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盛世荣宠:庶女逆袭路

盛世荣宠:庶女逆袭路

时间:2020-03-16 20:25:22编辑:寒江雪夜

盛世荣宠:庶女逆袭路是寒江雪夜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一觉醒来莫名穿到了古代不说,还成了一个侯府不受人待见的庶女!慢着,未来丈夫是当朝亲王的小儿子?可是谁能告诉她赵小毛,她嫁得到底是一个什么玩意儿?!为毛会出现第一天喜堂前,跟她拜堂的是一个中年大叔!这一切到底怎么了?

  又是一年清明时,祭奠亡魂的日子。  绵绵的细雨中,漫山可见的青冢,香烟飘渺,酒香浅淡,隐隐约约的还有哭泣声在空中飘荡!  果然是“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一个瘦弱的身影,一把鹅黄色的竹伞,突兀的出现在连绵的青翠之中,雨水落在绸布的伞面上,积聚起来,顺着伞面滑落下来,落在葱绿色的罗裙上,浸湿了半边身子。  正是倒春寒的时候,这春雨有些冷。  赵小毛被刺激的哆嗦了一下,不由自主的紧拧了眉心,抬起头,看了一眼半山腰那堆凌乱的杂草丛,赵小毛原本缓慢的脚步,便快了许多。  记忆当中,这里应该有一块木牌,可是不知为什么,竟然没有了。  低头,扒开杂草,果然看见了一块已经烂了一大半的木牌,赵小毛捡起来,掏出手帕,把粘在上面的草沫和泥水擦拭干净,赵小毛看见了木牌上已经淡到了极致的几个字。  王氏之墓  赵小毛想不到这墓中之人,竟然连个名字也没有。  不过想想也是难怪,这墓中之人只不过是一个爬主子床的通房而已,能有这么一个埋身之地,也应该是这个身子的便宜父亲看在她替他生了一个女儿情分上。  赵小毛收了雨伞,把木牌端端正正的插在杂草丛前面,然后跪下去,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她决定,她赵谙钰,从今儿起,就正式认了安乐侯第五个女儿赵小毛的身份!  说起来,这件事真的是坑到了极点!  她只不过在上班的时候,偷偷睡了一觉,没想到这一觉醒来,她好端端的一个铁饭碗公职人员,竟然穿到了这个叫做大燕的皇朝!  穿到了这个赵小毛的身上!  顺便也接受了这个倒霉孩子的记忆!  这个身子的生母,不过是大燕皇朝安乐侯的贴身伺候丫头,有一次趁着安乐侯酒醉,爬上了主子的床。  王氏爬床之后,珠胎暗结,可是她硬是瞒着安乐侯府的人,一直到临产前才爆发了出来,然后,就把孩子生了下来,就是这个身子的原主人——赵小毛!  王氏生下赵小毛之后,原以为终于乌鸦变成了凤凰,可是世事难料,却落下了产后抑郁症(这个病是赵谙钰通过别人的描述,自己总结出来的),然后王氏咬着牙齿熬了七八年,原以为能苦尽甘来,谁知道最后却一命呜呼了!  现在赵小毛这个没娘的苦逼孩子已经十三岁了,在安乐侯府中,混的连烧火丫鬟还不如,不要说读书识字,针线女红这种姑娘家本就应该掌握的技能,就连温饱都成问题!  回想起赵小毛记忆当中每次看见府中的姐姐妹妹们,抱着书本子从她面前高傲的走过去,心中的那个渴望,赵小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十天前,这个赵小毛被三姑娘的一条宠物狗追着咬,一脚跌进了府中的池子里,等被人从池子里救起来的时候,赵小毛的身体里装的就成了她赵谙钰!  传说中的魂穿这种奇葩到千年一见的奇遇,竟然被她赵谙钰撞到了!  作为安乐侯府的一个闲杂人员,赵小毛(赵谙钰)的任务就是每天在安乐侯府的犄角旮旯里转悠。  前几日,她转悠到侯府最偏僻角门,那守角门的婆子用一种让人荡气回肠笑声,嘲笑她的名字。  而她也因此顺便知道了,赵小毛这个令人磨牙的名字由来。  据说,那一日安乐侯夫人看见一只猫从院子中跑过,十分的生气,就让丫鬟去找小猫,而那一日这个倒霉孩子正好从安乐侯夫人身边跑过,然后这个光荣而又闪亮的名字,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赵小毛,找小猫!  话说,这个悲催孩子有多不受待见,才能得了这么一个,这么一个永垂不朽的名字!  一想到“找小猫”这个名字将伴随着她一声,赵谙钰使尽了吃奶的劲儿,才强忍住没有仰天长啸!  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若是事情能够重来,她保证,一定不会在上班的时候睡觉,一定会成为敬岗爱业的好员工!  只可惜事情不能重来,她就是悔得肝肠寸断,也不能回到那个满是雾霾的城市了!  赵小毛直起腰身,一边拔木牌边上的杂草,一边轻声的和王氏说话:“娘,女儿再过几天就要成亲了,成亲之后就不能再来给你扫墓了。今儿个再给你磕三个响头,你若是在天有灵,就保佑对方是一个知疼知热的,让你苦逼的女儿也尝尝人世间的快乐。”  昨儿晚上,安乐侯夫人遣人把她找了过去,用一种带着鄙夷的亲切语气告诉她,一块从天而降的馅饼,跳过了她前面的两个姐姐,硬生生的砸到了她的头上!  她替她定了一门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亲事!  对方是大燕朝皇帝亲弟弟,大燕诚亲王的小儿子!  她能够嫁给小王爷,那简直就是赵家祖坟冒烟,她长年吃斋念佛才替她求来的好福气!  说实话,赵小毛在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虽然知道这亲事有问题,但是心中却还是忍不住雀跃了一下。  那可是传说中的官二代,又福又贵啊!  而且能够离开安乐侯府,去到诚亲王府。  便是诚亲王的这个小儿子有些什么问题,便是那人已经病入膏肓,刚成亲便去见阎王了,也比呆在安乐侯府,以后被那个所谓的嫡母当礼物送人的好!  虽然她刚来这里才十天,可是一直混迹于底层下人之中的赵小毛,却是听多了安乐侯府那些腌臜的事情。  借一句柳湘莲对着贾宝玉说得那句话: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在赵小毛看来,这门亲事的到来,应该属于老天爷在使劲的坑了她一把之后,对她的一个补偿!  回去的路上,天空阴沉依旧,赵小毛的心情却好了许多,隐隐的带着一丝雀跃。  下山,上了官道,路上的行人并不是很多,偶然有几辆马车驶过。  赵小毛走在官道的边上,手上依旧撑着那把鹅黄色的竹伞,略显的有些平淡的眉目间,却难得带着飞扬。  一块石头突然贴着赵小毛的眉毛掉下来,“吧唧”一声砸在前面的水坑中,水花飞起来,溅了赵小毛满脸满身。  好心情霎时就随着这块石头腾的飞走,赵小毛倏的转头,却看见了令她这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