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斗罗小说网 www.dlxs.cc,绿茶贵公子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总算完成了上司交代的任务,江采儿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心想就算得不到嘉奖,也不会被炒鱿鱼了。

    第二天,她怀著兴奋的心情来到公司,打算遇到上司时要跟他好好打个招呼,再暗中观察他的表情,看看他对自己的表现是否满意。

    然而,她没有见到他。午餐的时候,才听同事们说起,那位上司不知为何被总公司革职了!

    她在震惊的同时,也感到一阵失落,而伴随失落之后,竟有一点点高兴。

    昨天做出的成绩无人褒贬,这对她来说,的确是有些怅惘,但一想到从此以后不必再受这位魔鬼上司的刁难,江采儿的心情不禁飞扬了起来。

    她耸耸肩,吹著口哨投入下一轮工作中,突地,她的手机响了。

    “喂!”

    本以为是母亲打来的,但她听到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声音,而且还是异性。

    她怔愣了下,马上想起这个声音在哪里听过。

    有些声音,只需听过一次,便终生难忘。

    “对不起,是我,昨天在街上帮你填问卷的那个人。”对方带著笑意说道。

    “我知道呀,”她迅速地回答“我听出来了。”

    她登时感到呼吸急促,握著电话的手还略微出著汗。

    “你今天有空吗?那些问卷都填好了,下班后我拿过去给你,不晓得你方不方便?”对方轻快的说著“别忘了,你还要送我礼物哦!”“礼物?”她大脑此时突然一片空白“哦对了,礼物!我有空呀!你在哪里?下班以后我们在哪里见面?”下一秒才赫然明白对方说的话。

    她以为他不会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没想到,他居然真的还记得。

    “我今天恰巧要到你们公司附近办事,六点下班以后,我在你们公司楼下等你吧!”

    “好啊,不见不散。”江采儿不由得笑了。

    币上电话,她看了看手机的来电显示—属于他的号码。

    不知为何,看到这个号码,她又一阵傻笑,仿佛他们不再是陌生人,而是了解对方隐私的朋友。

    他向她索讨礼物,她并不觉得他是个斤斤计较的人,反而感到很开心。

    不过,另有一片愁云爬上心头,真的要送他内裤吗?

    没错,他昨天猜对了,公司送给填写调查问卷受访者的礼物,就是当季新款的内裤,可面对心仪的他,这礼物叫她如何送得出手?

    她当机立断,找个借口请了一个小时的假,五点钟便提前下班,到附近的商店为他买一份礼物—用她自己的钱。

    因为她才刚找到工作,还没有领过薪水,口袋里只有妈妈这个月给她的零用钱,但她不知为何头脑发热,一心只想取悦这个陌生人。

    她心想不能买太贵重的礼物,因为那样不像公司会送给普通客户的东西,但她以前也没交过男朋友,不知道送什么东西是男人比较实用的,于是在商店里转了又转,眼看时针就要指到六点,不禁让她心乱如麻。

    就在她着急的当下,无意中往货架的某个角落一瞥,看到了一件引起她注意的东西。

    那是一个相框,但清爽的蓝色如清泠湖水上的波光,照亮了她的眼睛。她拿起相框仔细打量,发现上面镶嵌的花纹精致独特,令人爱不释手。

    就送这个给他吧!

    她掂了掂相框的份量,疑惑自己送这样的东西会不会太无聊了?但心中有一个声音却不断鼓励著她,让她下了最后决定。

    匆匆让店员把它包装好,然后赶在六点前冲回公司,爬上二楼,再假装刚刚下班的模样从电梯里走出来。

    当的一声,电梯门打开的瞬间,一张充满笑意的俊颜便跃入她的眼帘。他果然很守时。

    “先生”她双颊微红的走过去,抑制住自己急促的喘息“我还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您呢!”

    “叫我雷就可以了。”他答。

    “你姓雷吗?”

    “不,雷是我的英文名,我从小在英国外公家长大的。”

    “你外公是英国人呀?”她抬头注意到他深刻的五官。

    因为父亲的缘故,她对英国没什么好感,对那儿的人更没好感,可此时此刻“英国”这两个字竟然丝毫没有减低他在她心中的分数。

    “不,是华裔。”他莞尔的摇头。

    “哦,雷。”她轻轻唤他的英文名,感觉似有一颗露珠滴进她的心底,甜滋滋的。

    “那我又该如何称呼你呢?”他问。

    “我你可以叫我‘安’。”他有英文名,她也不想让自己太老土。

    安是她国中上英文课时,老师给她取的名字,据说这个名字代表著那些平凡的女子,她觉得很适合她。

    “安。”他如此叫她,用一种很温柔的语调。

    他的语调让她第一次觉得这个名字很美丽。

    “对了,给你的礼物。”江采儿接过他手中厚厚的一叠问卷,将包覆在华美包装纸下的相框递给他。

    “你们公司的内裤好重呀!到底送了我几条?”他接过去后大笑,但撕开包装纸的那一瞬间,眼中的笑意变为惊奇“咦?这个”

    “失望了?”她为自己的偷梁换柱感到有些心虚,生怕他会不喜欢。

    “不,是太意外了”他抚著相框,沉默了片刻,才低低的说:“好漂亮,在哪里买的?”

    “公司送的,我怎么知道是在哪里买的。”她心虚的回答。

    “抱歉!我忘记是你们公司送的,”他抬头,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瞧着她“刚才我差点儿以为是你自己送的呢!”

    “怎么可能?”她尴尬的笑了笑“我第一个月上班,还没领到薪水呢!”

    “一起去吃饭吧!”他突然提议。

    “啊?”怔楞了下,江采儿随即连连摆手“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请客。”

    “傻丫头,我有说过我要请客吗?”他忍俊不住“我是叫你请!”

    “我请啊”她一愣,小嘴张得大大的。

    “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不应该对我表示一点感谢吗?”他眨眨眼。

    “我已经送了你礼物啊”她结结巴巴的。

    “那是你们公司送的,不算你的。”他反驳。

    “不算吗?”她只能在心里大大喊冤,却无法多言。

    “放心,我不会吃倒你的,请路边摊就好了。”

    “路边摊?”她瞧了一眼他身上看似昂贵的西装。

    “不过烫得平整一些,其实这西装很便宜的。”他体贴地如此说著,以免除她的担心。

    “那我带你去吃鸡丝面!”她漾起开心的笑“很好吃哦!”天晓得她在开心什么,或许是因为可以多跟他相处一会儿,也或许是因为在得知他身上的西装不贵后,让她觉得两人的身分地位并非想像中那样悬殊。

    而且后来发现他没有开车,只随她一起搭公车,这一点让她更加高兴了。

    有些女子会因为认识有钱人而高兴,她却恰恰相反,或许是因为过于自卑,所以没有办法卑躬屈膝的去攀龙附凤

    再加上父亲的缘故,让她对于有钱人,骨子里多少是有一点憎恨的。

    那天傍晚,她就这样轻松愉快地与他一起去吃了鸡丝面。

    那家好吃的小店就在她家附近,她带他拐进狭窄简陋的小巷,发现他并没有半点不适,甚至还脱下西装,挽起袖子,与她一起喝著热气腾腾的面汤。

    所有的一举一动,让她更加相信,她与他之间的距离,并非遥不可及。

    她这才撤下心防,与他海阔天空的闲聊,除了家里的情况,他们可说是无所不聊。她从未发现有观念与自己如此相似的人,让她觉得他们好像已经认识了很久一样。

    他外表虽然谦和严肃,但讲出来的话却如妙语生花,是那样的风趣幽默,让她望着他的俊颜,既迷醉又感叹。

    她甚至妄想能找来女巫,轻轻施个魔法,把时间永远停在他们晚餐的这一刻,以免以后他们没有再交集的机会。

    那天分离时,已经接近午夜了。他将她送到住家楼下,才安心的离开。

    她刚刚推开房门,便接到一则简讯。

    是他发的简讯!刚刚才分别,他有什么话没说的吗?

    江采儿站在客厅的角落里,借著萤幕上的背光灯,静静地看着内容。

    我从来没遇过第一次约会就带我去吃鸡丝面的女孩子,因为在一般女孩子的眼中,那是个可怕的东西,会毁掉她们的妆容。

    她不由得微笑,迅速的回覆。我不怕,因为我没有化妆。

    这么说,你也不会害怕再请我去吃一次喽?他很快又回道。

    江采儿没有回答,只传过去一张图片,图片里,有只猫咪在点头。

    他没有再打搅她,手机萤幕的背光灯终于暗了下去,客厅里一片黑暗。

    母亲早已熟睡,她就站在黑暗里,回味著他简讯中的涵意。他的意思是还想再见到她,与她继续联络吗?

    穿过窗户送进的夜风,闻到阳台上盆栽小花吐露的清香,她伫立了好久好久,一动也不动,似乎只要稍稍一动,便会吓走脑海中的美好幻想。

    从那之后,他们便有了进一步的交集,偶尔通电话,或者发简讯,他们总有说不完的话,只要想到对方,就会利用手机传达只字片语。

    但他们始终没有机会再去吃一次鸡丝面,因为他实在太忙了,总是迫不得已的把见面时间改了又改。

    可她并不介意,她觉得真正心意相通的人,是不需要时时见面的,分离再久,脑海中的容颜也不会褪色。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再次见面时,居然是在这样骇人的状况下。

    一切都变了,他从一个情愫暧昧的对象变成了她的亲大哥,她的世界在这一瞬间全都崩塌。

    她愕然地望着他的容颜,不禁怀疑之前的一切不过是上辈子残留的美梦。

    “哈,我来也!”

    两人正僵立的同时,忽然有人挤身进来,笑嘻嘻的插话。

    江采儿又是一怔,发现说话的人是他们公司的总裁,哦,不对,应该说是她的二哥。

    这位江家二少爷露出一贯的招牌笑容,神采飞扬的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挤眉弄眼道:“喂,还不快点叫我一声?”

    “二二哥。”她低低地唤。

    “小妹,你不乖哦,进我公司这么久,一直隐瞒著你的身分,”江冼在她脸蛋上捏了一把“你怎么可以这样无情?”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你们是我的亲人啊”江采儿支支吾吾的答。

    “哼哼,骗人!你跟大哥早就认识了,对不对?”

    “我们”她与江皓同时抬眸,目光相视,瞬间失了言语。

    “不要不承认哦,”江冼笑“大哥肯定早就知道你是我们的小妹妹了,否则怎么会让我开除你的顶头上司?”

    “开除我的顶头上司?”她猛然一惊。

    “对呀,大哥说那个经理居然让你一个女孩子独自上街做问卷,调查男人喜欢穿的内裤款式,如此不顾下属安危,理应开除!”

    原来是他在帮她?那么熟悉服装公司内务的他,一定也知道那份礼物原本不是相框了?难怪当他拆开包装纸的那一刻,会露出那样诧异又欣喜的表情

    那么,他也猜到她喜欢他了吗?

    江采儿的心瞬间狂跳,脚一软,不禁跌坐在地毯上。

    “怎么了?”江皓赶紧上前,伸手想扶起她。

    而她,当然不给他任何触碰自己的机会,因为那样会让她更加晕眩,因此轻轻一避,甩开了他温暖的大掌。

    他似乎有些尴尬,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只能怔在一旁。

    “出什么事了?”江太太不知何时又走了进来,高声问。

    “妈,没事,只是妹妹滑了一跤。”江冼代为解释。

    “好端端的,怎么会滑倒呢?”

    “我”江采儿只好随口搪塞一番“我忽然有些不舒服。”

    “哦?”江太太眉一挑,严厉的扫视她“你身体不好吗?”

    “我身体一向很好,只是不知为何忽然有些头晕。”她躲避对方灼人的目光。

    “头晕这种事,是可大可小的,”江太太不知在动什么脑筋“不如让李医生来为你做一个全身检查吧!”

    “不用了。”她根本没病,用不著兴师动众。

    “李医生是我们江家的家庭医生,”江太太坚持“请他过来很方便,你不用怕麻烦。”

    “妈,妹妹可能是怕打针吃葯吧她既然说没事了,你就放过她吧!”江冼笑嘻嘻的替她圆场,随即又把话题岔开“对了,妈,我们年轻人聚在一起聊天,你老人家跑来扫什么兴?”

    “我是来叫你们下去吃饭!”江太太敲了二儿子脑门一记“没良心的,居然说我扫你们的兴?”

    “哇,有饭吃喽!”江冼雀跃的牵起江采儿的手“来,妹妹,二哥带你下楼吃饭,小心哦,不要又摔倒了,等会儿还会发生更让你吃惊的事情呢!”

    她无法把手抽开,只得像个洋娃娃一般,任由这个聒噪的花样男子牵下楼去。

    她很想回头看看那个自己一直牵挂在心上的人,却又不敢回头。

    但她听到他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