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机甲天王修仙帝

机甲天王修仙帝

时间:2020-05-29 20:25:43编辑:昼人

机甲天王修仙帝全文讲少年仙农,惊天身世。惨遭刺杀,巧获仙尊洞天碎片,穿行两界修行。驾驶无敌机甲,拯救修仙世界;修习天帝仙术,纵横星际帝国。看我如何玩转高度文明的修仙与科技!

第1章重生遇袭

“镝——”

尖锐刺耳的防空袭警报鸣声,从城市方向传来。

宏大而严肃的女声广播响彻大地:

“橙色警报:兽潮即将来袭,平安仙山迷锁已全面启动!欧南城防御仙阵即将开启!请城外的市民尽快回城,请城里的市民回到自己住所,关紧门窗……”

长达千米的巨型虫子,停靠在南方穹顶,一只、两只、三只,最后多达十五只,紧紧挤在一起,用灰暗的腹部狠狠撞击着数千米高的迷锁防护罩,发出“隆隆”的声响,有如雷霆之怒。

这是生活在浩瀚云海里的巨型异兽“云虫”,呈灰白色,庞大无比,一半由浓密的云雾一半由海绵体物质构成,可以随意变化为各种形状的云朵,母虫还可以分裂出不计其数小云虫——这种长着翅膀的小云虫形似金蚕,非常凶戾。

仙山迷锁不断增强防护罩,大气层泛起一片金光,如雾似线,交织成一张巨网,近乎透明,又光滑如丝绸,在巨型云虫撞击下,卷起阵阵涟漪,向东、北、西方向不断激荡,化为层层波浪。

“轰轰轰——”

大地被波及,地震爆发,桥梁断裂,田野龟裂,山石滚动砰然,野祠茅舍倒塌,河水哗哗倒流,溢出堤岸,把庄稼淹得一片狼籍。

末日般的景象。

云游随着地震波左右摇晃,景象扭曲,如初玩3D游戏,头晕脑胀,恶心想吐。

此刻,他全身僵硬,仰面躺在欧南城东郊十五里远的半山坡官道上,两边是树林,身下坚硬的路面,也如蛛丝般,开始寸寸龟裂。

很多未来的记忆被时光旋涡香噬,而相隔百年的记忆又涌现出来,还多了地球位面的记忆,三观在不停的变换着……

一会儿,他是修仙世界“云界”的筑基宗师、八重天佣兵首领,在茫茫云游中,率领着一千多位云师兄弟,与月魔侵略军的机甲战队进行殊死战斗;

一会儿,他又到了地球位面,成为南方一家旅游公司的网站管理员,上班期间用psp玩岛国的Hgame;

一会儿,他又成为一位少年修真者,没日没夜地盘坐在练功房里吐纳调息……

※※※※※※※※※※※※※※※※※※※※※※※※※※※※※※※※※※※※※※※※※※※※※※

云界,修仙者的世界,由无边无际的灵气云海,以及飘浮在云海之上的数不尽的仙山大陆组成,被罡气层分隔为九个区域,被称为九重天,其中一重天,位于云界中央,完全由超神器“天庭”构建,是历代天帝居住的洞天福地,维持着“天庭系统”网络,让炼气五重的修真者也可以构筑自己的法术,他们称为云师。

而月魔界,其实就是高度科技化、高度军事化的月球,十万年前突然出现在云界边缘,主要武器装备是机甲和宇宙战舰。

对于月球的出现,月魔人认为是他们在探索空间虫洞时,意外穿越过来的;而云界人类则认为,是某位大能在研究空间法术时,失控造成的。

修真与机甲、科技与玄学、粒子与法术,各个方面都水火不相容,十万年来,月魔界和云界战争不断,但谁也奈何不了谁。

但是,在云游活着的一百二十年里,天帝莫名驾崩、云界一百零二位仙尊集体失踪、月魔人庞大的舰队突然发难,云界仙山纷纷沦陷……

一桩桩一件件,百年记忆如VCD般在云游眼前快速倒退,最后画面定格到了此刻——

面积如海南岛大小的平安仙山、恢宏壮丽的仙山迷锁、成群的巨型云虫、可怕的地震……这是七重天还没有被月魔人**的日常景象——他回到了十八岁!

十八岁的云游,是什么样的?

修真境界为炼气四重中阶——这在修真普及化的云界仙山里,属于地位最底层的普通人;职业是仙农,有仙田二十亩;母亲早逝,父亲失踪5年,基本可以确定死亡;一直由妹妹云小佳照顾。

十八年来,云游基本在练功房和修仙研究班度过,一如地球位面的小学中学大学,平平常常,普普通通。

今天,是秋季仙农竞技赛准决赛的日子。

早上,云游意气纷发参赛,却被裁判吹黑哨落败,向裁判抗议,反被禁赛三年。

中午,云游在东郊骂天骂地,诅咒裁判,发泄愤怒……

下午,莫名其妙地走火入魔,醒来就躺在这儿了!

云虫攻山,地震爆发……

所有的一切,终于连成一线,云游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

突然,心血来潮,警兆从心头响起!

一股炙热的杀机,从十点钟方向的玉米地上方迎面袭来。

避不开,会死!

云游急得满头大汗,由于元神受损,元气在各大经脉失控乱撞,导致大脑中枢与全身神经紊乱,四肢百骸僵硬,五感降到了人生的最低水平,只有大脑和椎骨还在感受之内。

好在前世作为佣兵首领,烙印在灵魂里的战斗直觉没有丝毫削弱,后脑勺顶向地面,以略有知觉的脖颈和脊背为杠杆,撑起僵硬的躯体,借着地震巨大的振荡波,如上岸的鱼虾,向左蹦出了一个身位。

“噗!”一道喷射着熊熊火焰的轮环,擦着他的肩膀碾过,热气炙入肌肤,坚硬的道路被火环碾出一道深达三寸、长两米的焦痕沟壑,“唿”地飞向半空,华丽丽地转个弧形,返回头,旋转着又朝他袭来。

云游右眼角微微一跳:居然是中级复合法术:风火连环!

这法术是独创法术,会的人不多,回忆前世平安仙山境内,能施展该法术且这么优雅的,只有一位!

谁这么看得起他,竟派这位中级云师来对付普通凡人的自己?这不是杀鸡用牛刀吗?

而且,云虫攻山、杀手来袭,这在前世没有出现——是蝴蝶效应?

在前世,自己怒急攻心、走火入魔、昏倒郊外,之后就被妹妹找到,由于元神严重受损,导致痴呆瘫痪,妹妹卖掉全部家产,背着自己四处求医,整整三年,最后在平安大学接受一位疯狂教授的实验Xing法术治疗,这才逐渐康复。

今世穿越后,身份状况虽然依旧糟糕,但并没有像前世那般严重,反而意识清晰,并且还能动弹,远没到瘫痪白痴的地步。

火环又熊熊燃烧着碾压过来,云游再以头顶地,借着地震波,翻滚弹跳,灵活赛过大龙虾——凭着百年佣兵的战斗直觉,频频躲过风火连环的追击。

为了让自己和小妹不再经历一次前世的痛苦,拼了!

风火连环很强大很华丽,就是过于显目,容易闪避,一颗子弹从百米处射过来,很难躲,但一辆赛车从百米处冲过来,呵呵,瘸子也能闪过——这个杀手不专业,云游苦中作乐地下定义。

五六回合后,云游开始体力不支,脖颈酸痛得几乎想要断掉。

好在风火连环极耗元气,巨大的火环满天飞舞,在路面来回碾压,连环上的火焰和速度明显缩小了一半。

总杀不了那只小龙虾,杀手“咦”了一声,停止了攻击。

为什么?如此强大的法术,居然成了耍杂技的节目,名字叫作“龙虾跳火圈”?十拿九稳的任务,举手之劳的人情,居然连连失手!

不理解。

一团红云悬浮在前方二十米高处,然后迅速靠近,准备近身动手。

这就对了,杀手嘛,就要近身、潜行、背刺、割喉、下毒……云游一边习惯Xing地吐槽,一边脑袋急转弯,发现千谋万计,无法施行,死路一条!大汗从额头溢出,眼看杀手近身,这回真的完了。

情急之下,元气冲开天突Xue,打通喉结,“咳咳咳——终于活过来了!”云游连咳数声,才吐出声音。

果然,天无绝人之路。

红云速度飘到前方五米处。

云游连咳带喘道:“离媛媛,咳咳咳,你个傻女人,咳咳咳,你大祸临头了你知道不!咳咳……”

危言耸听,一向是忽悠人的开场白。

停了三秒,“唿”的一声,红云散开,现出一位穿着暗黑色紧身战裙的蒙面女子,身材高挑丰满,双眸绯红,一头红发头扎成大马尾,她愣了一下,奇怪道:“你怎么知道我?”

“离媛媛,出自平安郡离家暗部,绰号‘红娘子’,今年,咳咳咳,大概二十八岁,对了,好像是私生女,咳咳……”云游绞尽脑汁回忆补充,离家在前世是自己的主要顾客之一,离媛媛与自己有来往,但多在生意方面,因此对她的了解也仅限于此。

一只粉红色的法术之手突然出现眼前,掐住云游的咽喉——还好,云游敏锐地察觉到杀气并不重,因此没有躲避,法术之手如炙热橡胶的手指,一用力,就能捏碎自己的喉结。

离媛媛双眸喷火,厉声道:“是谁泄露我的情报,快说,否则拧断你的脖子,让你再也扮不了大龙虾!”

“手轻一点,我也是有组织的,不比你差,一旦意外死亡,会有人追查到底!”云游沙哑叫道,“我父亲虽然是一小保镖,但母亲可是巽家的嫡女,贵女下嫁保镖,你知道,这后果非常悲惨,连名字都要改成我父亲的姓氏,但是我怎么也是巽家的血脉,作为七重天三大执政家族之一,杀我的后果,你知道吗,傻女人!”

离媛媛目光一寒,娇叱道:“想唬我!你不过是一个普通仙农,家里又穷又没资源,连续三年参赛,都进不了欧南城仙农竞技赛前十名。”

“不是我进不了,而是有人不让我进!你看,我今天上午参加准决赛,眼看就进前十了,但裁判马上吹偏哨,将我踢出决赛,并禁赛三年!”云游不耐烦道,“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会有裁判故意整我吗?会有人聘请你这么一位中级云师来杀我吗?这里面的水有多浑有多深,你就是用脚指头也该想明白了吧?”

“啪,”离媛媛打云游了一巴掌,“臭小子,你说话太难听了!”离媛媛手松了,眼眸转动,目光游移。

云游脸上火辣辣地疼痛,心却彻底放松了。

世家之间的阴谋?世家内部的陷阱?从小就经历各种权利斗争的离媛媛,心里已经肯定了云游的说辞,对撺掇她接这个任务的人起了疑心。

云游躺在地上放心了,心中暗笑,这傻女人已经被忽悠住了。自己母亲云子楠不过是名灵植学家兼初级召唤师,她逝世得早,没几个人认识她,借用巽家身份,只因巽家比离家强势,暂时能镇住离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