没有感觉到旁边多了一个人。  好一会她的笔画秃了,她便转过身从窗台上的笔盒里掏出一只削好的笔,刚要画的时候,她转头看了陆风白一眼。  四目相对,陆风白朝她一笑:“这个位置是你的?”  她点点头,她的话似乎不是很多。  “第一次见你来上课。”  “对不起。”她说,神色愧疚。  陆风白并没有怪她不来上课的意思,只是问一问。  旁边坐着男孩抬起头说道:“老师,秋辞在你来教我们之前就请假了。”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陆风白说道。  秋辞摇摇头,似乎在说没事。  陆风白发现秋辞的画和他们画的不一样,他们大部分都是在临摹书上的东西,而秋辞总是在画不知道从哪找来的照片,而照片上的人,有一部分是她的同学。  画照片,一般都是进行到后半段才开始的,一开始学画对基础的结构不熟悉,所以需要临摹画稿,熟悉结构块面,等到后来渐渐熟悉了结构,就可以画特定光源的照片了,再往后就可以画真人了。  不过像是有一定基础的,也可以一来就画真人的,令陆风白感到诧异的是,她画的照片是没有特定光源的,而正常学画的学生会自己给照片定一个光源,在继续画。  可是秋辞的画和照片一样,没有光源她就不定光源,画出来的感觉却比那些定了光源的还要好,而且线条十分细腻,像别的学生经常会拿纸擦块面,而秋辞最多也是只那手指头在画上轻轻地一蹭,大多数都是用线条铺上去的,十分讲究。  如果没有很强的绘画功底,没有人会敢这样画的。  她这个技术已经完全没必要再呆在这里学了,如果让她去教学生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后来他才知道秋辞为什么会留在这里画画,因为她的色感真的差到不行,如果说她的素描画是大师级别的,那么她的水粉画就是幼稚园的等级。  陆风白看着惨不忍睹的画面问道:“你为什么在红苹果里面添蓝色?”  秋辞指着蓝灰色的背景说:“环境色。”  “环境色在画好之后带一下就行了,不需要这么朴实的在红色里面添蓝色,红苹果画成紫苹果,你敢吃吗?”陆风白十分无奈。  后来所有人都可以自己构图画的时候,秋辞还是停留在临摹上面,她临摹的十分像,可以说比书上的还好看,可是一拿掉书,她就会出现撞色的现象。  红和绿是对比色,如果那个度掌握不好,就会十分难看,所以他们画画一般都避开这两个颜色一起用,但是秋辞一画就会把这两个颜色用在一张画上,有几分惨不忍睹。  陆风白看着她的画无奈的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两个颜色。”  “用了红色不用绿色总觉得会不平衡,我画的时候没发觉画着画着就用了这两个颜色。”秋辞声音十分的小,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  “你把这幅画撕了,换一张纸,桌布用灰色和浅黄色一个瓷盘两个绿梨,三个黄色系的苹果,一个西红柿,一个陶罐。”陆风白直接把要求说出来,尽量避免她大面积撞色。  本以为她这样就可以画好了,等她转一圈回来看的时候,他真的是哭笑不得,黄色的桌布上画了一个黄色的苹果,几乎与桌布融合在一起。  正常人肯定会把西红柿和陶罐摆在黄色的部分,其余的大部分落在灰色的桌布上,她完全颠覆了陆风白对一个人色感的认识。  “你为什么要这样画?”  “因为色调要统一。”  ……  秋辞说:“这颗心脏,我经常会感觉到它不属于我,只要你一离开,它就好像不会跳动了一般。”  那天又下起雨,秋辞站在教学楼前,等着雨停,其实她特别想直接淋着雨就这样回家算了,可是她又不喜欢雨水湿了衣服的感觉,很难受。  “秋辞要一起回家吗?”旁边的同学撑着伞问道。  秋辞看着那个不大的伞,如果她过去的话,肯定是都会淋湿的,倒不如让她一个人好好的撑着这把伞,她一笑摇头:“不用了,过会会有人来接我的。”  其实根本没有人来接她。  她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孤儿一样,她有爸爸有妈妈还有一个很懂事的弟弟,可是,妈妈一个家,爸爸和弟弟一个家,而她自己一个家。  “小辞,你和我一起回家吧。”文若锦撑着伞站在她旁边说道。  学校里的人逐渐的少了,文若锦过来的时候,已经所剩无几了,其实前段时间秋辞就住在文若锦家里,可是文若锦的妈妈好像不太喜欢她。  “不用啦,我爸爸跟我说,他今天晚上来接我去吃饭,所以你先走吧,我在这等他。”  “你爸爸?”文若锦不太相信她,可是她也明白,秋辞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如果直接戳穿她,可能会让她很难堪,她一笑:“行,要是你爸爸有事不能来接你,你就打电话给我,我来接你。”  “好,谢谢。”  人越走越少,云何站在走廊里看着与刷刷往下落,心里有几分凄凉,其实她的住处一点也不远,可是她就是不愿意淋雨,一点也不愿意。  小时候她很喜欢下雨天,经常会在雨天跑出去玩,妈妈跟她说:“雨是老天留的泪,别人流泪的时候不要去打扰人家,因为会很不礼貌,不礼貌的孩子妈妈不喜欢。”  从那之后她再也没有跑到过雨中去。  陆风白准备回家的时候,看见秋辞一个人在走廊里徘徊,时不时的抬起头望着外面不停的雨,眉间有几分愁绪。  “没有伞回家吗?”陆风白走到她旁边问道。  秋辞抬头看着他,默默的点头。  他将手中折的整齐的伞递过去,握着伞身的手十分修长,手指骨节分明,即使整天呆在铅笔灰颜料横飞的画室,他的指甲也是极其干净,他声音清亮而低沉:“用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