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别动我的尾巴!

别动我的尾巴!

时间:2020-03-29 20:28:10编辑:若鸯君

别动我的尾巴是一本年下灵异精怪文,主角是苏独,楚原,作者是若鸯君,作为二十一世纪仅存的九尾天狐,苏独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就是招惹了楚原这个疯子,躲不开甩不掉,最后还丢脸地被迫沉睡千年。千年后,沉睡已久的九尾狐苏醒,第一眼看见的……居然还是那个疯子的脸。“终于醒了……呵。”男人嗓音低哑,赤红的眼眸闪烁着疯狂而灼热的光。“你是我的,哪也逃不了。”苏独:“……啧。”

第六十四章 番外

  千年前, 初春。

  披着玄色道袍的少年踩过满地鲜血, 年轻却已经显出英俊轮廓的脸紧紧绷着,没有一点表情。

  众妖尸体中, 有只小白狐“虚弱”地趴在地上,狐耳垂落, 一小只可怜兮兮团了起来——如果忽视它不沾一点血污的雪白绒毛的话, 楚原大概真的会以为它也受伤了。

  楚原与小白狐对视, 小白狐轻轻“嘤”了一声。

  想起自己不久前第一次见到的九尾天狐, 楚原冷淡道:“别装了。”

  小白狐睁着一对黑溜溜的眼睛与他对视, 又慢吞吞伸出一只爪子,轻轻轻轻地……沾了一点泥。

  然后一歪,装受伤。

  楚原:“……”

  这只小狐狸大概真的想赖着他, 楚原也不确定它是不是那只九尾天狐,沉默了许久以后, 才弯腰捏住了小白狐的后颈。

  楚家不伤狐妖,因为狐族之主正是他们的守护仙。

  楚原提着这只还没他两只巴掌大的小狐狸, 看它在半空中扑腾, 还“嘤嘤”叫着想往自己怀里钻……有点可爱。

  九尾天狐……听说原型是只极漂亮的成年白狐, 这只这么小,应该还没成年。

  这时的楚原还不知道狐族擅长化形,他一松手, 小白狐就如愿以偿地钻进他的怀里, 舒舒服服地窝了下来。

  楚原低头。

  圆滚滚的, 有点像……糯米团子。

  楚原道:“就叫你糯米吧。”

  小白狐:“???”

  小白狐拍了他一爪子。

  “吱!”

  好难听!

  楚原莫名其妙听懂了它的话, 无奈沉默几秒,道:“就叫糯米。”

  然后抱着他的糯米小狐狸,慢慢走远了。

  ……

  入秋。

  泠泠冷汗打湿了苏独后背,他靠在木门边,微微喘.息。

  六尾已断,他将两尾藏在迷渊岭,剩下三尾丢向四方,现在还剩一尾,是他最强大的第九条狐尾。

  苏独眼前发黑,身体时冷时热,仿佛被烈火炙烤,又一瞬间坠入冰窟。时间久了,连痛苦都是麻木的。

  封印伏桀消耗了他太多心血,再过不久他就会被迫沉睡。能撑到这里全凭一个意念……因为他想见的人,就在这里面。

  下一次再见,又是什么时候呢?

  苏独虚弱地想着,嘴角溢出鲜血,被他随意抹去。

  身后就是楚家密室,他的道长不久前成了楚家家主,此刻正披着家主道袍,与其他人讨论着什么。

  苏独平时从不会窃听楚家之事,但现在,他想听听那个人的声音。

  一个法术无声落入室内,一下子,密室中的声音落入苏独耳中。

  “近来妖界频犯人间,两边的战争可能很快就要打响……”

  “虽然狐族不会对我们出手,但此时的情景对楚家并不算有利……”

  全都是一些阴鸷老迈的声音,苏独等了一会,才如愿以偿地听到了他家道长低沉而悦耳的男声。

  “你们想说什么。”

  “家主,九尾天狐毕竟是妖,有了他,其他家族未免会对我族心存芥蒂。若是他们不出手相助的话,楚家可就危险了。”

  又是楚原冰冷的声音:“他护楚家多年,五年前那场浩劫,如果不是他力挽狂澜,楚家早已覆灭。”

  “话虽如此,我们也不是不念九尾天狐的恩情,但若是人妖之战他不能给我们助力……那就只能是我们的拖累。”

  “是啊,请家主三思。九尾天狐若留,必须为我们出战。若不留,那就只能——”

  那人的话戛然而止,苏独好像听见了骨裂之声,随后就是几人的惊呼。

  “滚出去。”

  楚原的声音冰寒至极,还带了分杀意,“忘恩负义之徒,非楚家人。”

  密室大门敞开,苏独隐匿身形,看见几个老者慌张地跑了出来。

  他们都是楚家高位者,可惜徒居高位,庸碌无为。在楚原出现之前,楚家也如一汪死水,激不起半点波澜。

  人都走了,楚原却没有出来。苏独知道他是在生闷气,身形一晃,便走了进去。

  楚原坐在主位之上,家主道袍衬得他身姿挺拔,坐如青松。此时正沉着脸,英挺的面庞上满是戾气。

  密室的门在苏独身后关上,楚原抬头见是他,紧紧蹙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

  楚原起身,结实有力的手臂搂住苏独腰肢,“你受伤了?”

  苏独笑眯眯抵住他的胸膛,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送你一个东西。”

  楚原垂眼,苏独摊开掌心,手掌中是一团绒光。

  “这是——”

  苏独看着楚原接过,道:“我的狐尾。”

  说完见楚原一怔,又慢悠悠补了一句:“拿了我的狐尾,就生生世世是我的人啦。”

  楚原注视苏独数秒,脸上一时间不知是什么表情。随即他将狐尾庄重地贴身收好,道:“好。”

  仅仅一个字,却重过所有承诺。苏独忽然想落泪,他闭了闭眼睛,心想,至少最后一次,不能让他的道长发现。

  苏独轻轻抱住了楚原,把脸埋进他的肩窝里,想深深记住男人的气息。

  之后漫长的沉睡里,只有他一个人孤单度过数年……不知那之后,楚原还记不记得他?

  楚原轻拍苏独肩膀,低声道:“到底怎么了”

  他已经察觉到了不对,他的小狐狸似乎总有话想对他说,但欲言又止,令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是不是听到了刚才的对话?

  楚原想说没关系,就算楚家都背弃你,我也会紧紧抓住你,所以完全不用担心——

  但苏独堵住了他的嘴。

  他抱住楚原脖颈,轻轻吻上了他的唇。

  室内昏暗,摇曳的烛光也被吹熄。衣带牵连,发丝纠缠。苏独眼角落下一滴泪水,被楚原珍重地吻去。

  秋日的微风吹过一片落叶,露出荒寥的土地。秋天过了……冬天就要来了。

  ——

  冬天一来,小动物就要冬眠了。

  但楚原完全没听过妖也要冬眠的。

  狐族冬日依然暖光融融,白石在石桌上喝茶,不远处的草地铺着厚厚的兽毯,兽毯上趴着一只白团子,一只黑团子,还有一只红团子。

  几只圆滚滚的狐狸团子挨在一块,睡觉晒太阳。

  楚原黑着脸,从狐狸团子堆里拎出最漂亮最雪白最毛茸茸的那只,抱走了。

  小白狐睡得整只狐狸都暖乎乎的,忽然被吵醒,还懵懵地没反应过来。

  它睡眼惺忪,“嘤嘤”叫着,用软软的爪爪推楚原。

  楚原当然不会被推动,甚至揉了把小白狐软乎乎的小肚皮——直把小白狐揉得“吱吱”叫着炸了毛。

  小白狐:“吱!!”

  毛毛都乱了!

  它气呼呼地抱住自己的大尾巴。

  “活该,”

  对此楚原没有丝毫同情,“下次再溜出去和其他狐狸鬼混,我就剃了你的尾巴毛。”

  小白狐警惕地盯着他,又扭着小身体想往外面爬。

  楚原当然不会让它如愿,摁住这只小狐狸,把它拎回了家。

  他们现在的家还是楚原失忆时搭起的小木屋,这里是只有楚原能来的独立空间,两人从人界一路旅游至此,就在这里停留了一段时间。

  小白狐一进屋就钻进了被窝里,完全不理楚原,甚至只给他留了一个圆滚滚的屁股。

  楚原掀开被子,轻轻抚摸小白狐绒毛,道:“变回去。”

  小白狐轻轻哼哼,变回苏独,又想往被子里钻。

  楚原把他软乎乎的小狐狸捞出来,搂在了自己腿上。

  苏独用狐尾甩他:“坏人。”

  然后趁楚原捋他大尾巴之前,把狐耳和尾巴都收了回去。

  楚原无奈,只能捏了捏苏独耳垂间微闪的红宝石吊坠。

  苏独捂住耳朵:“走开,这是别的男人送给我的。”

  楚原:“……”

  谁知道他失忆的时候醋意这么大,连自己送给苏独的耳坠和戒指都丢了。虽然后来苏独自己悄悄捡回来了,但还是会时不时嘲讽楚原一下——当然,后果也可想而知。

  楚原:“别的男人?说,又勾搭谁了。”

  苏独微微喘.息,却还轻笑道:“才不告诉你……嗯……”

  屋内春光旖旎,屋外微风拂过花海,美丽的花瓣轻轻摇曳。

  事后,楚原抱着苏独去温泉清洗——这里还有个温泉,泡在里面舒舒服服的,苏独有时候甚至想变回小白狐游泳。

  苏独昏昏沉沉,把下颌枕在楚原肩膀上,慢吞吞地蹭来蹭去。

  楚原亲吻他绯红的眼尾,笑道:“小狐狸,真是……”

  苏独狐耳微微竖起:“你骂我。”

  楚原:“?”

  苏独原本都快睡着了,意识模糊时莫名其妙就把楚原刚才的话听歪了,理直气壮道:“你居然骂我。”

  都给上了,还骂人。

  渣男。

  楚原:“……”

  楚原道:“我刚才只说了五个字。”

  “不管,”

  苏独道,“我不要理你了,我要回狐族。”

  晒太阳,睡觉觉。

  “想都别想,”

  楚原道,“你就待在这里,乖乖让我——”

  最后一个字是贴着苏独耳边说的,刚说完楚原就感觉小狐狸咬了自己一口,便低笑出声。

  温泉里水纹涟漪,细碎的低语与喘.息交汇,渐渐融入热气氤氲的水色之中。

  冬日正好,反正他们还有的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