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斗罗小说网 www.dlxs.cc,牛郎恋织女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迸风趁着月黑风高,不费吹灰之力就潜进了古意织的后院。

    迸意织?

    有没有搞错呀?他是吃饱了没事干吗?干嘛潜进自己旗下的产业当贼儿?

    错!

    他可不是潜进来当内贼的,只是这后院里有个吸引他的俏佳人罢了!

    今晚,他的心情特别浮动,根本无法入睡,与其在家里发呆,倒不如来瞧瞧她。

    于是,他来了!还大大方方地走进人家小姐的闺房。

    他熟悉地转进内室,就见床上的人儿睡得正熟呢!

    坐上床沿,果不其然,他浮动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了,真的好不可思议!就只是看着她,就能抚平他混乱的思绪。

    迸风静静地盯着她的睡颜,他今晚来的另一个目的:厘清自己的想法。

    她刚来时,古风对她是没什么印象的瞧见她和其他织工开心地玩闹着,却在看见他时马上不苟言笑的开始工作,变脸之快让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真的很好奇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子,从第一听见她的来历就知道那应该是假的,但他们几个兄弟却一致认无害的,既然无害那他就当作没发现了。

    她满身是谜!

    就像今天下午

    他才走进内院,就听见其他织工和她的对话。

    “苡宁,我真的好羡慕你喔!”织工甲说道。

    “羡慕什么呢?”苡宁笑着问道,她把这里的织工们全当成兄弟姐妹。

    “羡慕你不仅长得美,手艺又好,脑袋又聪明,反正什么都好就是了。”

    织工甲发自内心的说道。

    “我美吗?我怎么都不觉得?还好我的手巧了点,不然我就要饿死街头啦!”苡宁笑着说道。美是天底下最不可靠的东西吧?

    “对呀!你看看你的美人胎记,你都已经这么美了,再加上这个像观音般的红胎记,真的美得让人无法逼视呢!像我们这种普通人,就是想要也要不到这种特殊的美丽胎记呢!”织工乙也开口说道。

    “美人胎记?也许吧!”苡宁的眼中闪过一抹令人哀伤的神情,美丽的印记吗?倒不如说是丑陋的人性最真实的展现要来得贴切多了,只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她那一闪而过的哀伤令他的心猛然抽痛,是什么样的过往让她如此地心碎?

    他不知道自己对她的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由好奇转变为好感的。

    也许从他发现她也跟他一样是个表里不一的人开始吧!她看似开朗又热情,却总是在不经意之中流露出哀伤。

    因为相似,他兴起作弄她的念头,看见她惊慌失措、涨红脸颊,却又无力反击,只能暗自生闷气的模样,竟让他低落的心情愉悦起来。

    而且,几次他故意接近她,她却吓得想尽办法躲他躲得远远的,完全没有想攀龙附凤的念头,不!正确的说法该是,她避他如蛇蝎!

    她的反应让他开始反省,也许他认为有很多姑娘想嫁给他,根本是他的错觉。

    看来她说无意再有婚配,要自力更生是玩真的!

    从那时起,他对她多了一分敬意,一个女人家可以有这种想法真的很难得。而后因为注意她,就更加地了解她了,她的个性迷糊却又乐天应该是她的本性,但她在不自觉中所流露出来的哀伤却教人不舍。哀伤那种东西不应该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这些他全看在眼里。活了二十六个年头,从不曾有任何一名女子让他兴起探究的念头,她在他的眼里是特别的,古风心知肚明。

    才二十岁就被迫接掌古奇庄,这全要怪他那对贪玩的宝贝父母,几年下来他背负的压力不是旁人所能理解的。

    他也想像一些人那样什么都不做只是闲晃,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他开始有了一些奇怪的嗜好,比如整人,或是找个倒楣的人揍他一顿!

    直到她出现,让他完全转移了目标,他想将他所有的负面因子全部展现在她眼前,而且是完全不顾她的感受的直接丢给她!

    他的霸气只有他那几个兄弟知道,反正大家都一样变态,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但他却想将他所有的鸭霸全用在她身上。

    变态吗?

    才怪!

    他才不会伤害她呢!

    而苡宁发现了他的不良意图,却没有逃走,可见她若不是贪恋古意织的优渥薪俸,就是已看清他的真面目,知道他不会伤害她。

    她是因为哪一点才留下来的呢?

    迸风盯着她的睡颜,想着她的种种

    苡宁的双眼几乎完全睁不开了,血一直流—直流,若不是他用力将她往后拉,她早就去见阎王了。

    两人再度跑进林子里,因为大雾,让穷追不舍的强盗追丢了。当他砰的一声跌倒在地时,苡宁也已经快晕过去了。

    “良哥哥!良哥哥!”苡宁担心的叫着几近昏迷的男人。

    “苡宁儿,我快不行了,你快点跑吧!免得那群强盗又追了上来。”男人伸手抚上她沾满鲜血的脸庞,眼中净是不舍,他们要相守一生一世的,看来此生是无望了。

    “不要!我要陪着你,我要永远陪着你!”苡宁对他的依赖他不会不懂,从小她就认定他是她的天,她是依附着他而活的,没有了他,那她就什么也不是了!

    “苡宁儿乖!别说傻话。”男人的神志已明显的涣散了,话没说完就昏厥过去。

    “不要!良哥哥,你不可以死!不可以!”苡宁跪在他身旁不知哭了多久,她告诉自己必须去求救!她不能让良哥哥死在这荒山野岭里。

    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活着,当她感觉到有人出现在她身边时,她只有一个念头,请他去救良哥哥!

    “求求你,去救他、去救他、去救”

    倚在她的床头睡着了的古风听见她的呓语,惊醒了过来。

    良哥哥?

    那是谁?她的丈夫吗?

    没由来的,古风的胸口像压上了一块巨石般痛苦。

    见她翻来覆去痛苦的呻吟着,古风压根忘了自己是非法入侵的,直觉就伸手拍拍她的脸颊。

    苡宁仍然难以自拔的陷在梦魇之中,紧皱着眉头喃喃叫着“去救他、去救他”

    见她仍没有醒过来,古风干脆将她抱在怀里,一手搂着她,一手握着她的下巴,低声叫着她。“苡宁,醒醒!”

    靠在他温暖的胸膛上,她的不安渐渐消失了,更因为他的唤而醒过来。

    原来她又作梦了!

    咦?

    有人抱着她?

    还是个男人!

    不会吧?难不成她还在作梦,而且作的还是吓死人的春梦?

    她抬头看向她正倚靠着的人,是他!

    完了!她的噩梦愈来愈恐怖,她是不是快挂了呀!

    “你醒了吗?”古风又拍拍她的脸颊。

    迸风猜想了几十种她醒过来之后会有的反应,就是没料到她会完全没有反应,这算什么嘛!

    “噢唔!”脸颊上传来一阵疼痛,苡宁才惊觉这不是梦。

    她惊骇地弹离他的怀抱,他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她吓傻了的样子,古风满意极了,这才对嘛!有哪个女人一觉醒来发觉自己莫名其妙的躺在男人的怀里,居然会无动于衷的?她可别吓他呀!

    “你你怎”苡宁根本挤不出半句话来,只能一手指着他,一手紧抓着衣衫,无言控诉着他的行为。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古风好心地为她把话问完。

    “对!”苡宁吓坏了,他怎么可以这样毁坏她的名节?!

    “为了把你救出那个噩梦呀!”古风说得理直气壮的。

    “我是说你怎么可以进来!”苡宁终于找回声音,也找回她的怒气,她马上义正辞严地质问他。

    “打开门就进来了呀!苡宁,别问我这么愚蠢的问题好不好?”古风一脸“你在污辱我”的指控神情。

    “你真可恶!你到底知不知道男女有别,非请勿进呀!”苡宁咬牙切齿的说!

    “知道呀!我是男人,你是女人,而且,我也知道要等你请我进来,还不如自力救济快一些,所以,我就自动来了呀!”她愈生气,他就愈想逗她,他发现自己真的很恶劣耶!但他就是无法克制自己。

    “天哪!”苡宁捂着脸,虚脱地瘫靠在床角,她真的败给他了,真没想到这世上居然有人如此厚颜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