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斗罗小说网 www.dlxs.cc,牛郎恋织女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宁宁,葯喝了吗?”古风一脸疲惫地从议事厅走出来,第一件事就是确定她有没有按时服葯。

    他如今不仅要应付西门进的攻势,还必须提防余复良不定时的插花打搅,不过,这些再危险、再麻烦都敌不过他想保护苡宁的决心。

    狂花烈林又对古意织做了数次的突击,但在古风的坐镇之下全都无功而返,倒是余复良又来了好几次,似乎想要用哀兵政策,可惜他连宁宁的面都没见到。

    “喝了。”苡宁原本坐在凉亭里,见他来了便站了起来。

    “怎么了?”见她似乎精神不太好,古风很自然地揽她入怀,并且执起她的手,担心地问道。

    “没没什么。”苡宁有些不自在地抽出手,人也退到一旁。

    “真的?”古风神情古怪地走近她,再次执起她的手握得更紧,目光锁定在她的脸上。

    “真的。”苡宁低头看着他的手,显得有些沮丧。

    “你是不是又想逃了?”古风紧握着她的手突然放开了,他面无表情地问道。

    “我”苡宁的确是退却了,她没有勇气再去爱一个那么出色的男人,万一再被伤一次,她大概没有勇气再活下去了。

    “我不知道”苡宁痛苦的抓紧衣襟,眼神慌乱不已,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你好残忍!”古风握紧拳头,突然捶向梁柱,就见他的指间渐渐渗出血。

    “啊!”苡宁捂着嘴,不相信他会这样伤害自己,而后心疼地跑向他,却被他制止了。

    “你不用过来,你对我的伤害又岂止如此?”古风看了自己的手一眼,再次看向她时,眼中充满难以扼止的伤痛。

    “风”她的懦弱真的伤害他了吗?

    “我真正痛的是这里,你始终只在乎你自己的感觉,我呢?你在乎我吗?”古风抚着自己的胸口问道。

    苡宁看着他,泪水早已在不自觉中滑落。

    “也罢,我不会再强迫你了。”古风有些落寞地苦笑。

    苡宁讶异地看向他,他要放弃她了吗?

    “要不要我由你自己决定吧!我不会再来烦你。”古风觉得累了,他又不是木头,老是被人拒绝也是会难过的。

    “我”看着他沉痛的表情,苡宁终于知道自己有多伤人了。

    “如果你还想要我,这回你必须主动来找我。”

    迸风说完便走了,留下一脸凄然的苡宁,难道这回是她主动抛弃幸福的吗?

    是她的自私与不体谅,才将来到身边的幸福往外推吗?

    唉!她该诚实的面对她的感情的,一切会不会已经太迟了呢?

    苡宁趴在桌上,望着前面的大池塘,三天了

    没有了古风的跟前跟后,没有他的恶作剧,没有他的嘘寒问暖,没有他的耍赖,没有他的拥抱,没有他温柔的眼神

    她好不习惯,好孤单喔!

    因为那天的一席话,苡宁由他的寝居搬到客房。没回古意织是因为狂花烈林的事尚未解决,所以她仍在被保护之中。

    所以,三天了,她都没正式见到他。

    以前他们三餐都在一起吃,就连睡当然没在一起啦!可是,他三不五时会突袭她的闺房,她常在他的怀里醒来刚开始她很紧张,可是渐渐地,她习惯了他特有的温柔,她从没细究他们究竟是如何发展成那样的,好像很自然地,她就得到了他全部的注意力,她就理所当然地接受他全部的温柔。

    那一切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昨天,她看见他了,是在去大厅的路上,他被一个婢女唤住,好像是在请示他事情,两人说着说着,古风忽然笑了,同样的温柔笑脸就这样对着别的女人展现,她好嫉妒!

    从没细想他平常是如何过活,他会和多少人接触,对着多少人笑,她一直以为他的那份温柔是那么理所当然的只属于她一个人啊!

    看着他对别的女人笑,她好生气!不该是这样的,他的温柔该只属于她呀!

    “在想什么?”

    苡宁惊喜地抬起头,见是不治先生才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勉强挤出来的。

    “真没良心,一看是我老头子就没了笑脸。”不治先生取笑她。

    “恩公,你别笑我了啦!”苡宁拉住他的手,请他坐下来。

    “小俩口吵架啦?”不治先生笑眯咪地摸摸她的头。

    “没有啦!是我自己不好。”苡宁扁着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始终不相信自己配得上古风,就算现在已明白自己的心意,她也没有勇气去向他表白。

    “我认识古奇家的人也是这两年的事,不过,我却很快的和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不治先生笑着说道,他和古奇家的每个孩子都很谈得来,他们每个人都有他们的优点和吸引人的特质,很对他的胃口。

    “是吗?”她还以为他们认识很久了呢!

    “当我听说你在古奇庄时,真的很期待你和风小子的发展喔!”不治先生对她挤挤眼。

    “你怎么听说我在这里的?”苡宁在外没有任何朋友,以前在余家,她被养在深闺,接触的就只有府里的人,再没有别人了,来到古意织之后,跟外界也没太多的接触。

    “祥小子带着千里那丫头到我那里聊天,我才知道你到了扬州,进了古意织当差。”不治先生笑着说明,而让他专程前来找她的原因,则是他想了解古风对她的情意。

    这小丫头的感情受过创伤,真要重新谈感情一定是困难重重,而且,他也怕她再次受到伤害,所以他才会专程前来确定古风这小子的心,没想到这一看,居然全反过来了,根本是这丫头在考验古风的耐性嘛!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小丫头啦!她的心灵受过伤嘛!再次面对感情总是会比较迟疑一些、谨慎一些,只是,她也太迟疑了,弄得风小子精疲力尽,委靡不振的,如今都不想理她了。他老人家实在看不下去了,只好亲自出马搞定这两个小冤家。

    “我会进古意织完全是凑巧,他们刚好有空缺。”苡宁也没想到会那么顺利就进了古意织,还成了当家织工。

    “这就是缘分呀!”不治先生说。

    “说得也是。”苡宁不自觉地笑了。然后她就遇见了古风如今才懂什么是真爱呜她好想他!

    “小丫头,你知不知道我为何叫不治?”他突然神秘兮兮地说这。

    “不知道,我一直在想,你明明是个大夫,却叫不治,真的很奇怪。”苡宁笑着答道。

    “因为只要我看不顺眼的人我都不救,偏偏我的功夫在江湖上也没几个人打得赢我,所以,只要是我不想救的就真的是没救了,所以别人才叫我不治。”不治笑咪咪地答道,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奇怪。

    “咦?真的?”真有这种大夫?见死不救?

    “没错,所以,像余复良那种人,我就不可能救他,因为我看他不顺眼。”那个余复良真是命大,若没有小丫头先帮他吸出毒液,他铁定没命。

    苡宁轻笑出声。不治先生的确是很古怪,那天巧遇他之后,听说余复良曾数次请求他为他解毒,还出了很高的价码,但他连理都不理他。

    “可是,我却为了你在深山里找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找了一个月。”不治先生笑着又摸摸她的头。

    “这点真的让我好感动。”苡宁冲着他微笑不已。

    “小丫头,别说一个月,就算一年我也会帮你找。”不治先生认真的说道。

    “真的?”苡宁的神情很震惊。

    “嗯!因为你很对我的胃口,就像风小子他们几个兄弟一样。”

    “为什么?”

    “这还需要问吗?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就像我喜欢你,还有风小子喜欢你,那都是很自然的事呀!你只要负责回应就是了。”不治先生说得理所当然极了。

    “回应?”苡宁似乎看到了一线光明。

    “是呀!而你要回应我的就是别让我白救你,要幸福给我看。”不治先生像个疼孙女的爷爷般笑着。

    “嗯!”这个她懂。

    “而你回应风小子的方法就是,如果你真的爱他,就全心全意地跟随他,别再受制于外在现实条件,爱就是爱嘛!哪需要考虑那么多呢?”不治先生抒发自己的感想。

    “不治先生”

    “你是我第一次主动去救的人,可别让我觉得白救了!”不治先生又摸摸她的头才站起来离去。

    苡宁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而后笑了,也许她真的浪费太多时间了。

    “何姑娘,余公子来找你,你要见他吗?”小丫环锦儿通报道。

    迸风虽然没再来找过她,可对她的生活起居仍是照顾得无微不至,还将她的贴身丫环锦儿从古意织调过来服侍她,这一切苡宁全看在眼里,他对她真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