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斗罗小说网 www.dlxs.cc,公子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暗夜无光,路途遥遥。

    伍郎走着走着,走过森林、走过山路、走过铺满五色彩的街道,在古城大街小巷行走,想尽快赶回家中,见见美丽的娇妻,抱抱吐着软软乳音的儿子。

    夜路总是走得慢,隐约之中,身后还传来鞋履触地的声音。

    伍郎停下脚步,好奇的回过头,望向来时路,以为静夜深深,竟也有同路人。但眺目看去,暗夜中不见人迹,脚步声却没有停下,一声比一声近,还比先前快了一些。

    逼近的脚步声,让伍郎蓦地心头一冷。

    他急忙转身,莫名的恐惧感让他加快脚步,亟欲拉彼此的距离。

    只是,他走得愈快,后头的脚步声也赶得愈急,虽然听来还远,却已经让他颈后的汗毛根根直竖,冷汗濡湿衣衫,一边走着,一边拿着手绢频频擦拭额上的汗珠。

    终于,他看见家门了。

    每次晚归时,妻子总贴心的在门前,悬挂一对灯笼。

    灯笼的光晕照亮黑夜,伍郎松了一口气,往家门走去,直到身影都沐浴在光晕之下。身后的脚步声停了,他也无心探看跟踪他的到底是谁,直接推开家门,踏入门坎——

    啪!一只肥嫩的小手,拍打他的脸。

    伍郎醒了过来。

    只见儿子歪着脑袋,眨着漆黑的大眼,傻愣愣的笑着,小手还直往他脸上拍,执意要找人玩耍。

    “快过来,别吵爹爹。”

    妻子连忙走过来,抱起嘟嘴不依的小娃儿。

    “没事,你再多睡一会儿。”她体贴的说着。

    屋子里飘着饭菜的香气,伍郎坐起身来,瞧着窗外的日光。

    “什么时候了?”

    “快晌午了。”

    妻子回答:

    “你昨天赶货回来,又睡得不好,大半夜都在呻吟,所以早晨才没唤你,想让你补补眠。”

    伍郎揉揉额头,觉得仍旧疲累,像是没睡过觉似的。

    对了,他前几日去养蚕人家,买了批染好的绣线。一来是挂念妻儿,二来是绣庄陈老板的女儿即将出嫁,绣娘们日夜赶工,为新娘筹备嫁妆,库存的绣线即将用尽,为了这笔大生意,他只得赶夜路回来。

    或许是心里着急,才会作了那场梦。

    “还要再睡会儿吗?”体贴的妻子问。

    “不用了。”

    他微微一笑,把梦境抛到脑后,从妻子手中接过儿子:“我跟陈老板约好了,下午就要把绣线送过去。”

    “可别累着了。”

    “不会。”

    他拥着妻儿,心满意足,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静夜。

    伍郎急速的走着,身后的脚步声愈来愈近、愈来愈近,近到他几乎能够感觉到那人的呼吸,吹拂过他的后颈。

    他心急如焚,只觉得不能让那人追上,步伐愈来愈急,快到已经不是走路,而是极尽全力的奔逃。

    每次,只要他赶回家门前,沐浴在灯笼的光晕下,身后的脚步声就会消失。旦踏入门坎——

    “你怎么了?”

    妻子推了推他,轻声细问:

    “呻吟得好厉害啊。”

    她转身抱着丈夫,发现被窝里温暖,他的身子却在发冷。

    “没、没事。”

    惊醒的伍郎喘息不已,全身汗出如浆,双腿酸痛,含糊的回答:

    “只是做了个恶梦。”

    “你最近几日,夜里总是作恶梦。”

    妻子睡音浓浓,含糊的说着,困意淹没她,呼吸再度变得深沈而规律。

    伍郎在床榻上颤抖,不敢再睡。

    这已经是第六日了。

    从归来的那夜起,被这样的恶梦夜夜都来纠缠。他一夜一夜的被追逐,睡眠不能让他放松,反倒让他惊恐,为了奔逃而耗费体力,使得他白画时倦怠不已,接连算错好几笔帐,损失不少银两。

    他惧怕夜晚降临,几度忍着不睡,却又不知不觉陷入梦境。恶梦太真实,他的脚底甚至长了水泡,双腿僵硬如木。

    连日的恶梦,更连累到妻儿,扰得他们也不能好好休憩。妻子的脸色愈来愈憔悴,儿子在半夜惊醒,哭闹抽噎不停,原本已经能牙牙学语,语音不清的喊爹唤娘,这几日却变得沉默,不论怎么逗弄,都一字不吭,只会放声大哭。

    为了让妻儿能睡几日好觉,他把妻儿送回娘家,独自迎接第七个夜晚。

    一如前几日,恶梦再现。

    这次,伍郎用尽所有的力气,在深夜里奔逃。

    脚底的水泡磨破,渗出的血濡湿鞋袜,他忍着疼痛,气喘吁吁的跑着,一心一意在熟悉的夜路上飞奔。

    只要到家就好了。只要到家就好了。只要到家就好了。

    他在心中默念着,终于跑过百子桥。往前经过邻居家门,再绕过街角,就能看见家门口熟悉的灯笼;一旦到达灯笼下,身后诡异的追逐就会停止,他就会安全的醒来——

    眼前的景况,蓦地让他惊骇止步。

    家门前该是亮着的灯笼,竟黯淡无光。

    伍郎赫然想起,灯笼是妻子点上的,而白昼的时候,是他亲自送妻儿回娘家。今夜,没人为他点亮灯笼。

    他迈开步伐,踉跄的来到家门前,急着要推门屋,门扉却动也不动,牢牢紧闭。倏地,一只冷凉的手搭上他的肩。

    “终于追上你了。”陌生的声音愉悦的说道。

    伍郎连呼吸都停了,胆颤心惊的慢慢转头,顺着肩上的手看去。

    那是一个陌生人,正咧嘴笑着。

    “我是魔。”

    那人说着,笑容愈咧愈大,露出嘴内尖锐的牙,在昏暗的夜里,那些牙更显得怵目惊心。

    魇轻松从容的稍稍靠近,双眼带笑的俯身,瞬间就咬断伍郎的左手臂,津津有味的喝着血、吃着肉、啃着骨,含糊的直说好吃好吃。

    伍郎看得目瞪口呆,被咬断的地方却丝毫不觉得痛,是啊,只是梦,一个恶梦而已,他当然不该觉得痛——

    他在这时醒了过来。

    窗外,天色已经蒙蒙亮,偌大的床铺上只有他独自一人。

    真是个骇人的梦啊!

    他擦擦额上的冷汗,本能的伸手去摸摸左手臂,却只摸到空荡荡的袖子。恐惧涌上喉间,他颤抖不已的拉开衣衫。

    只见左肩以下,睡前明明还完好的手臂,竟然消失不见,左肩的断处浑圆,看不见伤口,更看不见半滴血,就像那只左手臂从来就不曾存在。“啊——”

    朦胧的晨光里,伍郎的哭嚎声响遍整座砚城。

    砚城,位于终年不化的雪山之下,因城型似砚,故称为砚城。

    砚城之中,有座木府。

    木府的主人,就是砚城的主人。

    历代的木府主人,都很年轻,也都没有姓名,若是男人,就称为公子,若是女人,就称为姑娘。城内外若是遇上难解的事,只要来求木府的主人,没有不能解决的。

    阳光明媚的午后,木府的一座庭院里,鸟语花香。

    茶花盛开,努力展现最美的姿态,让坐在花凳上温柔婉约的女子,一针针的在

    绢布上绣出栩栩如生的花样。红的花、绿的叶,衬托得恰到好处。

    树荫为她遮挡阳光,让她所坐的角落温度凉爽宜人,既能清楚的剌绣,又不会晒得过热。

    她衣衫雅致,不显奢华,肌肤柔润如玉,柳眉弯弯,双眸像最美的梦,发间的金流苏轻轻晃动,不敢惊扰她的专注。

    奴仆偶尔上前,为她斟换瓷杯里的香茗,小心的注意茶温,不敢太烫,也不敢太凉,伺候得无微不至。

    就在第三朵茶花即将剌绣完成时,一个高大健壮、皮肤黝黑的男人,迳自闯入庭院,瞧见她静静刺绣时,浓眉不由得拧起。

    “外头都闹得不行了,你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绣花。”

    他强壮的双臂环在胸前,语带不悦,但没有指责。

    绣针停顿,女子抬起头来,声音婉转:

    “外头怎么了?”她问。

    “有个少妇在石牌坊前跪着哭求几个时辰,双眼都快哭出血,仆人们却还是不让她进来。”

    察觉她真的没听见,男人的双眉拧得更紧。

    女子款款起身,轻叹一声,吩咐一旁的奴仆:

    “快把那少妇带进来,领到大厅去。”

    “但是——”奴仆迟疑着。

    “别担心,你是照我的吩咐去做,不会受到责罚。”女子轻声细语,露出令人安心的浅浅笑容。

    奴仆这才不再踌躇,转身往外头走去。

    “那家伙在哪里?”

    男人不客气的问道。整座砚城里,也就唯独他一人敢大胆的用如此口气、如此词句,称呼木府的主人。

    女子嫣然一笑。

    “公子就在大厅里。”

    大厅之内满是书册,散落在桌上、椅上,还有地上。

    身穿白袍的男人,容貌俊逸非凡,一手撑着下颚,一手握著书册,双目在字里行间游走,姿态轻松惬意。散落的书册上写满不同的文字,有的扭曲如蛇、有的斑斑点点,有的甚至完全空白。

    当女子的绣鞋踏入厅内之前,公子佣懒的扬手轻挥,所有书册瞬间消失无踪。他抬起头来,眼里嘴角尽是深情,温润如玉的手伸向她,用最珍惜的姿势等待她走来。他眼里只有她,容不下其他。

    软嫩的小手滑入他的掌心,两人双手交握。

    “晒得热了?”他轻声问,抚着指下的花容月貌。

    “还好。”她浅笑。

    公子抬起头来,往厅外望了一眼,阳光就羞愧的黯淡下来,为了晒热夫人而深深愧疚。

    “雷刚说,外头有少妇跪哭许久,我却没听见。”

    她望着丈夫,身子不由自主的靠近,无限依恋。

    “是我设下封印,不让外头的声音骚扰你绣花的兴致。”

    她咬着唇,无奈叹息:

    “你太过疼宠我了。”

    成亲至今,他总事事以她为先,延宕过不少事情,类似的情状已经发生过不知多少回。

    “不。”

    公子敛起笑容,认真的注视:

    “不论怎么疼你、怎么宠你,对我而言永远都不够。”

    他的掌心幻化出一朵红艳的茶花,仔细簪在她的发上。

    如此亲昵的话语,他总也说不腻,她听得羞怯不已,粉脸比发上的茶花更红。只是想到还有旁人在场-她羞得更厉害,娇小的身躯不敢再依偎着他。

    “我已经让仆人领少妇过来了。”她转移话题,甚至还想退开,小手却被握住不放,难以脱身。

    公子望向站在一旁不识趣的雷刚:

    “要不是你曾经救过她,我早就把你给杀了。”

    这句话听不出是真是假。

    雷刚忤着不动,没将威胁当一回事,冷哼了一声:

    “等你把事情处理好,我立刻走人,行了吧?”

    公子还未回答,夫人已急忙摇头。

    “不行,你别急着走,妹妹知道肯定会伤心的。”她朝着站在大厅侧门外,恭敬垂首的奴仆说道:“快去把妹妹找来。”

    奴仆福了福身,无声无息的离去,一会儿之后,就领来一位素衣少女。

    望见雷刚的身影,少女未语先笑,粉嫩的唇轻启,正要说话的时候,嘶哑的哭声传来,那哭声如似撕心裂肺,听者无不心头发疼,就连盛开的花朵都会为之凋谢。

    也不知是敬畏,或是在石牌坊外头已经跪得双脚发软,难以支撑身体,少妇一进大厅就跪下来,紧抱怀里的布包,哀切的哭泣着。

    善良的夫人听见如此悲伤的哭声,双目泪光盈盈,几滴泪珠滚落双颊,落进丈夫的手心。

    公子脸色一沈,冷声下令:“别哭了。”

    哭声骤然止息,少妇抽噎着,滚滚泪水都反溢回体内,让她因曝晒而干渴的身体得到了滋润。

    “你为什么在外头哭泣?”冷淡的声音,彷佛从至高无上处传来。

    少妇跪得更低,畏惧得不敢抬头。

    “为了求公子,救我丈夫一命。”

    “你丈夫在哪里?”

    少妇先是用颤抖的手掀开怀中的布包,接着高举双手,恳求砚城内外不论人与非人都敬畏不已的公子,能够慷慨的施舍片刻注意,换取她丈夫的一线生机。

    被小心举起的,是一颗人头。

    伍郎的头。

    没有手、没有脚、没有身躯,仅仅剩下一颗人头。

    人头双眼未闭,盈满泪水的眼珠慌乱转动,竟还能开口哀求,声音清清楚楚:

    “求公子救命!求公子救命啊”

    夫人讶异低呼,难以置信的看着那颗还活着的人头。

    “别怕。”

    公子低语,安抚妻子后,才缓步上前,双手背负在后,绕着那颗人头走了一圈。只见那双眼珠也跟着移动,只差没跟着转到后头去。

    “你其他的部分到哪里去了?”公子问道。

    睁得大大的眼睛落下泪来。

    “都、都在梦里被吃了。”

    伍郎鉅细靡遗的说起梦里的追逐,直到第七日时,魇在梦里咬断他的左手臂后,他就不敢入睡,灌了一壶又一壶的浓茶,勉强支撑了三个昼夜,才不小心打了个盹,魇就再咬去他的右手臂。

    从娘家返回的妻子看见丈夫两袖空荡,双臂断处都不见血,也没喊一声疼,吓得手脚发软,差点把儿子摔落在地上。

    她连忙奔出门去,向邻居们求救,等到领着邻居回来时,伍郎的左腿也不见了。人人惊愕不已,直说这状况不论求神问佛怕都没用,只能去求公子。

    大伙儿赶紧拆下门板,把伍郎放在上头,急匆匆的走街窜巷。途中伍郎纵然惊恐,却仍不堪困意,打了一次的盹儿,右脚就不见了,众人怕他再睡,沿途拚命的打他脸颊,在他耳边大喊大叫。

    好不容易来到木府的石牌坊前,伍郎的妻子跪着哀求,一声又一声的叫唤,木府里却始终没有动静。

    才稍稍不注意,伍郎又睡去,醒来身躯都消失,只剩一颗头,嘴巴张得大大的,惊恐到极点的喊叫。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