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误染成欢:爱你情深难舍

误染成欢:爱你情深难舍

时间:2020-04-06 20:27:01编辑:凤子岩

误染成欢:爱你情深难舍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申屠宇晨林秋雯,鲜血飘飞,生死一线,他所做的一切,终于让她知道,那么多,那么多。 她望着他,“申屠宇晨,为什么?” “因为爱你。” 当相遇变成一种执念,当命运推动了你我,一生的怨恨,一生的所求,最终才发现,唯一的执念却不是复仇,也不是荣华,而是简简单单的相爱相守。 原来,你高高在上,我们不在一个世界。 原来,你付出那么多,只为了与我站在一个地平线,看同样的风景。 原来,原来,我们的相遇不是巧合,我们的相知只是命运,当爱与恨都化为虚无,而你是我今生唯一的执念,

雨下了一晚,凉飕飕的风吹散了繁花,纷纷落了一地的霜。

晨时,林秋雯坐在梳妆台前,慢慢地梳着自己的发丝,一丝一缕,满心的事情,她望着镜子中自己渐渐清瘦的面孔,内心有说不清的情愫,她拿起粉饼,使劲地在脸上扑了几下。

阴霾凝聚在市中心最高的楼宇的楼顶,一片黑鸦在云中盘旋飞舞,杂乱的呀呀声像是丧钟,在整座城市敲响盘绕。

市中心最高的商厦属于王氏集团,而陈子申的办公室正在楼中倒数第三层,硕大的落地玻璃窗,锦缎窗帘,裘皮座椅,波斯地毯,将整个办公室的豪华气息展露无遗。

此时他正坐在办公室里,双眉紧锁,刀刻般的脸颊更加彰显了他凝集在眉宇的戾气,眼睛乌黑发亮,透着精明干练的光华。

他正兀自沉思,突然门被打开了,发出不和谐的哐当声,紧蹙的眉头惊跳一下,怒气突起,他抬头狠厉地瞪起眼睛,但当他看到站在眼前的人时,戾气顿无,嘴角轻挑,露出讽刺的微笑。

“总经理,抱歉,我实在……实在拦不住林小姐。”随后赶来的秘书满头大汗,低着头,捏着手,使劲认错。

“没事。你出去吧。”陈子申冷冷地说道。

秘书张巧暗暗松了口气,她赶紧知趣地退出总经理办公室,轻轻关上那道厚重的皮革木门。

陈子申双手搭在一起,托着腮,脸上浮着一抹让人看不懂的轻笑,他一双冷眸盯住林秋雯,那明眸中隐藏着一团燃烧的烈火,薄唇微微抖了抖,他摸了一下高挺的鼻子,悠然自得。

“陈子申……”林秋雯咬了咬嘴唇,脸上虽然摸了厚厚的粉,却仍挡不住眉宇间的憔悴。

一双灵动的眼眸此时此刻燃烧着一团火,压也压不住,藏也藏不起,本应鹅蛋形的脸却因为忧愁瘦尖了下巴,看上去更加清秀,小鼻子,薄嘴唇,她脸蛋上没有凸出的颧骨,柔和的,一副好欺负的相貌。

但是,就在这张好欺负,好捏咕的脸上,那双眼睛里却吐着火舌。

“我,同意。”从嘴里挤出这几个字来,林秋雯觉得自己的心被针扎得滴血。

“呵。”陈子申突然笑了,笑得那样诡异,那样可怖,他挑了挑眉头,似乎很开心,呼地又收起笑容,冷冷地说道:“我给你的是三天的考虑时间。”

林秋雯浑身一震,寒冰迅速爬满了肩头,她疑惑地望着他,望着这个熟悉的陌生人,心在颤抖,哑然道:“什么?”

“我说,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可是,你现在来……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今天应该是第五天了,协议已经失效了,林小姐。”

陈子申最后三个字说的慵懒而有力,仿佛故意要将剑刺穿林秋雯的心脏,仿佛他要看到那颗心脏鲜血淋淋,千疮百孔,他才觉得好受,才觉得舒坦,才能浇灭心中那团怒火。

林秋雯身子摇了摇,不禁往后退了一步,她震惊地看着陈子申,却看不懂他表情中的含义,突然她觉得自己被戏耍了,被玩弄了,她咬牙,愤愤地转身,踉跄着大步朝前走,想要夺门而去。

“慢着。”陈子申大声呵斥。

不自觉地停住了步子,林秋雯转过身的一瞬间,满腔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她攥紧拳头,朝着陈子申的办公桌扑去,双手使劲拍在梨花木的大桌上,声音中带着哭腔。

“陈子申!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望着那双愤怒的美目,陈子申的心紧紧地缩在了一起,他想怎么样?哈,他想怎么样?

陈子申的眼中暗暗泛起一丝温柔,但很快被那肃杀的戾气打散得荡然无存,他冷冷地笑着,看着那张眼泪簌簌而下的脸,他的心在疼,却充满了快意。

他想怎么样?

他想折磨她!

他要她人不人,鬼不鬼,要她这辈子都过不好,要她痛苦,要她为自己的爱情陪葬!

“林伯父,还好吗?”

冷冷地吐出一句问候,却像霹雷一般打在林秋雯的头顶上,这话的弦外之音,再清楚不过了。

现在,他,陈子申,掌握了林家企业的百分之七十的股份,捏死他们就像捏死一个小爬虫那么简单,林父因为这件事情,怒火攻心,脑溢血住进了医院,命悬一线。

如果此时此刻,陈子申稍稍动动手指头,林父一辈子打下的基业便荡然无存,这必定对重病中的林父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承受不起。

在林秋雯的眼中,曾经伟岸高大的父亲,何时变得再也无法经历暴风骤雨,再也无力扛起泰山般的重压,何时开始的,她竟然都不知道。

她就像一个傻瓜,傻傻的做她的林家小姐,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头顶上的天是会变的。

她真是个傻瓜,真真正正的大傻瓜,她自以为已经将自己的爱全部给了眼前这个人,这个叫陈子申的狼心狗肺的东西,换来的是背叛,是自己的可笑。

见林秋雯不说话,陈子申知道自己已经抓住了对方的弱点,他又神经质地笑了起来,往后轻松一靠,声音带着轻蔑。

“林小姐,当我的情妇有这么难决定吗?花了你五天的时间?我以为以我开的条件,三天已经够你想的了,看来是我高估自己了,还是轻看了你?”

林秋雯慢慢攥紧了拳头,她站直身体,泪眼婆娑,她望着眼前坐在高档皮裘座椅上的男人,自己曾经傻兮兮地爱上的男人,心中拂过无限的苍凉。

陈子申手指在座椅扶手上敲打了几下,他明亮的眼眸中带着冰渣,仿佛有一条毒蛇在吐着蛇信子,“你,有没有爱过我?”

眼泪铺天盖地地掉落下来,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刺痛了,林秋雯觉得自己像是秋天的落叶,那样可怜,那样无助,她轻轻地抖了抖唇,“爱过。”

她还是不能不承认,她真心爱过眼前这个男人,她那时是那样的傻气,傻得都不知道自己竟那么爱,那么爱过这个人。

“放屁!!!林秋雯!!你这个贱货!!!”陈子申怒不可揭,他呼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脸色发青,他狠狠地盯住眼前的女人,盯住她。

爱过?

她爱过?

她知不知道什么是爱,她知不知道应该怎么爱!?

林秋雯的呼吸都颤抖起来,但是她倔强地抬起眼眸,第一次这样坚定地望着他,望着她曾经爱过的这个男人,她坚定地点了点头,“我爱过你。”

“爱我,你会去跟那个臭男人相亲?”

“我只是去敷衍。”

“呵,真无奈啊。爱我,你会因为我亲你,哭着跑开?”

“那是我的初吻……你吓着我了。”

“爱我,你不给我?”

“……我们家很传统,要结婚以后……”

“够了!不必说了!我也不想知道你到底爱没爱过我了。”陈子申大叫起来,冷厉的眸子更加冰冷,他不想听,他也不想再想,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都已经迟了。

他已经与王氏集团的千金小姐王小萱订婚,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王家驸马爷,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再对林家献殷勤,不用再去碰林老头那个老不死的钉子,也不会因为爱林秋雯爱得心灰意冷,失去自尊,感觉自己像是她救回的可怜小猫小狗。

现在,他才是老大,他才是BOSS,他站在高台上,看着林家的卑微,掌握着生死大权。

他冷冷地笑起来,她根本不配他爱,她根本不懂爱,她浪费了他的时间,他的感情,他,要让她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