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都市最强邪仙

都市最强邪仙

时间:2020-03-18 20:26:46编辑:舞撩

  以元昊,王仲为主角的小说《都市最强邪仙》是网络作家“舞撩”所作,主角一出生就被戴上无形的枷锁,经历了世态炎凉,体验过人生百态,残存天道已无用,道已非道,他才明白唯有心狠手辣,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nbsp; nbsp; 在一处与繁华都市对称的清幽乡野之中,有一个与世隔绝的小世界,其内坐落着一座残破没落的宗门。nbsp; nbsp; 在这座宗门的大堂内,一个须发皆白的蓝袍老人正端详着怀中的婴儿。nbsp; nbsp; 那婴儿看样子是刚出生不久,此时正在熟睡,脸色有点不自然,那劳神端详了一会后,咋了一

在一处与繁华都市对称的清幽乡野之中,有一个与世隔绝的小世界,其内坐落着一座残破没落的宗门。

在这座宗门的大堂内,一个须发皆白的蓝袍老人正端详着怀中的婴儿。

那婴儿看样子是刚出生不久,此时正在熟睡,脸色有点不自然,那劳神端详了一会后,咋了一下啊舌眉头微皱,接着将婴儿翻了个身,用右手在婴儿的脊柱骨上摸了摸。

“师傅?”

这时大堂走进了一个青年男子,疑惑的叫了他一声。

那老人闻言叹了口气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悠悠说道:“此子的道根是千年一遇的,但是这道骨...”。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略带惋惜的看着婴儿。

那青年闻言眼神中略有些失望,忙问道:“莫非是有道根无道骨的炉鼎之地?”。

老人摇了摇轻笑了一下说道:“道骨还是有的,不过却脆弱异常,总体的资质与寻常修士无异,但是日后修行路上道骨必然是一大弊端,只能靠他自己的造化了”。

所谓道根与道骨,是修行的必备的基础条件。

道根乃是修士对天地间灵气的感应和控制,道根越充沛对灵气的炼化越快,比如普通修士修炼一天炼化的灵力,还不如道根充沛的修炼一个小时。

还有就是对自身灵气的掌控和外界灵气的调动,自身的灵力掌控比如领悟一些功法、术法、阵法等,还有就是祭炼一些法宝灵物,比如采摘一些天地灵根,都比普通修士要有先天的优势。

其次就是对外界灵力的调动,这就关乎到修炼速度,比如常人吸收灵气的速度是一,而接受灵气的速度是二,如此一来就不能最大限度的修炼。

道根充沛的可以调动更多的灵气,能最大程度的修炼。

而道骨便是修士自身对灵气的接纳性和自身灵力的容纳性。

道骨越强劲,对灵力的容纳性越好,比如一个凝气期的灵力量,比一个筑基期的灵力量还要多,那绝对是可怖之极的事情。

同时道骨强劲的修士,接纳性非常之好,比如突破阶段性境界时道骨可以充分接纳外来的灵气,突破起来得心应手,甚至仙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道骨本天修,无界无瓶颈。

而这个婴儿就属于是道根充沛的天才,但是道骨却异常脆弱,如此的资质就代表了他的修仙之路比之常人要坎坷。

大堂内,老人抱着婴儿不断的逗他玩,同时对身后的青年说道:“元昊,为师准备收此子为关门弟子,你带着你几个师弟去准备一下,”。

那叫元昊的青年闻言笑了笑,躬身退出了大堂。

老人突然回头说道:“对了,让淑雪来一下”。

不一会一个女子蹦蹦跳跳的进了大堂,对着老人笑了笑道:“师傅,您找我?”。

老人冲她摆了摆手,说道:“淑雪啊,你去查查此子的身世,将来对他也好有个交代,有朝一日也可以认祖归宗”。

少许后,拜师事宜已经准备妥善。

众人赶往香堂,将婴儿放在了香案下的蒲团上,香案上摆着一个巨大的灵牌,上书:天循老祖。

因为婴儿太小,一切拜师事宜均由那元昊代为行使,凡事一切照简。

拜师礼成,师傅喝拜师茶,赐字。

因为师傅的道号是“无循子”,很难给婴儿赐名,所以拉出了凡尘的名字,他也只是依稀记得自己姓王仲。

最后决定起名为:王仲,道号则是出师后再赐。

时光荏苒岁月流转,时间对老人来时说总是无情又乏味,但是对初生的婴儿来说,却能使他们得到成长和学会坚强。

一转眼已经十六年了,冬日的凌晨北风萧萧,寒意飒飒。

宗门内最高的屋顶上,王仲一袭白袍盘膝而坐,目光看着远处的地平线发呆。

如今十六的王仲,修为已是炼气八重了,匀称的身材显得干净利落,双目如同大海般纯净却难以揣测,俊朗秀气的脸庞还带着一丝稚嫩。

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背后,不加任何修饰,只是随意用红绸子扎住了末梢。

自身而下散发着修仙者独有的出尘气质,哪里还是当年那羸弱的婴儿。

此时王仲正看着远处发呆,目中流露出追忆的神色。

因为昨夜晚间,师傅叫他去大堂谈话,说他已经不小了,并且修为略有小成,让他入世历练。

这让从小就在宗门长大的他一时间百感交集,他向往外边的时间,但是又不舍这个从小就居住的宗门。

所以此时坐在屋顶,目光回忆起来以前的种种。

在他八岁那年,师傅便传他修仙之法,自那以后他便踏上了修仙之路,因为道根的优异,他的修为每天都几乎有新的进展。

师傅也很为他骄傲,说他是宗门的希望。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他十三岁的时候,修为也达到了炼气六重,但是同时道骨的弊端显现了出来。

只要灵力冲击第六重境界的关隘,就会波及到他那脆弱的道骨。

曾为此,他师傅遍罗天下奇药,希望能找到助他突破的丹药。

就在师傅又一次的外出时候,王仲如往常一般,凌晨时坐在屋顶吹着大师兄送给他的陶埙。

少许后太阳完全升起后,他看着手里的陶埙,心情很是苦闷,因为当时他已经感应到突破之机两个月了,但是每每突破都因为道骨太过脆弱而中断,其实第七从已经是个大关了,对于突破第六重关隘,许多修士都止步于此,但王仲并非普通修士,他不甘心如此!

但是眼下也没有什么解决办法,只能苦苦困于第六重。

他看着眼前的小世界,想着最近师傅为他找药一直疲于奔波,然而自己没有像以前一样让师傅感到自豪,反而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不由得苦恼万分。

少许后叹了口气,翻身跃下房顶,悠悠漫步在山间小路上,看着周围的景色,默默地散着步。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中午,吹着阵阵的微分,王仲找了片草地躺了下去,脑袋枕着双手看着天空发呆。

兴许是心里负担太大了,王仲翻身侧躺准备休息一会,无意间他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处没有长草的空地。

其中有一群蚂蚁,那些蚂蚁正在围捕一种小虫。

那小虫在顶上不停的翻滚着,随着它的的翻滚,不少蚂蚁被它从身上甩了下去,但是一只蚂蚁被甩掉后,立刻就又爬上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