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斗罗小说网 www.dlxs.cc,楚燕狂子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那样默默地浓久持烈地喜欢,现在将来,永不停息。

    ——题记

    [开始的开始是我们在遇见]

    七月:

    一年之前我还会像孩子一样天真快乐。一年之后,我呆在高三的复习班忽然间觉得苍老。空气中隐隐有熟悉的栀子花的气息,该是这个夏末留下的最后的感怀。我的目光穿过窗户落在虚无缥缈的天空尽头。

    “七月”同桌扬扬说“你的姿势怎么给人一种绝望的感觉?”

    我笑了笑,是吗?门忽然开了,涌进一片阳光,细小的灰尘在阳光中舞蹈,一个抱着鱼缸背着旅行包的男生走进教室。他淡然一笑,在交织如丛的目光中径直走到后排仅有的一个座位上。

    扬扬扭过头对后面的男生说:“你好,我叫扬扬,她是我的同桌七月。”

    我看着窗台上的鱼缸,一缕阳光穿过玻璃,一晃一晃的。鱼儿小小的身体在阳光下近乎透明,它摆着尾巴,睁大双眼看着缸外的世界,有泡泡不断地升起,破灭。当鱼的目光和我的目光相遇,我听见耳旁的声音:“我叫安生。”

    安生:

    安生的意思是出生的时候很安静,也就是说希望我这一生都可以安静度过。

    十多年的努力结束于高考短短的两天。走出考场的时候,我靠在墙上感觉身体好像被掏空了,我想,我终于可以走了。

    火车上,看见陌生人不设防的微笑我觉得很温暖。窗外,大片大片延伸至天际的绿色,冲击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开始湿润。

    我一路西行,然后从格尔木转乘飞机进藏。走出机场,我的双脚终于站在青藏高原上,一股巨大的压迫感让我头晕目眩。在机场出口,我看见一个脸上已经有些高原红的女孩,笑容清澈明净,那一瞬间,我从喧嚣燥热的夏天中安静下来。

    她笑语盈盈地迎着我的目光:“你来了?”

    我只是看着她,仿佛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反复端详过。她举起手中的相机说:“可以帮我拍个照吗?”

    我再次瞬间的窒息,巨大的压迫感又一次扑面而来,我仰面缓缓倒在地上,我看见高原纯粹的让人心悸的天空,还有女孩扶着我时焦急的面孔。在意识模糊的刹那,我虚弱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宁夏。”

    七月:

    “宁夏?”我看见安生用手指无意间在窗户上写出的字轻声地念了起来。外面下着雨,玻璃上原本雾蒙蒙的一片被他的手指画出清晰的痕迹。我忽然觉得那些字就像刻在某个地方,比如,心里。

    数学老师拎着两捆试卷走上讲台,面无表情地说:“今晚三节数学夜自习就做这几套卷子。大联考的卷子放学交上来,其他的过两天再把答案发下去,你们自己看。”

    正当我和扬扬为几道题忙得满头大汗的时候下课铃响了,安生把刚写完的信装进信封,我们伸手把他的卷子抓过来猛抄一通。扬扬还没有抄完就走了,她怕教室外面的拓宇等急了。我把试卷交上后才发现安生还没有走。他说:“七月。你的伞用一下。”我点点了头,他拿起伞去寄信了。

    不久,安生提着湿淋淋的裤子走到我的面前把伞还给我。然后,他蹲下身子对着鱼缸说:“鱼,晚安。”脸上是落寞的笑容。

    然后我们走出教室。安生撑开伞,我站在伞下,脚踝浸在未及散去的雨中,觉得冰冷磬心。迎面跑来一个人,停在我的面前,是7班的林森。他指了指手中的伞说你没有带伞是吧?我来接你。

    我说:“我有伞。谢谢!”林森的目光从我和安生的身上扫过,然后转过身像一阵风一样跑开。

    安生很随意的问:“youbf?”

    我摇了摇头说:“是男性朋友,不是男朋友。”我和林森住在同一个小区,从幼儿园到现在一直是同班同学。

    走在路上,大半的时间沉默不语,只听见雨落得声响,偶尔从天空划过的闪电将安生的脸庞映得明明暗暗。安生忽然停住了脚步,慢慢的仰起头看着路灯的上方,密密的雨被染上一层淡淡的光彩。他把伞给我,走入雨中。雨水顺着他略显凌乱的头发和满带倦容的脸庞大颗大颗滑落。

    我站在安生的背后,看着他瘦瘦的身影,心里某个地方开始隐隐作痛,逐渐变为撕裂般的疼痛。

    安生:

    我再次醒来时,房间中有大片大片洁白的墙壁,才发觉自己是在医院里。床头插着一束百合,淡淡的清香,在鼻翼间,荤绕不去。毫无生气的病房,因为这一束百合生机昂然。

    门被推开,手握一杯清水的女孩惊喜地叫道,你醒了?

    我心怀感激地点头,是这个女孩救了我,她就是在我意识模糊前出现的宁夏。她将水杯放在桌子上,伸手试了试我的额头,说,好一些了。她笑着说,你的高原反应太强烈了。只要不害怕,一般最多一个星期就好了。我刚来的时候也有高原反应呢

    我安静地看着她,只是点头或者微笑,并不言语。她拿起水杯往花瓶中添加清水,青茎在水的折射下弯成好看的角度。我数了数盛开的百合花,六朵,然后微笑,六朵百合的花语,祝你一切顺利。谢谢你,宁夏。

    她微微惊讶地侧过脸看我,你也很喜欢百合,知道百合的花语?

    我说是呀。

    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安生。

    安静的度过一生?她笑着说。

    在异地他乡的医院,这个陌路相逢的女孩一直陪着我。熟识后,我才知道她也是高考之后独自出来旅游的,而且巧合的是我们居然都报了复旦大学的广告系。一周后,我适应了高原反应,和宁夏结伴而行。

    站在山顶上,西北的风呼啸着刮在身上,粗犷有力。宁夏张开双臂,忽然笑着说:“如果我可以像风一样就好了。”

    “如果我可以像风一样就好了。”我轻声地重复一遍,声音虽然轻却也是我最热切的渴望。

    一阵铃声响起,宁夏拿起手机接听,她的声音洋溢着欢喜。挂了电话,宁夏兴奋地说:“安生,我考上了复旦大学!你快问问你的情况,考上了我们就是同学,就可以经常在一起了。”

    我掏出手机拨打的时候手心微微的出汗,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这样在意和渴望那所大学。可听完电话,我就沉默不语地望向远方,宁夏随我一同沉默。我想我该掩饰我的失望,只是,这样的难过已经让人无从掩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远方隐约可见的城市,亮起灯火。

    我的脚步向前一跨,站在断崖边,脚下一些松动的石块滚了下去。我闭上眼睛仰起脸庞张开双臂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如果,我可以像风一样,就好了。”

    宁夏的双手无声无息的拥住我,那一刻我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安全。她在我的耳畔一字一顿的说:“安生,你要做一条鱼。”

    我沉默地注视着宁夏。一遍一遍在心里说,我会找你的。

    [然后的然后我们说要幸福]

    七月:

    高考再次如约而至。考试前夕,我几乎是彻夜不眠地复习,考场上,我紧张得几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考完第一科的时候,扬扬一脸的不在乎,她大大咧咧地拍着我的肩膀说,七月,你担心什么?以你的成绩绝对没有问题。我冲她释然地笑。目光落向从考场中面无表情走出远去的安生。我在心底一遍一遍地说,我不是在担心高考,我所担心的,其实是,安生,我能不能跟上你的脚步?

    填报志愿的那天,一群人闹哄哄地在教室里面填着表格,我装作不经意的从他的身旁经过,随意地问,安生,你报的什么学校?

    他回过头来看着我,笑容温和,他轻声地说,复旦。那两个字以一种无比坚定的力量在我的胸口划过——如我最初设想的一般,没有任何悬念,或者一丝丝变数。

    你呢?你报的是什么?你天天念叨的北京大学?那所你发誓要上的学校?

    我敷衍地笑,林森站在教室的门口清脆地喊,七月。

    我跑了出去,站在他的面前。盛夏的阳光落在他光洁的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在额头上泌出,他的手别在背后,声音嗫嚅,七月,你报考的是什么学校?

    我低着头默不作声。他说,是北大吗?

    那我也要报北大,虽说我的分数比较危险,但是还是试一下吧。我抬起眉眼看他,你为什么报北大呀?

    他的面色一红,因为我和你幼儿园在一起,小学在同一个学校,初中高中都在一个学校,所以大学还是想和你在一个学校。

    我低下头沉默了,目光瞥向交了志愿表的安生,他在和每一个人告别,黑而长的头发在他低头的瞬间遮住了侧脸,他抱起鱼缸,走出教室的门,经过我的身前,他冲着我笑着说,再见。

    这一别,可能从此天涯海角,再不相见。他只是那么干脆的说出两个字“再见”再无一句多余。我握着手中的志愿表。林森等待我的答复。我如此仓皇无依的站在这里。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

    安生:

    复旦大学的两旁长满高大的法国梧桐树,阳光细细碎碎的从树叶间落下,洒在肩膀,我在等待宁夏的出现。

    安生。突然有人在我身后清脆的喊,我回过头,她盈盈笑着,有掩饰不住的欣喜,你来了。

    我只有点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是,我来了。我用了整整一年的时光,奔赴而来。

    宁夏接过我手上的行李,带我去新生寝室。我却停在原地不动,她回过头来疑惑的看着我,我说,我想看海。

    站在海边时,正值涨潮。波浪一层层的涌了上来,海水澎湃,一阵阵水雾被海风扑在面颊,带着咸湿的气息。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宁夏说:海子你应该知道吧。安生,你总是让人很担心。她忽然露出很好看的笑容,不过,以后会有我这个学姐来照顾你这个学弟。

    我迎着她笑,宁夏,其实不用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今天,我已经很幸福了。

    天色将晚,我们回到校园。

    进宿舍楼的时候,碰见一个男生正从楼上下来。我看见他微微惊讶,喊出他的名字——林森。他看到我,并无意外。我说,你也到复旦来了吗?

    他点头,不光是我,还有七月。

    七月:

    安生的目光落在那个明丽的女生身上,脸上的笑容,是前所未有的明亮而没有任何阴翳。从梧桐树枝叶间落下的阳光,忽然间刺痛了我的眼睛。

    他并不知道,我亦同样报考了这所大学。更不知道报道的第一天,我在他的身后,惆怅。

    从此以后,我在这所大学里步履匆匆,偶尔会遇见安生,只是相互点头淡淡微笑,也会略作停留问问过的好不好。

    他说,很好。是明快的模样。你呢?七月。他反问。

    我仰头笑,我也很好。他伸出手揉揉我的头发,说还有事情就走了。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是轻快而雀跃的,与一年前雨中的背影相比,截然相反。安生,只要你好,我便好。

    那一年的冬季,上海下起了雪。早晨醒来的时候我裹着被子趴在窗户上看雪。寝楼下面有几个人穿着肥胖的羽绒服,戴着厚厚的手套,鼻子通红的我把雪球滚来滚去堆着雪人。

    手机铃声响起,打开一看是扬扬发来的短信,约在夏朵咖啡厅见面。

    进去的时候,扬扬和拓宇已经在靠窗的位置上好整以暇的等着我。刚刚落座,服务员送上了酒水单子,我头也不抬的说道,爱尔兰咖啡。扬扬和拓宇点了卡布奇诺,服务员正准备离开,身后忽然有一道声音响起:给我来杯爱尔兰咖啡,谢谢。

    回头,正是林森。

    林森不断地哈着气,搓着双手,说,今天这么冷,还把我们叫出来!

    拓宇笑,过节呀。他一边环顾着这座店一边说,你没有感受到节日的气氛吗?

    直到这时,我才注意到店里的装修和往日不一样,屋顶上挂着可爱的物饰。玻璃墙用奶油写着:happy valentine"s day!今天是情人节。

    咖啡端了上来,苦涩的香气扑上了鼻翼,我的目光无意间从落地玻璃看向街对面。

    安生和宁夏正从对面走过,安生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带着毛绒绒的手套,还有针织帽子,满脸冻得通红,却依然笑容灿烂;而宁夏一袭白色的风衣,手中大把的百合,大朵大朵洁白的花瓣,盛开在冰天雪地中,人面相映,说不出的明丽动人。他们牵着手相视轻语,脸上挂着浅浅而幸福的微笑。窗外风声呼啸,那笑容忽然令我柔软地难过。有湿热的液体不受控制地涌动,慌忙低头,咖啡浓褐色的表面上一圈涟漪漾起,旋即无踪。

    勺子在杯子里细细的搅动,轻轻啜饮一口,浓郁的香后是绵长的苦涩。忽然记起来爱尔兰咖啡,爱尔兰咖啡是要加眼泪的。这个冬季,好冷呢,我忽然无比强烈地想念七月,想念枝叶翠绿,阳光热烈的七月。

    一杯咖啡喝完,扬扬和拓宇起身离去,我们去过节去了,你们俩好好玩呀。一边说话一边向林森挤眉弄眼。

    扬扬和拓宇离开后,周围瞬时安静下来。我和林森相对无言,唯有局促的笑。我低着头搅着杯子中的咖啡,细细碎碎丁丁当当的声音响起,一如我无处安放的失落。

    夜里回来的时候,他送我到寝楼的大门前,在我将要走进院子里的时候,林森忽然说,七月,你等一下。然后,他转身向外飞奔而去,身影暗入夜色中。

    我抱着手臂看向天空,天空一片黑暗。细小的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落在我的额头,眉毛,嘴唇上,一阵冰凉。忽然,一阵浓郁的花香包裹住了我,低头一看,是林森手捧着一大束玫瑰送到我的身前。气喘吁吁的他眼睛在夜色那么亮,饱含勇气和希翼。

    我接过玫瑰,他的拥抱措不及防地抱住我。

    我挣脱他的怀抱往院子里面走,他看着我的背影,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在我身后喊,七月,我喜欢你!我身子一僵,在雪人前顿住。林森转身跑走,踩在雪地上的声音咯吱咯吱的渐渐远去。我看着身前的雪人,它睁着大大的眼睛,无辜地看着这一切。雪人的身后有刻的字:海枯石烂,至死不渝。我将玫瑰花插在它的手上,可是,它的手臂如此冰凉。林森,我不喜欢玫瑰,我喜欢百合。从来都是。我亦从未喜欢过你,现在是,将来也是

    安生:

    睁开眼的时候,明明是凌晨,然而窗外已经天光大亮,原来是一夜飞雪的结果。这样银装素裹的世界,令人心中无端的欢喜。我几乎是来不及系好围巾,一路从楼梯上飞奔而下。脚步踩在楼前的草坪上,吱吱作响,白雪中探出丛丛的黄色草头。我仰起脸庞,那些雪花一瓣瓣轻柔的覆在我的脸庞,令人惊喜而战栗的冰凉,顺着脖颈缓缓下滑。

    我一路小跑到女生寝楼下,寝楼前的空地上雪一片平整,足迹在我身后清晰的蜿蜒。我脱掉厚厚的手套滚雪球,手中的雪球渐渐变大,手指就冻僵,有早起的经过,乐呵呵地上来帮忙,可爱的雪人终于站在那里。

    我回去换衣服,给宁夏打电话,热切而忐忑地,宁夏,你快下来。她在电话的另一端慵懒地答应。我一路小跑着在学校旁边的花店买大束的香水百合。然后,站在楼下等待。

    她穿着白色的长棉衣从楼上走下来,站在我的面前。我将手中的百合递向她,十三朵百合,意为你是我暗恋的人。那一刻,我的手微微颤抖,手再寒风中泌出细密的汗珠。她微微错愕,那一瞬间于我而言,漫长的如同洪荒般久远。最终,她从我的手中接过百合,将脸庞埋在洁白的花朵中,如同雪人一般。我快乐地说,今天是情人节,我送给你的礼物。我指着雪人。她走到雪人的身前,左看右看,满脸的惊喜。我说还有一个礼物。她转过身来四处的寻找,在哪里?

    我伸出手指勾住她的手指,小心翼翼的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