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斗罗小说网 www.dlxs.cc,妖姬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阳光灿烂的八月,朱倩在爱莎母女的劝导下,开朗的杰恩的邀请下,开始步出闺房,一览这占地百亩的温尼伯庄园。

    居中的庄园豪宅是由三栋五层楼屋子合并而成的,分为东、西、北栋,三栋的客厅则由二楼的螺旋阶梯相连着,因此,这居中的客厅看来不仅宏伟宽广,且金碧辉煌,除了绿意盎然的前后院草地,她最喜欢的就是位在后花园的那条天然清澈的小河。

    而在爱莎、凯瑟琳跟杰恩的引导下,她开始学习俄文。

    或许是天资聪颖,记忆力强,很多句子她一学就会,约一个月后,就能以简单的字句跟爱莎母女交谈。

    多日相处下来,朱倩发现到温尼伯一家人都是很容易让人解除戒心的洋人,他们热情、善良、主动,脸上永远是笑盈盈的,让人很快就喜欢上他们,当然,这并不包括一脸冷意的艾魁克。

    在温尼伯家有一个艾魁克难以接近,但对温尼伯一家人而言,则有个讨人厌的林嬷嬷,因为林嬷嬷从不掩饰她对他们这一家人的排斥与厌恶。

    林嬷嬷对温尼伯一家人真的是愈看愈不顺眼,尤其在看到朱倩学习俄文上的进步,还有她逐渐融人这个洋人家族的生活,那渐渐堆满嘴角的笑容后,她对这一家子洋人就更讨厌,对朱倩也更加不满。

    她不时的提醒她中毒一事,就怕她用洋文跟温尼伯家人说明一切事情,到时候她这个老太婆也许就会被一脚踢开,流落街头。

    她时时盯着朱倩,就像现在,她站在三楼卧房的落地窗旁,冷睨着在后院的草坪上愉快的享用下午茶的爱莎母女、杰恩及朱倩。

    她并没有被邀请,她这个老太婆在这里无人理睬,朱倩要她一起学俄语,但她老了,哪有那个能耐?朱倩根本是在刺激她!

    炳!瞧她这会儿脸上的笑意,她半眯起眼冷笑,朱倩的好日子不会太久的,艾魁克伯爵奉皇命离开莫斯科一段时日,一旦他回来,爱莎夫人就会让两人拜堂,到时候,艾魁克也许就一命呜呼,那时朱倩还笑得出来吗?

    “妈、凯瑟琳,你们不觉得那个林嬷嬷阴森森,挺恐怖的?”外貌俊逸的杰恩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再以眼示意,瞄到正从三楼卧房的落地窗后冷眼盯着这儿看的林嬷嬷。

    “没错,所以现在我都这么说”凯瑟琳“咳咳”两声,清清喉咙后道:“你这个一脸阴森森的老太婆待在房里就行,我嫂子就由我来照顾就成了,你别跟前跟后的。”

    “她听得懂俄文?”他困惑的挑起浓眉。

    凯瑟琳笑咪咪的摇摇头“当然听不懂,但我就是故意要跟她说俄文,再将嫂子拉离房间,当着她的面将门给关上,几次之后,她就知道我不要她跟着嫂子了。”

    “凯瑟琳,你也别这样,霜儿不是说了,林嬷嬷可是她的奶娘,多多少少得尊敬她一点。”爱莎点点头,稍微训了女儿几句。

    坐在另一边的朱倩大约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这段日子,除了学习俄文外,她什么事也没做,这单一的专注及用功,让她的俄文程度大增。

    “嫂子,我哥接获皇帝的命令到圣彼得堡的夏宫代为接待来自荷兰的几名大使,这算算日子,他应该快回来了,你有没有很高兴?”杰恩对这名中国嫂子的印象很好,或者是太好了,他真的挺后悔当初拒绝母亲的安排,而将她让给哥哥。

    因为她不仅漂亮也有脑子,举止合宜,若不是凯瑟琳天天“嫂子”、“嫂子”的叫个不停,他这个花花公子对她实在挺有兴趣的。

    朱倩对这个俊俏的小叔仅是微微一笑,算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其实她对“嫂子”一词感到惶恐,一来她终究不是叶霜;二来,艾魁克对她总是冷冰冰的,就算十多天前离开家里前往圣彼得堡,他也是瞥她一眼,便策马离开。

    她总觉得两人之间隔了一条鸿沟,而且两人都没有意思要跨越。

    “二哥,你这倒提醒我了,大哥回来后,你跟嫂子最好保持安全距离,当然,拉着她的手背亲一下道早安,说着肉麻兮兮的‘你今天气色很好,像现摘的水蜜桃让人垂涎欲滴’的话是更不能说了,免得大哥听了刺耳!”

    凯瑟琳好心的提醒,却引来杰恩一记嘲讽的眼光,但母亲倒是点头附和“凯瑟琳说的有理,你可得记着了。”

    朱倩不解的看着一向亲和力十足的杰恩在此时浮上的讥讽神情,艾魁克不在家的日子,杰恩天天住在家里,虽然不时有淑女上门邀他,但都被他婉拒了,而他对她虽然有些油嘴滑舌,态度也是吊儿郎当的,但他的举止还在“礼”字上,再加上个性幽默。就某方面而言,她是喜欢他的。

    杰恩仰头,一口喝干杯中的茶,站起身,以挑衅的语气道:“那也得看大哥会不会珍惜嫂子,不然没理由让这么漂亮的女人独守空闺吧?”

    语毕,他还嘲弄的将手放在胸前略微为弯腰,做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但在直起腰杆时,却正巧看到艾魁克策马进入前院。

    他嘴色弯起一个弧度,再次弯腰,一手拉起朱倩的手,作势要亲她的手。

    由于前院与后院这一片绿草如茵的草地是相通的,艾魁克在看到弟弟就要亲上朱倩的手背时,一股怒火急涌而上,他鞭策马儿疾奔冲向弟弟。

    “艾魁兄!”

    “哥!”

    爱莎母女发出惊慌叫声,但杰恩却动也不动的保持着原姿势,表情淡漠的看着他策马冲向自己。

    朱倩也一脸惊吓,整个人都僵硬了,在爱莎母女急忙从椅子起身闪到一边去时,她直觉的也要起身,并抽回自己的手,但杰恩不知道在想什么,居然紧握住她的手阻止她离开。

    “杰恩!”

    “二哥!”

    爱莎、凯瑟琳放声尖叫,但杰恩恍若吃了秤坨铁了心,准备拉着朱倩一起迎向眸中窜着两簇怒焰的艾魁克。

    快马奔驰的艾魁克半眯起蓝眸,并没有减缓速度,眼见就将冲撞到杰恩跟朱倩时,他突地策转马头,在马儿甩头的刹那,俯身一把揪住朱倩的手臂,硬是将她整个人拉向马背,随即快速的策马离去。

    杰恩冷冷的看着这一幕,一直到艾魁克远离视线后,他才抚着卜通卜通狂跳的心脏,瘫坐在椅子上,拭了一下额头的冷汗。

    “你在干什么?我们快被你吓昏了!”爱莎真的被吓到差点心脏病发,忍不住狠狠的捶了儿子的头一下。

    “就是,我的心脏差点停了。”凯瑟琳忍不住踢了二哥一脚,她这会儿的脸色肯定苍白无血色,就跟母亲一样。

    倒是杰恩,令人意外的,他勾起嘴角一笑,接着似乎抑止不了笑意的笑得前俯后仰,让人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

    “你还笑得出来?”爱莎母女真的是一头雾水。

    但,杰恩知道艾魁克不容许女人进驻的生命已有了改变,就算他心不甘情不愿,他也无法抗拒那张美丽的东方脸孔。

    “杰恩,你到底在笑什么?”爱莎担心他惊吓过度反而傻了。

    杰恩抚着笑得发疼的肚子,站起身道:“你们不是说艾魁克不理霜儿吗?看看他刚刚看到我要亲她手背时,那醋劲大发恨不得杀了我的模样,你们说他理是不理霜儿?”

    这么一说,聪明的爱莎母女都明白了,两人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转载整理

    怒火中烧的艾魁克一手扣住朱倩的腰际,一手拉着缰绳策马狂奔,一路往豪宅后的那片绵延山脉疾奔。

    朱倩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她好害怕,他紧紧的扣住她的腰,让她整个人不得不贴靠在他的胸膛,随着马儿上下颠簸。

    而她能感受到他满腔的怒火,他的身子因而紧绷,抵靠在她头顶的下颚则传递着一股压抑的愤怒,但她真的不明白,她是哪里惹到了他?

    在山风的吹拂下,艾魁克的怒火才稍稍的降温了些,但他很清楚,有些话一定要跟这个东方女人说清楚,就算比手划脚也好,他绝不允许自己再次因为戴绿帽而成了众人的笑柄。

    艾魁克在一处绿叶扶疏的半山腰停下马儿,先翻身下马后,再将全身紧绷得像根木棍的朱倩拉下马背,她看来花容失色,眸中微微泛红,似要哭出来了。

    “不准哭!”他冷冷的瞪着她。

    她吞咽了一下口水,告诉自己要勇敢一点,但双脚还是无力的跪坐在草地上。

    艾魁克忍着满肚子的怒火,挺直腰杆,冷冷地睨视坐在地上的朱倩,冷声道:“我告诉你,上回在俄皇的见证下,我跟你已经完成订婚仪式,虽然我不想要你这个未婚妻,但那并不意谓着我不在这里的日子,你就可以大大方方的跟杰恩调情!”说了一大串话,他苦思沟通的方法

    她咽了一口口水,以俄文道:“我我没有,而且杰恩只是要吻手背,这不是你们这儿的礼仪吗?”

    “什么?”他错愕的看着以俄文回答的美人。

    她不安的润润干涩的唇瓣“我有说错吗?这是爱莎跟凯瑟琳教我的,杰恩这几天看到我都会这么做”她十指交握,脸色苍白,对这个洋礼仪她原本很排斥的,但看杰恩对爱莎母女也是如此,她才释怀并接受。

    他皱眉“你会说俄文?”

    她点点头,将这一个多月来学习俄语的事跟他简述“

    当然,一些较深、复杂的词汇,我还不太会。“

    艾魁克俊美的脸孔浮现一股难以置信的神情,看来她天资聪颖而且还是个有语言天份的东方女子,才短短一个多月,她居然能以俄文侃侃而谈。

    “这样也好,免得我们两人难以沟通。”艾魁克喃喃自语。

    朱倩轻轻的点一下头,不知该说什么?其实一个多月没看到他,她很想念他,但这也让她惶恐,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想念这张冷峻的俊美脸孔。

    “既然你听得懂俄文,那我要说的这一段话,你就给我听清楚。”艾魁克凝视着她“从今以后,不准你跟杰恩说话,一句话也不行,更不能走在一起、坐在一起,你听懂了吗?”

    她听懂了,但“为什么?他是你弟弟”

    “他不是我弟弟!”他怒不可遏的发出咆哮,在他做了那一件丑陋的事件后,他就不承认杰恩是他弟弟了。

    她瑟缩一下,不敢再多言。

    “总而言之,别让我看到你跟他有任何的牵扯,要不,我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破例出手打女人。”

    面对他出言威吓,朱倩只觉得心头一凉,对他的感觉再次混淆,他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男人,而且还是一个霸道的男人。

    而她。为何会对这样的男子产生思念之情?

    艾魁克在此时拿出怀表看了一下,再将怀表放回口袋,不说一句的拉起她,看到她整个人吓得起了一阵哆嗦,他忍不住再次皱眉“你怕我?”

    她咽了一口口水,却不知该摇头还是点头?

    他冷笑一声“上回你打我耳光时,可一点都不怕我?”

    朱倩无言,只是静静的看着被他抓住的手,这段学习俄文的时间里,爱莎母女也教了她许多交际礼仪,她才知道大清跟俄国在男女礼俗上的差异有多大。

    看她不语,艾魁克不再罗唆,拉着她的手走到骏马旁边,先行上了马背后,再拉着她上来,让她坐在他的怀中“待会儿我有一个多年友人会到家里来看你,你最好表现的好一些,别像现在,像只惊弓之鸟。”

    她点点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