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斗罗小说网 > 小说库 > 夺舍之机甲飞升路

夺舍之机甲飞升路

时间:2020-05-31 20:25:58编辑:躲不过的忧伤

惊天动地的雷鸣声,回荡在这片迷幻的虚空.

暗紫色的雷海之中,雷云疯狂的翻涌着,一道道犹如巨龙般的紫色劫雷劈下,那威势犹如要将这片虚空撕碎一般。

雷海之下一道清秀的白色身影,盘坐于金色符阵之中,周身灵气收敛于体内,娟秀的脸颊上汗水打湿了秀发,黏在脸上,略显狼狈,那微蹙的秀眉和紧紧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都能看出此女子是一个非常坚毅之人,而眼眸里坚毅中透露着狠厉与疯狂,与她那娟秀的脸怎么看都有些不相符。

符阵撑起的保护灵罩经过雷劫不断的狂轰乱炸,已经隐隐有破碎之势,终于在第八十道雷劫下来之后完成了它最后的使命,符文上的金色光晕散成点点碎芒消失于虚空中,符阵也随之崩散。而这时雷云却没有再降下紫雷,庞大的雷云之海缓缓收缩,酝酿的最后一道雷劫,本来紫色的雷云渐渐变暗,越来越深,也让人心里愈发不安。

渡过八十道雷劫后,太玄宗的长老们本来已经绝望的心里升起一丝丝的希望。

这几万年不遇的九九大雷劫啊!!!怎么就叫她给摊上了?!

遥遥望着悬浮于太玄星之外虚空中的清秀身影,还有她头上正在加速收缩的暗紫色雷云,会成功么?!已经八十道都抗下来了啊!

从来没有人在九九大雷劫中飞升成功,修仙世界有记载的几十万年历,也出现过几个飞升雷劫遇到九九大雷劫的前辈,但无一例外,全部失败!

想起这些,长老们更是忐忑不安,虽说那渡劫之人的修为已经是老祖级别,可长老们都是看着她长大的,年级又小,600岁,对于修真之人漫长的生命来说,这还只是个孩子一般的年级啊,长老们又都是把她当孙女看待的,这个他们看着长大的孩子啊,太倔强了!

本来想让太玄宗元婴以上的徒子徒孙们观摩这最年轻的老祖的飞升,好从中吸取经验,再得知是九九大雷劫后,就早早的赶了他们回去,也设下屏障谁都不准窥探。

在这之前谁都不会想到这位太玄宗史上最年轻的天才老祖会渡劫飞升失败的危险。要知道白天可是自灵生界有历史记载以来最逆天的天才,没有任何人超越她的资质!

这些长老们都是看着白天从牙牙学语到大乘渡劫,都是打心底把她当成宝贝来疼的,虽然这孩子脾气暴躁容易炸毛,但挡不住大家一片拳拳爱女之心。

白天是上一代太玄宗掌门白岚的亲传弟子,从还是个巴掌大的婴儿起就在太玄宗落户,各位当时还是殿主的长老们就喜欢这丫头,她三岁大就开始让太玄宗鸡飞狗跳,却也带来了欢乐无数,新一代的弟子也都因为白天充满活力,白天资质逆天,仅仅六百年就修炼到大乘期,要知道虽然太玄宗所在的灵生世界是高等大世界,灵气充裕浓厚,天材地宝无数,修炼的功法也是多样且上乘,更有飞升上去的各位老祖每千年一次回归的馈赠,如此资源丰富之下,也没有人在两千年之内能够有飞升资格的。

就是最天才的上一代掌门白岚也修炼了两千四百余年才飞升成功,白岚已经算是这太玄宗万年不遇的天才了。

而白天的逆天不仅仅表现在修炼这一方面!只要是修真界能够学到的,她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学到最好!炼丹、刻符、阵法、炼器等等都是大宗师的级别!她就像是一个**器,无底洞一样的吸收着所有的修真知识。

自从百余年前白岚老祖飞升,白天便沉闷了很多,后来她不是四处历练就是闭关修炼,都知道这孩子是想早点飞升去见师父,也都无奈,只能多给她符箓、丹药、法宝备着,虽然她自己在炼丹、炼器、制符上的造诣也不低,但浪费时间不是,硬生生百年时间从化神期修炼到大乘巅峰圆满,那可是整整跨越了三个大境界!!!

这次渡劫,不仅仅有她自己这些年搜集的用以抗雷的法宝,也有宗门提供的**丹药、符箓,就是这样也在前面的雷劫中消耗一尽,这最后一道雷劫只能用本命法宝“天锤”来抗了。

“天锤”是师傅在她结成元婴时送给她的礼物,主材料是玄天铁,是师傅当年炼制本命法宝剩下的材料,玄天铁炼制的法宝可升级,随着修为增加,用神魂淬炼,灵力温养,法宝也可以升级。至于为什么是锤子,自然是揍人比较爽咯。

白天也知道这九九雷劫的威力,最后一道雷劫,只要扛过去就可以见到师父了。

抬手擦了下嘴角溢出的鲜血,脸色狠厉,神魂一动“天锤”祭出,将全身仅存的所有灵力全力催动!

雷云已变的紫黑。最后一道雷劫就要降下!

轰!

惊雷声中,那霎那间就划过落下的紫黑神雷,已是快若惊鸿般的掠下,最后毫不留情的狠狠轰击在“天锤”之上!

嗤嗤!

十余丈大“天锤”与巨龙一般的紫黑神雷相遇,雷光在“天锤”表面上疯狂的闪烁着,催动着它的白天已经睚眦欲裂!

白天的身体狠狠的颤抖起来,身体表面,皮开肉绽,鲜血一下子侵染了已经破烂不堪的贴身玄袍。整个身体被染成了血色!

“抗下来!抗下来!抗下来啊!!”

白天的双眼血红,牙关紧咬,心中只剩这一道信念!

咔!

“天锤”出现裂痕!而紫黑的神雷却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紫黑中隐隐带了金色,那颜色令人心悸不安,让白天绝望而又不甘!

咔咔!轰!

“天锤”终于不敌碎裂,受伤的“天锤”退回神魂中,隐隐带了金色的神雷终于狠狠的轰到了白天身上,血肉崩散,仙骨碎裂,元婴消亡!

终是败了么?!

就在神雷最后一丝力量要击中白天的神魂之际,一道白色玄光激射而来,包裹住她仅剩的神魂!

一道颀长的白色身影,撕裂虚空而来,月白的长袍,广袖翻飞,仙姿飘渺,湛然若神!

“是白岚老祖!”太玄宗长老们齐齐跪下恭迎老祖。

白色柔和的神力包裹着一团七彩的神魂,在白岚的掌中虚浮着。

“唉,你这孩子,怎得如此急躁,倘若为师来晚一步你......唉~罢了,天道无情尚留一线生机,希望你借此教训,重新来过。”

白岚对这个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那是当成女儿来疼的,自然也是关心异常。他知道这孩子自小就把他当成父亲来依赖,自己飞升的太早,陪伴她的时间太少了,要不是压不住修为,他也想在这方世界多陪陪这个孩子。

白天想早些飞升寻找自己,他算到时间,却没算到千年时间没到,他破开世界壁障需要如此多的时间,最后终是来晚了一步。唉~

白岚面带一丝悲切,缓缓催动神力,白天那团七彩的神魂被送入被最后一道雷劫劈开的时间黑洞之中。那时间黑洞便是那一线生机!

在白天最后陷入黑暗的意识之中,只剩下师父那熟悉的身影,满心的儒慕不舍。

“师父......”

“去吧,这次要慢慢来,为师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