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斗罗小说网 www.dlxs.cc,皇帝不中用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清晨,朝阳还隐在迷蒙的云后,皇宫后的侧门忽然咿呀一声打开了。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年低着头走出来,守卫们仍打着呵欠,却不忘嘲弄的对着他指指点点。

    一辆马车远远而来,在经过少年的时候停了下来,车窗里探出一个宫人,那宫人的脸上尽是不正经及些许蔑视的笑容。

    “九皇子,怎么一个人出来,不叫个奴才跟着啊?”

    少年怯生生的低头不敢看向他,嗫嚅道:“林公公,你说笑了”

    不错,这个少年就是天曦王朝的九皇子莫怀宇。可是一个庶出的皇子,尤其还是一个不受宠的妃子所生下的皇子,在宫中的命运比下人好不到哪去,更何况朝中上下现在正为了册立太子之事而斗得你死我活,像他这样的皇子在这样的局势中还能活着,已经算是万幸。

    林公公鄙夷的看着微微发抖的莫怀宇,讥讽的笑道:“再过几日就是九皇子十六岁的生辰吧,按照惯例您能要求一件礼物,您可得想好了,一年就这么一次机会呢!”

    莫怀宇低头不语,毕竟他这些年来早已被羞辱得麻木了。

    “对了,九皇子您这是去哪啊?”林公公懒洋洋的靠回坐垫上,比莫怀宇还像个主子。

    “我去给娘亲买点开胃的蜜饯。”他小声的回答,然后从袖里拿出通行令牌来证明“这是秦尚仪给我的令牌。”

    他的母亲只是个昭仪,而且是一个很不受宠的昭仪。

    一个不被期待的皇子和一个被嫌恶的妃子,注定了两人在宫中的卑微地位,不但宫女不把他们当主子,就连起居饮食也和一般下人无异。

    一会儿后,林公公终于感到无趣的离开,莫怀宇这才松了口气的直起腰来。晨阳照在他身上,像是镀上了一层柠黄,整个人如同清澈的琉璃般纯净。

    那双比女孩子还要美丽的双眸,目送着马车进了宫门,看着两旁侍卫对着欲进宫的马车点头哈腰,或是给马车上的人拍马屁,与对待自己的态度截然不同,他不由得黯然抿唇。想起母亲憔悴的面容,他连忙收回视线,快步走向京城里的蜜饯铺子。

    “啊!”抱着蜜饯正高兴着回宫的莫怀宇,冷不防被路人给撞倒在地,酸梅顿时散了一地,他慌忙捡着脏了的蜜饯,眼泪忍不住开始在眼眶中打转。

    他们的月俸很少,大多都向宫人们买葯给母亲治病了,这买蜜饯的钱还是秦尚仪好心给他的。

    伤心的捡着蜜饯低泣的他,没看到街上人流慌乱让出的大道中,一辆嚣张的马车正呼啸着朝他驶来,而跪坐在路中央的他根本没意识到危险节节逼近。

    眼看就要不明不白的成了马蹄下的冤魂,忽地一个白色人影如同莲花般飘了过来,挡在莫怀宇面前,狂奔的马车在距离他们几步之远时,奔驰的马儿忽地扬蹄而跃,莫怀宇坐在地上睁大了眼睛,看着巨大的马影罩住两人,像是要吃掉他们般的压了过来。

    他惊恐的想要呼唤,嗓子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呆呆的看着眼前白衣人的背影。

    跃起的马儿并没有压在他们身上,反而在长鸣几声后,口吐白沫倒地抽搐了几下便就一动也不动了,只见那两匹马的额头都被射穿了一个洞。

    好俊的身手!周遭围观的百姓已经开始喝采。

    随着马尸倒地,华丽的马车剧烈地颠簸了一下,几乎要狼狈的倾倒,幸好后头飞快赶来数个气度不凡的随从上前稳住马车。片刻后,车窗上的锦缎帘子被撩开了,一张贵气威严的脸露了出来,冷冷的看着马车前的白衣男子。

    “身手不错,胆量也不错,只是蠢了点,居然敢拦本皇子的马车!”

    白衣男子静静的站在阳光下,从他俊美的容貌以及书生打扮看来,令人难以相信方才就是他在瞬间击毙两匹烈马的。

    他微微朝马车的主人施礼,开口时的声音清清淡淡“马是死了,但若因此而得到一匹真正的千里马,大皇子又何必太在意这两只畜生!”

    大皇子莫苍生有些诧异的看着白衣男子,他拦马居然是为了自荐?“你想投在我的门下?”

    “如今天下大乱,风三不过想混得三餐温饱,小生以为大皇子有伯乐之眼,是以贸然前来。”他以不容忽略的自信拱手回答,垂下的眼睑遮住笃定的精光,仿佛肯定对方必然会心动似的。

    莫苍生笑了“你倒是特别,换做平日我就收了你,可惜可惜你救错了人。”话毕,便迳自交代随从去购买替代马匹。

    愣了一下,他这才记起还有个险些丧命的孩子。还没转身,背后便传来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

    “大皇兄”

    风三微皱眉头,这是哪个皇子?迅速旋过身,他狭长的凤眸立时对上一双澄澈大眼,即使脸上犹有泪痕,身上更是布满了泥灰,但那不沾尘世的纯净像极了一块透明琉璃,在这俗味冗杂的街上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他有些吃惊的暗忖,皇族中还有这样的皇子吗?

    而莫怀宇更是怔忡在原地,一动也不动。风三如春阳般的身影映入了他晶亮的眸子,和煦的光芒令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失神片刻后,他才记起满手脏污的蜜饯,不自在地看向大皇子,他一直很少见到其他亲人,甚至大部分的人根本就忘记了他,但莫苍生是少数几个记得他的人。

    莫苍生不带一丝温情的看着这个不受重视的弟弟,一旁的手下连忙上前小声地耳语一阵。随即,他露出一抹冷笑“九弟,原来你的生辰快到了,也罢,大皇兄没什么能赏给你的,这个人就送你了,看是要当奴才还是当狗随便你。”

    他漫不经心的口气,仿佛只是送出一个无关紧要的玩具一样,说完就把轿子的帘幕放下。另外换了健壮马匹后,马车便呼啸离去。

    风三脸色微凝地目送着马车离开,春风依然,神色却多了些许阴沉。但那阴沉如风过水般很快散了开,他侧首看着一脸好奇的莫怀宇,莫怀宇也着迷地看着他。

    最终他在风三唇边那抹淡淡的微笑中瑟缩了下,怯怯地带着羞涩说:“我我是九皇子莫怀宇,你你是”

    就在他结巴之时,风三突然优雅的单膝跪下,垂眸说道:“在下风三,从今以后便是九皇子的奴才。”

    莫怀宇惊愕的睁大眼睛,微微倒退一步,像是不能承受眼前这卓尔不凡的人如此待他,于是受宠若惊的想上前扶起他,却又忽然意识到自己方才拾着散落蜜饯的手是多么肮脏,连忙不好意思地收回“你你快起来。”

    依然是优雅的站起身,风三淡笑着打量这个看起来与众不同的皇子,温和的嗓音舒服的飘进莫怀宇耳边“皇子要去哪儿?属下可以代劳。”

    第一次感到有人对他这么恭敬,他脑中一片空白,支吾了半天才想起自己给母亲买的蜜饯全完蛋了,清澄的大眼里顿时又蓄满泪水“我是出来给娘亲买酸梅开胃的,可是”

    瞥了地上散落的蜜饯一眼,虽然诧异身为皇子为何还要出宫买如此粗劣的点心,但他还是温和的回答“属下再去买就是了。”语毕,他不禁微皱起眉头,因为一个堂堂九皇子竟像女人般红了眼眶,甚至还涌出泪水。

    “我没钱了,这钱还是秦尚仪借我的,怎么办?娘亲已经两天没胃口用膳了。”

    可怜兮兮的声音显示着这少年如同外表般的孩子性。风三叹了口气,眼前的少年已经哭得淅沥哗啦。大街上人来人往,都好奇地看着两人,直到看来无害的男子缓缓扫视四周,在眼睑微抬的瞬间,温和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如同梭巡猎物的苍鹰般,吓出众人一身冷汗,连忙纷纷散去。

    又一瞬,风三恢复了温和的面容,他单手把莫怀宇哭得丑兮兮的脸揽入怀中,柔声哄道:“别哭了,没钱我带你去买,我还有点钱。”天底下要靠奴才出钱的主子,也只有这个没用的皇子吧。

    莫怀宇破涕而笑,崇拜地看着一脸温柔的男子,一股暖流淌过荒凉了十六年的心房。

    “你对我真好,”顿了下,又讨好地拉着他帮自己擦眼泪的袖子,清澄的眼中满是佩服“你不要当我的奴才,我没有奴才,你当我的太傅吧!”

    被拭净的小脸上不会错看的依恋,让风三动作迟缓了下来,少年的样子像是甫破壳的雏鸟第一次看到喂食的母亲。这个从未听说过的九皇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淡淡地收回袖子,微扯嘴角问:“一个小小的西席就能满足我?”他要的身分只怕谁也给不起。

    挥袖离开,他依然走得优雅飘然,而莫怀宇怎知自己不过是呆了一下,居然就失去他远去的身影。他急切地四处张望,却只看到一张张陌生的脸,仿佛在告诉他这十六年来的第一束阳光就在他发呆之时被带走了。他茫然地站在原地,眼看泪水又要落下。

    风三走出蜜饯铺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少年正垂首低泣的孤单背影,此情此景,令他不自觉地陷入回忆之中,静静地看了良久,凤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直到莫怀宇哭到无力的蹲下,他才上前淡淡叹道:“带路吧,皇子。”

    听到这温和的嗓音,莫怀宇眼睛一亮,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拿着蜜饯的风三,惊喜马上冲破小脸上的纵横泪水和鼻涕,随即跳起来冲到他面前,正要抓住他的手时却忽然停了下,连忙将手往身上努力擦了擦,才兴高彩烈地拉着风三的袖子快速往皇宫后门前进,惟恐他忽然改变主意。

    明媚的春阳撒满了整个京城上空,但是此时的占星台上,年老的星象师却把满是皱纹的脸凑近金盆中的黑水,显得干瘪的双唇颤抖地低喃“灭国星来了,国要亡了,国要亡了”

    风三打量着莫怀宇和他的母亲王昭仪所居住的凉荫院,一路上从侍卫宫女的眼神里,他已经得知这个皇子有多不被重视了。堂堂皇子收个下人,都会被侍卫喝斥得像过街老鼠一样,若不是他开口说是大皇子把他赐给莫怀宇的,那几个侍卫肯定会将两人一同拦在宫门外。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